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不除大哥二哥,乾隆卻除曾靜:都違背皇考遺詔,卻有本質不同?

近年來很多人說「康乾盛世」其實是「康雍乾盛世」,要沒有雍正皇帝勵精圖治逆轉乾坤,清朝到了乾隆朝就會崩盤;還有人說乾隆年間只是虛假的繁榮,弘歷就是清朝由盛轉衰的罪魁禍首,說「康雍盛世」勉強可以,把乾隆朝算進去,就有點濫竽充數了。

雍正之所以不受某些特權階層待見,是因為他的「攤丁入畝」、「火耗歸公」、「官紳一體當差納糧」動了既得利益集團的蛋糕。事實上要沒有「攤丁入畝」,乾隆年間也不會有「人口激增」:雍正前的「人頭稅」導致了大量人口隱匿不報,后來稅費攤入土地而不按家庭成員數量收繳,大家才敢放心報戶口。雍正取消「賤籍制度」,「惰民」、「丐籍」和奴隸也有了戶口本。

熟悉清朝發展史的都知道,清朝前期并不算嚴格意義上的封建社會,因為那時候奴隸制還存在,這一點我們從《大清律》和《清圣祖實錄》中就能找到證據:「 大戶多用價買仆以事耕種,生長子孫,則曰世仆(世襲奴隸身份) ;以佃為仆,子孫無得與童子試(合格者為秀才) ;佃戶隨田轉賣,勒令服役,不容他適(沒有人身自由的商品、添頭)。」

順治年間的奴仆逃跑兩次就地斬首,直到康熙二十二年「逃奴」才有了一線生機: 「發往寧古塔與窮兵為奴。」

清朝官員犯了重罪之后,只要聽到「發往寧古塔與披甲人為奴」,馬上就會抹脖子上吊喝毒藥,因為到寧古塔當奴隸,比死了還遭罪。

這種情況直到雍正年間才有所緩解(并未完全消失),這也就讓達官貴人和八旗兵丁失去了獲得免費奴隸的機會,他們當然會心懷不滿,于是雍正皇帝就被官員和士紳、文人描畫成了一個其面如鐵刻薄寡恩的暴君。說到殺人數量,「其面如鐵」的「世宗憲皇帝」雍正,居然遠不及「圣祖仁皇帝」康熙和「高宗純皇帝」乾隆,有人說這是因為雍正在位時間較短——如果雍正也當六十年皇帝,殺的人絕對不會比康熙乾隆少。

但是我們翻看康雍乾三朝二品以上官員的「犯規記錄」,就會發現可殺可不殺的,雍正都沒殺,而康熙和乾隆兩位皇帝,則是連剃頭時間不對的督撫大員也要殺。乾隆死了老婆。湖廣總督塞楞額、江南河道總督周學健因在治喪期間剃頭而被「賜」自盡。

明明是取人性命,卻偏偏要說成「賞賜」,「受賞」的瀕死者還要「望闕謝恩」,如果敢有半句怨言,掉腦袋的就不止他一人了。

清朝皇帝除了會給犯罪官員「賜死」這樣的「重賞」,一般還會附贈一個「大禮包」,那就是抄沒家產,子女髮往寧古塔為奴。

這樣的「賞賜」雍正皇帝極少頒發,就連乾隆皇帝臨終前讓他干掉的兩個人,雍正皇帝也沒有動刀子。

康熙皇帝留下遺囑讓雍正干掉的這兩個人,讀者諸君都熟悉,那就是雍正皇帝胤禛的大哥固山貝子胤禔和二哥、廢太子胤礽。

康熙要殺長子次子,這件事雍正皇帝和王公大臣都知道,而且還有檔案為證: 「當日大阿哥殘暴橫肆,暗行鎮魘,冀奪儲位,二阿哥昏亂失德。皇考(雍正稱已經駕崩的康熙) 為宗廟社稷計,將二人禁錮。此時曾有朱筆諭旨:‘朕若不諱,二人斷不可留。’此廣集諸王大臣特降之諭旨,現存宗人府。

雖然康熙皇帝在朱批諭旨中明確表示自己死了也不能讓老大老二活,但是雍正皇帝并沒有真對兩個哥哥下狠手,我們看《清史稿·列傳七》就知道,這二位都是病死的: 「固山貝子品級允禔,圣祖第一子,雍正十二年,卒,世宗命以固山貝子禮殯葬。子弘昉,襲鎮國公;理密親王允礽,圣祖第二子,雍正二年十二月,允礽病薨,追封謚(理密親王)。」

按照雍正的意思,給二哥的封號就是「理親王」,后來朝臣一致反對,這才加上了一個「密」字,也就是「追補前過」的意思,算是個有犯罪記錄的謚號。

雍正沒有遵照康熙遺囑殺掉大哥二哥,乾隆皇帝卻是沒有遵照雍正的遺詔,殺掉了兩個「絕不可殺」的人物,這兩個人大家也熟悉,他們就是曾靜和張熙。

乾隆不但殺掉了曾靜張熙,而且處置的手段還比較殘忍,在兩份「上諭」中,乾隆明確表示:雖然皇考不讓我殺,但我一定要殺,這事兒皇考也干過。

雍正十三年,胤禛駕崩弘歷繼位,按照規矩第二年才能改元乾隆,所以當年弘歷發布的「上諭」,用的還是雍正年號: 「雍正十三年十月初八日,上諭,著湖廣督撫,將曾靜、張熙即行鎖拿,遴選干員,解京候審,毋得疏縱泄漏;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十九,諭刑部,曾靜、張熙著照法司所擬,凌遲處死。」

乾隆皇帝在這兩份「上諭」中提到了兩件事:其一,雍正皇帝有「將來子孫,不得追究誅戮」的諭旨;其二,乾隆這麼做,是跟父親雍正學的。

乾隆在第二份「上諭」中是這樣說的: 「曾靜大逆不道,雖置之極典,不足蔽其辜,乃我皇考圣度如天,曲加寬宥。夫曾靜之罪不減于呂留良,而我皇考于呂留良則明正典刑,于曾靜則屏棄法外者,以留良謗議及于皇祖,而曾靜止及于圣躬也。今朕紹承大統,當遵皇考辦理呂留良案之例,明正曾靜之罪,誅叛逆之渠魁,泄臣民之公憤。」

乾隆這份「上諭」中也有兩個問題:其一,康熙并沒有說呂留良不可殺,所以雍正殺呂留良并不算違背皇考遺詔,這跟乾隆殺曾靜張熙有本質不同;其二,雍正「殺」的并不是活的呂留良,也不是活的呂葆中(呂留良長子),真正被斬立決的只有呂毅中一人,其余成年男丁(諸孫)都流放了。

呂留良一家是吃了曾靜張熙的掛落兒(guà làor),而且是經過三法司會審的,并非雍正自作主張,他赦免的曾靜和張熙,最后也沒逃過乾隆的凌遲小刀。

從康熙雍正兩位「皇考」的兩份遺詔沒有被遵照執行這兩件事中,我們似乎能發現雍正皇帝胤禛的心腸,遠不及其子乾隆皇帝弘歷,也不如其父康熙皇帝玄燁——虎毒不食子,玄燁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想留,可是比胤禛果斷多了。

雍正該殺的沒殺,乾隆不該殺的殺了,但是在后世心目中,雍正心狠手辣不茍言笑,乾隆寬宏大量幽默風趣,這印象從何而來,讀者諸君自然心知肚明,半壺老酒在這里要請教諸位的是兩個問題:其一,康雍乾三朝皇帝,哪一個對當年盛世的貢獻最大?其二,雍正和乾隆父子二人先后「違背皇考遺詔」,背后是不是還有很多不可言說的內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