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最倒楣的皇帝:當太子25年,只做100天皇帝,就被兒子廢掉

李誦是唐德宗李適的長子,母親為昭德皇后王氏,生于上元二年(761年)。父親唐德宗即位當年,他剛滿十八歲,深受父皇的重視,被立為皇太子,並晉封宣王。

李誦生而沉靜,總喜歡悶聲做大事,頗有一番政/治覺悟。如此有才能的他,卻即位百天就被廢掉, 表面上看是順位給兒子,深層原因其實是宦官的逼迫,而這與他的離去也脫不了干係。

嚴謹又壓抑的太子生活

大曆十四年(779年),唐德宗即位。同年十二月,李誦被立為皇太子。直到貞元二十一年(805年)即位當上皇帝。如此算來, 他當太子當了整整二十五年,也是歷史上做太子時間最長的皇帝。

自古官場爾虞我詐,各利益集團為了權利勾心鬥角。在波雲詭譎的政/場上,太子被廢乃是常事,就像唐朝前期的六個皇帝,他們的首任太子沒有一個能順利繼位。

正是在如此局面之下,李誦太子在位的二十五年間,誠惶誠恐,謹言慎行,時刻抱有戒心,整日擔驚受怕,不敢隨意發表意見,生怕自己的太子之位被奪走,無法順利繼位。

即便如此, 這樣慎獨的他,還是經歷了被廢的風險。貞元三年(787年),郜國大公主事件波及到了李誦,動搖了德宗的思想,讓他險些丟掉太子之位。

郜國大公主是唐肅宗之女,駙馬蕭升。她的女兒嫁給了太子李誦,也就是說,郜國大公主是李誦的丈母娘,是唐德宗的親家。在蕭升死後,她的私生活變得極為放蕩,和多位官員暗中往來。

如果僅僅如此,那還不至于動搖李誦皇太子之位。但是,卻有人告發郜國公主行巫蠱之術,這放在皇室,屬于對皇帝的冒犯。 唐德宗得知此事後大怒,便想廢掉李誦的太子之位,改立為舒王李誼。

李誼是德宗弟弟李邈之子。李邈早早離去,李誼就由德宗撫養。雖然不是親生兒子,只是自己的侄子,但是德宗對他十分珍視,把他當作親生兒子對待。

此時, 前朝老臣李泌及時制止了這件事。他認為,即使李誼才能出眾,但終究不是德宗自己的親生骨肉,立為太子,實在不妥,並列舉了歷代皇帝廢立太子的經驗教訓,勸德宗謹慎對待此事。

德宗終于被李泌說服,留住了李誦的太子之位。李誦也立馬與太子妃離婚,及時劃清了自己與郜國大公主的關係。郜國公主因為此事被幽禁,並于貞觀六年(790年)離世。

經歷了這次事件之後,原本就謹慎的李誦變得更加小心翼翼,甚至到了極端的地步, 面對皇帝德宗時很少敢隨便發表自己的見解,生怕觸犯到德宗。

有一次,他出席魚澡宮宴會。人們灑水嬉戲,宮女唱歌跳舞,各種樂器交織。德宗十分歡喜,詢問李誦此時的感受。面對如此平常的問題,李誦卻不敢正面回答,只引用了詩句中的一句「好樂無荒」作答。

慈孝寬大,仁而善斷

雖然李誦在二十五年的太子生涯中沉靜謹慎,小心翼翼,但是實際上, 他頗有一番政/治才能,也默默地作出了許多成就,深得唐德宗的喜愛和重視。

史書對他的評價偏向積極,為「慈孝寬大,仁而善斷」。他善于鑽研,學習技藝時十分用心,對佛教經典研讀通透。 他最擅長書法,寫得一手好字,德宗的重要大事都命李誦書寫。

建中四年(783年),叛軍朱泚稱帝,稱大秦皇帝,企圖拿下皇帝唐德宗。此時政/局動盪,情勢危急,人心惶惶,德宗在宦官保護下倉皇出逃,史稱「涇師之變」。

在德宗出逃避亂的四十多天內,由李誦執劍殿后。面對朱泚的進犯,他沉著鎮定,乘城拒敵。 在他的鼓舞下,軍隊士氣大增,奮勇除敵,最終擊敗了叛軍,取得了勝利,確保了德宗的安全。

除了有出色的軍事才能以外, 在做太子期間,他心系百姓,默默關心朝政,身邊形成了以「二王劉柳」為中心的政/治集團,經常聚在一起談論國事,有著共同的政/治抱負。

「二王」是王丕、王叔文,分別是太子的書法老師、圍棋老師,在東宮中陪太子娛樂。但是, 李誦的心思並不在玩樂上,總是和二位師傅談論治國之事,這讓他們達成了高度的思想一致。

「劉柳」是劉禹錫、柳宗元,也是這個集團內最出名的人士。除此之外,集團內還有淩准、韓泰、韓曄、程異等人,基本上都是朝廷禦史台和六部衙門的中下層官員,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國事。

所謂「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李誦之所以能一直做二十五年的太子,最終成功繼位,在位雖一百多天也做出了一番建樹, 都離不開這一政/治集團的出謀劃策、精心扶持。

即位百天,離奇離世

在李誦當太子的二十五年內, 由于時刻小心謹慎,內心長期極度壓抑,導致病由心生。貞元二十年(804年),李誦突發中風,治療無效,再也沒法出聲說話。

步入暮年的德宗,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父子兩人雙雙治病,不能相見,加上對兒子的深深牽掛,整日悲傷,他的病情也越來越重了。 貞元二十一年(805年),德宗駕崩,李誦抱病繼位。

雖然身體狀況不佳,但是順宗李誦即位之後,還是埋頭苦幹于朝政之中,心系民生。 他啟用王叔文、王伾、劉禹錫、柳宗元等人進行改革,史稱「永貞革新」。

「永貞革新」旨在維護統一,強化中央集/權,打擊藩鎮割據勢力,打擊宦官專權。一系列的改革措施, 極大抑制了宦官勢力,威脅了他們的利益。于是,宦官在背後勾結,形成一股黑暗勢力。

這股黑暗勢力主張廢掉李誦,立李誼為帝。但是,由于李誼不是皇帝的親生兒子,多次嘗試失敗,所以,宦官們便把視線都集中到了順宗的兒子李淳身上。

在李誦即位當年,宦官們立李淳為太子,七月讓他主理軍國政事,把權力慢慢轉移到了他的手中。 同年八月,在宦官的操縱下,李誦被迫讓位,李淳即位,此時順宗在位僅八個月。

元和元年(806年)正月十八,憲宗李淳發佈詔書稱:「以太上皇舊恙愆和,親侍藥膳」。第二天,憲宗李淳又發佈詔書,竟稱太上皇李誦駕崩了。

對于李誦離奇的離去,人們各執一詞。有人認為,李誦原本就身患重病,屬于正常死亡;也有人認為,詔書發佈僅一天李誦就死亡,好像演戲一樣,認為是宦官除掉了他。

不管李誦在世時有多麼小心謹慎,也不管他的政/治才能有多麼出色,還是避免不了突發的狀況、小人的陷害。如此看來, 想在混亂的官場上獨善其身,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李誦的一生,當了十八年的皇孫,二十五年的皇太子,可當皇帝僅僅六個月就被兒子廢掉了,當了五個月的太上皇后又離奇沒命, 堪稱是唐朝最倒楣、最「憋屈」的皇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