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貴妃與安祿山私會,還親自給他洗澡,唐玄宗不怒反喜:重賞貴妃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最輝煌、最神秘、最浪漫、最開放的一個時代。

提起大唐盛世,每個人腦海中都會浮現出一片金碧輝煌的景象,在這個偉大的時代裡,有一男一女兩個人的名字,因為不同的方式被後代銘記,他們就是:

傾國傾城,能讓六宮失色的絕代佳人楊玉環;

位極人臣,發動安史之亂的胡人胖子安祿山。

乍一看,此二人雖然同處一個時代,可一個美若天仙,一個容貌醜陋,一個是後宮名媛,一個是竊國奸賊,似乎風馬牛不相及,八竿子打不著。

可現實情況卻是安祿山可以隨意出入楊玉環的寢宮,非但楊貴妃對其笑臉相迎,就連唐玄宗也是「見怪不怪」,不以為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楊玉環居然是安祿山的養母

《資治通鑒》216卷記載:天寶十年(751年)的正月二十是安祿山的生日,唐玄宗和楊貴妃為了籠絡這位戰功赫赫的大將,特意擺下一桌規格很高的筵席為他慶生,還贈送了不少價值連城的生日賀禮。

安祿山自然是受寵若驚,推杯換盞之間,君臣涕淚橫流,推心置腹。酒酣興濃之際,唐玄宗突發奇想,說要認安祿山為養子,從此之後既是君臣,又是父子,親上加親。

在封建社會,唐玄宗的這番話可一點占安祿山便宜的意思都沒有。本身古時候的君臣關係就有點像父子關係,臣下對皇上也都得是言聽計從,任打任罵,現在皇上自己捅破這一層窗戶紙,那就等于是賜下天大的恩情。

這等于是向世人宣告,安祿山是皇子了,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加上安祿山坐擁雄兵15萬,放眼寰宇,還有誰敢對他不敬,就屬于典型的不自量力,自掘墳墓了。安祿山本來喝的半醉,一聽這話酒瞬間就醒了大半,一個頭磕在地上,當場喊爹。

楊玉環在一邊把熱鬧看了個夠,捂嘴笑的花枝亂顫,唐玄宗的視線不由被心愛的美人給拉了過去,便順水推舟地說:「從今天起,你就是安祿山的養母了。」

楊玉環還沒反應過來,安祿山卻十分配合,原地旋轉45度朝向楊玉環的方向又一個頭磕在地上:「母親,請受孩兒一拜。」

楊玉環見眼前這個比自己大上16歲的油膩阿貝這般滑稽,更是笑的停不下來,完全褪去了貴妃的端莊,盡顯小女兒的頑皮神態。

安祿山是胡人,自然不會扭捏作態,反而跟著楊玉環一起放聲大笑。

楊玉環和安祿山關係探考

楊玉環進宮多年沒有子嗣,突然憑空多出一個大兒子,雖有些彆扭,仍十分開心。對于一個已經32歲的女人來說,母親這個角色充滿了誘惑,在認子的第三天,貴妃就把安祿山召入宮中,準備履行她母親的職責。

唐朝有這樣一個風俗,母親生子第三天,要親自為新生兒洗個澡,再換上一套新衣服,這套流程稱為「洗三朝禮」。

楊玉環和安祿山雖然不是親生母子,但對于母愛氾濫的貴妃來說,還是想走一遍流程,體驗一把當媽的快感。安祿山聽說貴妃召見欣然前往,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似乎都讓他沒辦法開口對唐朝第一美人說一個不字。

當安祿山循著香氣踏入「洗浴區」,看到貴妃帶著溫柔和調皮的眼神看向自己,任他臉皮再厚,也不由心跳加速,虛汗直冒。

楊玉環看著安祿山手足無措的樣子,嬌笑不止,身邊的丫鬟們見狀也是笑成一團,恰好此時唐玄宗在附近散步,便循著笑聲來到貴妃的寢宮。

這時的安祿山已經沐浴完畢,身體被錦繡製成的大繈褓裹得嚴嚴實實,就露出一個大大的腦袋,臉頰通紅。由于造型太過滑稽,所有的宮人都掩嘴憋笑,也有幾個實在忍不住的,噗嗤一下樂出了聲,看到皇上走進來後,才逐漸安靜下來。

安祿山剛被楊玉環當成小寶寶一樣洗了個澡,又被光溜溜地包成了粽子,縱使他縱橫沙場多年,也沒有像今天這般局促過。一抬頭看見唐玄宗,安祿山更是緊張到無以復加,生怕皇上震怒,趁他無力反抗將他當場除掉。

誰知唐玄宗問清情況後,非但不覺得此事有傷皇家尊嚴,反而下令重賞楊貴妃和安祿山,稱讚他們這件事做得好,做得對。

經過洗禮之後,唐玄宗和楊貴妃再見到安祿山,都親切地稱呼他為「祿兒」。安祿山這個五大三粗的胡人,對兩位長輩也極盡孝順,而且每次都按照胡人的禮儀,先拜母親楊玉環,再拜唐玄宗。《資治通鑒》中原文是:

「自是祿山出入宮掖不禁,或于貴妃對食,或通宵不出,頗有醜聲聞于外,上亦不疑也。」

就是說從那天以後,安祿山可以隨意出入後宮,經常在貴妃的寢宮裡跟美人一起吃飯,甚至留宿,關于他倆的緋聞鬧得滿城風雨,但是唐玄宗卻並不在意。

唐玄宗這般處事,別說不像個天子,簡直不是個男人,自己的老婆都跟別人不清不楚了,綠帽子都戴到臉上了,還能這般淡定自若,那不是缺心眼嗎?

連給《資治通鑒》做注的元朝人胡三省,都看不懂唐玄宗在這件事中的表現,說他「殆天奪之魄也」,是被上天奪取了魂魄。

不過這件事換一個角度來想,倒也說得通,無外乎以下兩個解釋:

第一,唐玄宗非常忌憚安祿山。雖然唐玄宗表面是認安祿山為養子,可實際上他的內心還是非常忌憚這員猛將的。他也怕得罪了安祿山,令自己的皇位不穩,于是只能忍氣吞聲,默許二人勾搭的事實。甚至有可能在唐玄宗認安祿山為養子之前,他就已經看出這對男女暗生情愫,只是通過這種看似合理的方式成全兩人在一起,而他自己也可以不那麼難堪。

第二,唐玄宗已經對楊貴妃失去了興趣。楊玉環18歲就跟唐玄宗在一起了,兩人的蜜月期早就過了。14年過去了,雖然楊玉環的姿色不減,可兩人的新鮮勁早就消失殆盡,畢竟唐玄宗還有後宮一群嬪妃呢,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或許唐玄宗想的是,如果能用楊玉環籠絡安祿山,換天下幾十年的安寧,也算值了。

當然了,上述猜測只是基于事實的分析推理,並非史家所言,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恐怕已經跟著這三位當事人深埋地下,成為永遠的秘密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