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真的源于宇宙?多名宇航員的身體,都曾發生「不可逆」的變化

我們都知道,宇航員的選拔非常嚴格,他們基本都是飛行員出身,擁有豐富的飛行經驗。然而光是這樣還不夠, 預備宇航員還要經過長時間嚴格的訓練

宇航員訓練畫面

宇航員需要極好的體能,因為進入太空的時間一般都不太長,但是卻有很多工需要他們去完成,這就表示他們需要 長時間保持高度精神集中。如果不幸遇到設備故障,還需要去修理,這個花費的時間不可估計,完全取決于設備的毀壞程度,宇航員還需要穿著比自己還重的宇航服。 國際空間站就曾有過宇航員在艙外工作長達7個小時

宇航員艙外工作

宇航員還需要有 極佳的心理素質。宇宙中的環境變化莫測,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宇航員需要做好時刻應對緊急情況的準備。太空的生活枯燥乏味,一切都與地球上不同,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很容易崩潰,然而對于宇航員來說,這是很平常的。宇航員還要具備 豐富的專業知識,包括天文、機械、電子、材料等方面,才能在面對緊急情況時,做出正確的判斷。

就算優秀的宇航員做到了上面所有的點,他們 依然處在一個危險的境地,一個爆炸或者一條裂縫就足以讓他們 在太空中化為塵埃。歷史上有22名宇航員為太空探索獻出了生命。即使宇航員能夠平安抵達太空、圓滿完成任務並且安全返航,他們也要經歷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太空中的生活,讓他們的身體發生了 不可逆轉的變化

俄羅斯宇航員 謝爾蓋·阿夫傑耶夫,在太空停留 747天14小時14分11秒,然而在謝爾蓋完成任務返回地球后,他的身體出現了狀況。

謝爾蓋·阿夫傑耶夫

首先是他的眼睛,自從回到了地球上,他就 再也沒有看清楚過東西。醫生為他檢查身體,發現他的大腦灰質體積減小,原因是 腦脊液分泌減少,造成 視力模糊

其次就是,謝爾蓋出現了 骨質疏鬆的症狀,在地球上站立都成問題。這是因為長期在失重環境下生活,謝爾蓋 每個月要損失6克骨質鈣,這些鈣形成鈣鹽進入他的身體,然後通過尿液排出。失重還造成他 大腿的肌肉出現萎縮,只需要六個月,這種肌肉退化便會不可逆轉。謝爾蓋在太空中停留的時間超過了兩年,腿部的肌肉已經 無法支持他在地球上劇烈活動

最可怕的是,大腦中央溝出現縮小,這個和腦脊液減少有關,大腦會在隨後的生活中出現 供血不足,一段時間後, 人的反應和記憶力開始衰退。最後的結果就是 人體加快衰老的腳步。因此大部分宇航員在太空中停留的時間 最好不要超過半年。就算這樣,多數回來的宇航員都會留有 職業病

疑點重重

宇航員身穿厚重的宇航服,能夠隔絕高溫與低溫對身體的傷害,也能抵擋太空中輻射的傷害。即使保護得如此嚴密,宇航員的身體還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想象一下生命裸露在太空中,所承受的傷害,起碼是 宇航員的數萬倍,如果生命起源于宇宙,它 在來地球的路上就會挺不住

除非,它們也像宇航員那樣全副武裝, 保護自己的遺傳物質不改變。如果真是這樣,38億年前的宇宙就存在一支可以在太空中保護自己的生命,它們從一個星球來到了地球,將生命的種子播散在了當時還是一片死寂的地球海洋。那麼這支會保護自己的生命,就是我們說的 外星文明,它們已經 早人類38億年掌握宇航服、星際飛行等技術

在前往地球的過程中, 在失重的情況下,這些生命還是發生了不可逆轉的變異,但這個變異十分適合當時的地球環境。按照這個假設,我們與它們已經在那一刻走上了 不同的演化之路,很有可能已經不太一樣了。

如果這支智慧文明還存在,它們現在 已經領先人類幾十億年。那它們到底在哪裡呢?

生命的謎團

人類作為地球上的生物,直到現在都不知道生命的真正來歷, 「我們從哪裡來」這個問題,從猿猴時代一直持續到了文明誕生。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未解之謎,人類決心探索宇宙,于是 宇航員們用身軀去探索,用生命去丈量

每一位宇航員都是偉大的,他們 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汗水,承受了常人無法想象的痛苦,以至于從太空回來後,這些折磨都還在繼續。他們用自己身體的不可逆的傷害,為我們帶回來了 宇宙中最寶貴的資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