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開國功臣搶奪青樓女子!朱元璋召她入宮,第二日處決兩位功臣

明朝開國之初,朱元璋使用重典,處置了很多開國功臣,不過在這些功臣當中,有些人確實是被無辜的冤枉,有些人則是咎由自取。在朱元璋的眾多文臣武將之中,大部分人跟隨他打天下,其實都是為了封侯拜相,過上富貴的生活。

打下了大明江山,那些有了爵位的功臣,便開始忘乎所以,為所欲為起來。李繼先是一位開國侯爵,他曾經驍勇善戰,立下過無數戰功。如今馬放南山,便整日沉迷于酒色之中,家中除了一位正室妻子,還有六位妾室。

朱元璋皇帝畫像

功成名就、妻妾成群,按說他應該非常滿足了,可是他又迷戀上了萬芳閣(青樓)裡的花魁冷霜韻。李繼先開出五千兩的高價,準備為冷霜韻贖身,欲將她納為自己的小妾。這天,青樓的老鴇正開心地數著李繼先給的巨額銀票時,只聽「啪」地一聲,一張粗壯的大手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

李繼先抬頭一看,不是外人,此人正是他的同僚,也是被賜封為開國侯爵的劉齊。李繼先起身拱了拱手,奇怪地問道:「 原來是劉兄,只是不知劉兄這演的是哪一出啊?」劉齊嘴角一咧,道:「 我說這幾日冷霜韻怎麼老是沒空見我,敢情是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李繼聽了他的語氣有些不悅,但還是笑著說:「 劉兄有所不知,我與冷霜韻情投意合,互相愛慕。今日正打算為其贖身,納為妾室。劉兄若只是為了消遣,這秦淮河畔美貌女子無數,劉兄自可隨意取之,還請成全于我啊。

劉齊臉漲得通紅,一把揪住李繼先的衣領,怒道:「 你個老不知羞的東西,家中七房妻妾還不知足?再說,你怎麼知道我和冷霜韻只是逢場作戲?懂不懂什麼叫做先來後到?」劉齊說罷,又狠狠打了李繼先一個大嘴巴子。

話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李繼先脾氣再好這下也急了,雖然年紀有些大,不過總歸是武將出身,他隨即掙脫劉齊,兩人扭打在一起。那老鴇擔心他們打壞東西,急忙高聲喊道:「 兩位別打了,你們誰出的錢多,霜兒就跟誰回去。如此最公平合理!

劉齊先停了手,伸手從懷裡掏出一把銀票遞給老鴇,足足有一萬兩。李繼先連忙搶著說:「 我出一萬五千兩,只是身上不曾帶著,我這就讓下人回府取來。」劉齊正要反唇相譏,忽聽見一聲洪亮的嗓音道:「 我出十萬兩!

李繼先以為是看熱鬧的人瞎起哄,大罵道:「 哪個不知死活的在此添亂?惹急了老子弄死他!」劉齊也眼露凶光地喊道:「 著打!速速給我滾出來!」只見一人背負雙手向他們走來,後面還跟隨兩位精幹的隨從。

劉齊和李繼先看到來人,不禁大驚失色,一齊跪倒在地,不敢抬頭,也不敢說話。此人正是當朝天子朱元璋,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兩位功臣,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冷哼。朱元璋坐在椅子上,吩咐道:「 將此間的花魁喚來見我。

朱元璋身後一名隨從在老鴇耳邊低語幾句,那老鴇匆匆上樓把冷霜韻帶到了朱元璋的面前。朱元璋上下打量面前的美貌女子,她雖是風月場所中人,但舉手投足間卻不失清新和優雅之氣,眉宇間的嫵媚則更增添幾分妖豔。

朱元璋輕咳一聲,道:「 你可認識李、劉二人?」冷霜韻施禮道:「 認得,這二位老爺是萬芳閣的常客。承蒙二位的照顧,小女子感激不盡。」待她說完,李繼先和劉齊身子隨即就是一陣哆嗦,朱元璋點了點頭,道:「 此間說話多有不便,你且隨我回去,待我問明事情原委,再做計較。

冷霜韻抬頭看了看老鴇,那老鴇一臉的苦瓜相,無奈地點了點頭。第二日,朱元璋毫不猶豫地立即處決了李繼先和劉齊。據說他們臨死前,還幻想著朱元璋能夠看在他們曾經立過大功的份上酌情處理。

然而朱元璋的眼中從不揉沙子,功是功,過是過,他絕不會法外施恩。但是還有另一種說法,說冷霜韻其實是皇宮裡的宮女,朱元璋故意讓她以青樓花魁的身份,引誘那些妄圖奢靡享樂的官員。如果這是真的,只能說朱元璋這個皇帝實在太有心機,也太可怕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