1999年,美國探測器拍到火星上有大樹?照片是真的,但不是大樹

除了我們所生活的地球之外,火星無疑是天文學家最為關注的行星之一。過去數十年來,數十個無人探測器前往火星開展研究,其中就包括我國發射的天問一號,以及在火星表面上漫遊的祝融號。

先前的研究表明,在遙遠的過去,火星可能有著與地球相似的環境,遠古火星上有液態水海洋,還有一層較厚的大氣層。因此,遠古火星上是有條件孕育出生命的。因此,火星探測器的一大目標就是找到火星曾經存在生命的證據。

事實上,很多證據表明,如今的火星上仍然存在不少的液態水。另外,美國宇航局(NASA)的好奇號漫遊車在火星表面上發現了有機物痕跡。倘若能在現在的火星上找到活著的生命,也許不是什麼意外。

1999年,NASA的火星全球探勘者號(MGS)在繞著火星飛行過程中,拍攝到了令人詫異的照片:

2008年,NASA的火星勘測軌道飛行器(MRO)又傳回了奇怪的照片:

如上圖所示,在紅色的火星地表上,似乎長出了一排排樹木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像是灌木叢、榕樹、松柏樹林。如果火星上都有樹木這樣的高等植物,無疑是一項極其重磅的發現。這些照片在當年確實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地球依然被認為是唯一存在生命的已知星球,人類尚未在地球之外找到外星生命,所以火星上的「大樹」並非是生命。需要強調的是,這些張照片確實是在火星上真實拍攝到的,並不是PS的。那麼,火星上的「樹木」究竟是什麼東西呢?

NASA科學家解釋,這些「樹木」其實是一種物理現象。這些照片的地點都在緯度較高的地區,而且都是出現在春季。這意味著它們一定與季節變化有關,更具體來說,跟溫度升高有關。

火星表面覆蓋著一層非常稀薄的大氣層,其中96%是二氧化碳。在高緯度地區的冬季,由于溫度很低,二氧化碳會被冰凍成乾冰。在火星的南北兩極,存在兩個巨大的白色冰蓋,表面的主要成分為乾冰。

到了溫暖的春季,太陽光照射到乾冰上,它們吸收熱量後會直接昇華成二氧化碳氣體,這會把暗色的玄武岩砂推到沙丘的表面,由此產生了視錯覺,讓我們誤以為是火星樹木。

當乾冰完全昇華之後,會在地面上留下一些奇怪的蜘蛛網狀通道,深達幾米。它們只是看起來像巨大的蜘蛛,或者神經細胞,並非什麼火星生命。

2017年,好奇號也傳回了一張奇怪的照片:

火星表面上疑似出現一根乾枯的樹樁,一些人認為這是火星樹木化石,表明火星在過去富有生機,被植物所覆蓋。但就像上述的火星「樹木」,這根「樹樁」被認為只是一塊被風化的石頭,其外觀呈現為柱狀,看起來就像是一根樹樁。

雖然目前還沒有確切的證據表明存在火星生命,但已經有很多證據顯示目前的火星上還有液態水。在溫暖季節,火星的一些山坡上會出現明顯的流體,它們到了寒冷季節就會消失,如此季節性重複出現。

科學家認為,這些流體應該是液態水,它們在寒冷季節被冰凍,在溫暖季節融化。只不過這些水並不是淡水,而是鹽度非常高的咸水,這可以讓水在0℃以下還能保持液態。

此外,在火星南北極的冰蓋中也有大量的水冰,一些火星地下甚至可能存在液態水湖泊。如果未來人類要在火星上長時間生存下去,水是必不可少的。水不但是人體所必需的物質,而且可以通過電解水來製備用于呼吸的氧氣。

根據此前的計畫,NASA將有可能在本世紀30年代實施載人登陸火星任務。但宇航員要踏上這顆紅色星球的表面絕非易事,因為對于目前的人類宇航技術而言,火星仍然太遠了,飛到火星所需的時間估計要半年。

地球和火星以不同的速度繞著太陽公轉,兩顆星球每隔26個月才會互相接近一次。因此,當宇航員到了火星之後,宇航員需要再等上一年多的時間,才有返回地球的時間視窗,這對于宇航員在火星上的生存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如果帶到火星的火箭燃料不夠,或者燃料在火星上發生洩漏,沒有得到足夠的補充,那麼,火星之旅將會變成單程票,宇航員將有去無返,他們只能在火星上獨自尋求生存之道。對于這樣的單程火星之旅,大家是否願意去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