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阿婆借針線,聽到主人女兒哭著喊爹,阿婆:快捂她嘴巴

民間故事:阿婆借針線,聽到主人女兒哭著喊爹,阿婆:快捂她嘴巴
2021/11/02
2021/11/02

明朝萬曆年間,建州府七星山下有一個叫張厝的村子。兩百多前年,有一個姓張的商人,因為被仇家追殺,帶著一家老小逃到了七星山下。經過兩百多年開枝散葉,成了現在的張厝村。

張福貴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父母早亡,只留下了幾分薄田和一間泥瓦房。幸而張福貴打小就非常的能吃苦,農忙時,他就下地勞作;農閒時,就走街串巷,賣些針頭線腦賺些碎銀子。

雖然福貴家窮,但鄰村王老漢看重福貴老實本分,又勤勞肯幹,把自己的小女兒翠香嫁給他。

福貴娶了媳婦後,每天都笑嘻嘻的,總是對著翠香傻笑,心想:自己何德何能娶到這麼漂亮賢慧的妻子。

婚後,小倆口十分恩愛,沒過多久,翠香就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巧兒。

都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福貴每次看到巧兒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嘟嘟的小臉時,心都快要融化了。

為了能讓妻女過上好日子,不跟著自己受苦,福貴比以前更賣命地做工。每天天不亮就挑著擔子翻過七星山,到十幾裡外的鎮上叫賣,天黑才回來。

巧兒三歲時,每天天快黑都會央著翠香帶她到村口等福貴,遠遠看到福貴挑著擔子回來時,她就會跌跌撞撞地朝福貴跑去,一邊跑一邊奶聲奶氣地叫道:爹,爹......

聽到女兒的這聲「爹」,福貴一天的疲累瞬間就消失不見了。這時,福貴就會像變戲法似地,從口袋裡掏出各種好吃的,好玩的東西給巧兒。

在巧兒的眼裡,父親的口袋就像是一個聚寶盆,裡面什麼東西都有。

一個下雨的夜裡,巧兒突然發起高燒,翠香用毛巾給她敷了兩個時辰都沒有退燒,夫妻倆心急如焚。

這時,巧兒突然抽搐了一下,雙眼上翻,暈厥了過去。

福貴坐不住了,他穿上衣服,對妻子說:「不能這麼耗下去了,得去給巧兒抓藥。」

藥鋪在十幾裡外的鎮上才有,去鎮上要翻過七星山,外面又下著雨,山路不好走,很容易發生危險。

翠香不放心,可是也沒辦法,只能交待道:「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福貴應諾完,就提著馬燈出了家門。

福貴走後,翠香一邊照顧巧兒,一邊焦急地等待丈夫的歸來,一宿沒睡。隨著一聲「喔喔」的雞啼聲,天漸漸亮了起來,但福貴還是沒有回來。

翠香心裡隱隱地感到不安,她覺得不能再這麼等下去,就去敲開了裡長家的大門。裡長聽說福貴一晚上就沒回來,趕緊帶著幾個村民去找。

他們沿著去鎮上的山路找了一圈,終于在七星山腳下找到了福貴,可惜福貴已經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福貴應該是在回來的路上,山路太滑,不小心跌下了山崖,恰好腦袋撞到了一塊石頭才遭遇不幸的。

翠香看到渾身是血的福貴,手裡還緊緊拽著一包藥,一下暈了過去。

在村民的幫助下,翠香料理完了福貴的後事。

巧兒喝了藥後,身體也恢復了,但她並不知道她的爹已經不在人世了,依然每天拉著翠香要去村口等爹回來。

翠香只能依著女兒,帶她去村口,然後自己偷偷地抹眼淚,她不知道要怎麼告訴女兒,福貴不在人世的事情,也不知道三歲的女兒能不能聽懂。

福貴去世後的一個月後,有一天晚上,翠香剛把巧兒哄睡,準備去做點針線活,福貴不在了,但日子總要過下去。翠香的針線活很不錯,鄰居張阿婆可憐她,給她介紹了一個繡活。

翠香剛坐到燈下,準備幹活,巧兒突然「蹭」地一下從床上了起來,睜開眼睛,笑嘻嘻地叫道:爹,爹。

雖然是自己的丈夫,但畢竟已經是死去的人,女兒這一叫,把翠香嚇得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她環顧了四周,根本就沒有看到丈夫的影子。

她以為巧兒是太想福貴了,做夢了,便來到床上,將她抱在懷裡哄了一陣,巧兒才又重新入睡。

但第二天晚上,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巧兒剛入睡不久,又醒了過來,但這次她似乎很傷心,大哭不止,邊哭邊喊:「爹,爹.....」

接連著幾天,巧兒每天晚上都會在睡夢中驚醒,又哭又鬧又笑,一直叫著爹。因為晚上沒睡好,巧兒白天總是萎靡不振。原本水靈靈的小姑娘,眼神裡都沒了光。

翠香覺得不太對勁,看這情況,孩子很像是夢魘的樣子。她以前聽老人說,縫個小米袋放在枕頭底下可以化解。

她就給巧兒縫了一個小米袋放在她的枕頭底下,但第二天,巧兒仍然在睡夢中驚醒。

這天,鄰居張阿婆來找她借針線,巧兒又突然「噌」地從床上坐起來,用小手指著床上的空位哭著喊 道:「爹!」

翠香趕緊跑去床上,抱起巧兒。張阿婆往床上望了一眼,喊道:「快捂住她嘴巴!」

然後她從袖子裡拿出一張黃色的符紙,對著上面一通念,那張符紙就冒出了火苗,瞬間燒成灰燼,房間上方盤旋著一股黑煙。

張阿婆開口道:「福貴,你安心走吧,翠香會照顧好巧兒的。你這樣,對巧兒一點好處都沒有,只會傷害他,你也不想看到巧兒受到傷害吧!」

說話間,那股黑煙就從窗戶飄走了。

翠香見狀,大吃一驚!

原來張阿婆在年輕時,曾經得過一場很奇怪的病,身體沒什麼異樣,但整個人看上去癡癡呆呆的,看了很多郎中都束手無策,她的爹娘就將她送到一個道觀裡,跟著一個道姑修行。

後來,張阿婆的病竟然奇跡般地好了,還有了一個別人都不知道的本領,能夠通陰陽,但她並不以此為生,所以很多人並不知道。

她對翠香說,福貴因為去世得太突然了,捨不得女兒,偷偷從陰差手裡跑掉,變成遊魂回到女兒身邊,小孩子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東西,所以每天晚上才會驚醒。

第二天晚上,巧兒果然沒有再從睡夢中驚醒。

幾天後,翠香帶著巧兒來到福貴的墳前,告訴巧兒:「爹爹就睡在這裡,他會保佑你健康平安地長大。」

巧兒似懂非懂地眨著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