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北宋的唯一希望,可惜剛接到任命書,還未上任,北宋就亡了

公元1127年十一月份,因犯下「專主戰議,喪師費財」等罪名的李綱,正在長沙等待皇帝的處置。

果然,幾天之后一道圣旨急匆匆地從京城發來,不過內容并非處置,而是任命他為資政殿大學士、領開封府事。

跪地領旨的李綱心里一驚,開封府事是拱衛京師的最后屏障,難道金兵已經兵臨城下?

來不及多想,李綱接過圣旨后什麼都沒帶,就快馬加鞭趕往京城。

然而行進路程不足一半時,他就接到北宋滅亡,徽欽二帝開城投降被俘的消息。

李綱聽聞之后不覺流淚滿面,悲痛地抽泣起來。

回想兩年之前,金軍成功滅亡遼國后,馬上揮兵南下直取開封。宋徽宗驚恐之下禪位于太子趙桓。

別看趙桓平時不務正業,可登基之初還算果斷圣明,眨眼之間就將朝中蔡京、童貫等奸臣罷免,并啟用了一批賢能之臣。李綱就是其中之一。

李綱是一位文臣,得到重用后被提拔為太常少卿,主要負責禮樂、祭祀等事宜。

不久之后金軍渡過黃河,情勢危急。為此李綱投筆從戎,主動請纓擔任拱衛京師的重擔。

此時趙桓膽小懦弱的一面展現了出來,他準備帶著皇后逃亡,于是就答應了李綱,將其提拔為尚書右丞,讓他來抵擋金軍。

好在李綱以利弊之功進行勸阻,這才留住了皇帝,穩定了軍心,使得軍民一心,做好了奮力一搏的準備。

起初誰都不看好李綱,文臣投筆從戎可以,可是這危急關頭,柔弱不堪的文人,能否擔起大任?

還真別小瞧了他,他接任之后積極布防,協調糧草軍備,鼓舞軍隊士氣,使得開封成為了一座固若金湯的鋼鐵壁壘。

這還不算,李綱還有著驚人的軍事天賦,當金軍壓境之際,他以逸待勞指揮禁衛六軍交替作戰,重重打擊了金軍的銳氣。

金軍連續攻城失敗,損失慘重。金軍統帥很是好奇,是一個怎樣的人在守城?于是派人調查守將的情況。

可得知是一文文臣后,金軍統帥就有些不屑,命令軍隊繼續攻城。

又是幾輪攻城,雖然互有勝負,但金軍的士氣已經大不如前,看來李綱確實是位了不起的人物,想要硬來是行不通了。

金軍統帥馬上改變策略,既然打不進去,那就誘降。

不得不說,金軍的策略正好是趙桓想要的。當然投降是不可能的,割地求和還是可以的。

李綱哪里能同意皇帝如此荒唐的做法,立刻表示反對,結果被趙桓罷了官,這可真是「親者痛,仇者快」。

世人剛剛對趙桓建立起來的好感,瞬間崩塌,于是聯合起來示威。

趙桓不得已再度啟用李綱。

不過可惜的是,李綱被停職的這段時間里,趙桓割地求和,把河北三鎮割讓給了金朝。

本來金朝統帥嘗到甜頭之后,還想繼續攻打,但聽聞李綱被再度啟用,也就打消了念頭,班師回朝了。

這場開封保衛戰打了足足七個月,雖然最后以金軍撤軍,北宋獲得勝利為結局,但也損失河北三鎮。

這時世人已經開始討厭趙桓,同時也將李綱視為民族英雄。

然而接下來趙桓的操作,徹底讓世人恨透了他。

其實趙桓雖然將蔡京等奸臣罷官,但朝中仍有不少求和派,尤其是丞相白時中,甚至主張棄城逃亡。

結果遭到李綱的嚴詞反對。

李綱痛斥白時中,這天下之大,又有哪一座城池的堅固程度比得上開封?況且百姓、宗廟以及官員都在京城之中,又怎麼能將他們丟下不管?

一頓痛斥之后,白時中被駁得啞口無言。

趙桓只是害怕,并非無才,聽了李綱的言論之后才堅定信心,留下來和大宋朝共存亡。

可此舉得罪了白時中等求和派,因此當保衛戰勝利之后,他們便開始展開報復,而李綱不懂官場之道,如同待宰羔羊一般,任由白時中的人陷害。

皇帝趙桓頂不住小人挑唆,最終將李綱調出京城,去河北擔任宣撫使。

其實宣撫使得官職也不錯,比唐朝時期要厲害得多,除了擁有巡視地方官員的本職工作,還有節制(統帥之意)軍隊之權,也算是一位軍事統帥。

然而即便如此,白時中等人也沒打算放過他,派人架空了李綱,還時刻監視。

不堪受辱的李綱憤然辭職。

結果白時中等人抓住機會給其扣上了「專主戰議,喪師費財」的罪名。

不過趙桓還有袒護之心,因此沒有同意李綱的辭職,只是將其貶職到長沙做官,等候皇帝做出最終的決定,看看是否處置。

就在李綱等待處置的時候,就發生了文章開始的情況。

其實當金軍再度進攻的時候,趙桓已經非常后悔,連忙派人去請李綱回來。就當時的情況來看,李綱是拯救北宋的唯一希望。

然而沒有了李綱的守衛,北宋的守軍如同一盤散沙,短短1個多月就被金軍打到自閉。

無奈之下,趙桓開城投降。

李綱雖然悲痛,但他沒有停止戰斗,馬上投奔已經南渡的皇室趙構。

可惜的是,李綱性格的耿直再次得罪了不少人,即便是趙構想要提拔他,也是有心無力,最終使得這位人才哀慟病逝。

其實回望兩宋的歷史,并不缺能人,李綱也罷,岳飛也好,都是朝廷的支柱。然而為何他們最后都得不到好的下場,這是值得世人深思的一件事情。

有人說罪魁禍首是趙匡胤制定的重文輕武的政策。

這確實是其中的一個原因,但卻不是主要原因。放眼兩宋的皇帝,幾乎都有一個毛病,「花錢買平安」,說得直白一點,就是皇帝太懦弱。

其實歷史上重文輕武的朝代并不少,就拿漢朝來說,建國之初實施的黃老之術,其實也差不多。

可當漢武帝登基之后,他一改面貌,重用衛青等武將,愣是把匈奴打到沒脾氣。

可回過頭來看宋朝,除了趙匡胤之外,還有哪位皇帝被世人稱頌?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在國家面臨強敵的時候,最需要的是鐵血皇帝,而非一味忍讓,花錢買和平的懦弱皇帝。

皇帝無能,縱然有李綱這樣的英雄,也避免不了被滅國的命運。

真的是可惜,可悲,可嘆也!

參考資料:《宋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