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賞賜兩武將,一個要官,一個要女人,二者的命運截然不同

乾隆,本名愛新覺羅·弘曆,清朝歷史上有名的長壽皇帝,得益于前朝雍正帝創立的基業,乾隆倒也是安安穩穩做皇帝到了89歲。

影視劇形象中的乾隆或和藹可親,或是武俠劇中的玩權謀者,或是風流才子,時不時上演一段流傳千古的愛情佳話……

可你知道歷史上真實的乾隆皇帝是個怎樣的人嗎?

從他處理兩位武將的手段上我們可以看出,這個乾隆可不是只會談戀愛的「昏頭」皇帝;

也不是那個只會與和珅談笑風生的「風雅」帝王;

更不是那個「戲說乾隆」電視劇中那個充滿人情味,幽默風趣的皇帝……

乾隆皇帝在執政期間就發生了這麼一件事兒:他問手底下的 海蘭察烏爾登需要什麼戰功賞賜,一個選擇了美女而另一個選擇了當官要兵權, 如此不同的答案又造成了他們怎樣各異的結局呢,或喜或悲?或好或壞?

01 海蘭察與烏爾登出身不同,卻都禦敵有術

乾隆年間常對外用兵,由此可見這個乾隆皇帝十分重視武將的作用,較之文官,武將在當時的朝中更有地位。

作為乾隆擁有的得力幹將之一,海蘭察出生于普通家庭,為了將來可以出人頭地毅然參軍,選擇了更有前程的武將之路。

此人敏捷靈活而英勇善鬥,在沙場上亦展現出了殺敵雄風,讓他在一眾小士兵中脫穎而出。

乾隆也挺看好海蘭察,時常委以重任,海蘭察曾在清軍征準噶爾部這場戰爭中身先士卒,作戰勇猛。

海蘭察表現出色的他在論功行賞時被賜號為「 額爾克巴圖魯」,提拔為二等侍衛,沒過多久,又立下軍功的海蘭察再次獲封,成為一等侍衛。

另一個武將叫烏爾登,不同于海蘭察,他出生于勳貴之家且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故而能力不容小覷。

他沒有直接進入軍營當武將,而是通過家族關係進宮成為了一名皇家侍衛。

烏爾登在皇宮內有較多機會接觸到皇帝,加上平日的他性格活潑機靈,因此乾隆挺賞識他,為了以後能夠對其委以重任遂將他送到了軍營。

烏爾登劇照烏爾登在準噶爾戰役中也表現得挺出眾,立下不小的功勞,不過雖說他和海蘭察在同一軍營,可彼此並不相識,雙方是在金川戰役中才碰面合作的。

也是在這場金川之戰後,乾隆欲厚賞他們時,二人一個要官一個要女人的不同回答促使了他們此後命運的截然不同……

當時金川發生叛亂,因善戰的海蘭察抱病在身,乾隆便任命溫福為主將,烏爾登為副將進行征戰,也是在這時,烏爾登才與海蘭察開始有了交集。

因叛軍佔據金川地理優勢,加上有當地的百姓配合,這場清軍的平叛戰役進行得很困難, 主將溫福甚至遭遇到敵軍伏擊而戰亡。

金川之役

此時的海蘭察身體已痊癒,就迅速替補上主將之位,成功將不佳的戰局扭轉。

在此期間,烏爾登同海蘭察配合極為默契,兩人攜手作戰有效抵擋了敵軍的進攻,為援兵的到來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待清軍援兵來到後,海蘭察烏爾登又一鼓作氣配合他們把敵人戰得潰不成軍,最後以抓住敵軍頭目為獲勝標誌,為這場歷時五年之久,死傷萬人的戰爭劃下了句號。

02 打勝仗邀功不同,乾隆識其性格

軍隊班師回朝後,乾隆便開始論功行賞,立下大戰功的海蘭察和烏爾登更是備受矚目,乾隆對兩人也是頗為滿意,親自詢問他們需要什麼賞賜並表示良田美宅,功勳爵位任其挑選!

海蘭察劇照

慶功宴上的海蘭察和烏爾登亦是十分興奮,而面對皇帝的賞賜問題兩人的回答迥異不同。

烏爾登在宮中待得時間久也深知拍馬屁的作用,可這次他的馬屁卻沒有拍到實處。

只見他誠惶誠恐地跪下表忠心,說道:「 臣願為陛下統兵鎮守四方,揚我大清國威!」言下之意很明顯了,希望乾隆給他更多兵權。

乾隆聽後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 也沒有立刻回復烏爾登,他轉而詢問海蘭察需要什麼賞賜?

乾隆劇照

海蘭察回答得很不一樣,他笑著說:「 我是個粗人,只要是皇上賞賜的我都喜歡,如果能賞賜給我幾個美人就更好了!

聽完海蘭察這番話乾隆頓時喜笑顏開,應允了他的要求而賞賜了美人給他,當然,賞賜的遠遠不只是「人」。

乾隆還將御用鞍轡和禦馬賞給了他,甚至把海蘭察的功臣圖像放進了自己的紫光閣,喜好作詩的乾隆還特意賦詩一首來讚美海蘭察之功績。

至于烏爾登想要帶領更多兵馬的願望則沒有實現,但是乾隆也給了他其他的賞賜。

在這明著是賞賜暗地裡看人心的對話中,海蘭察的回答顯然「更高一籌」,儘管烏爾登的實際表現更出色,但在乾隆心目中, 海蘭察是那個沒可能有謀逆之心的人。

為什麼這麼說呢?

這是因為烏爾登那番話看似在為大清安危及未來著想,想為皇上守衛疆土且平定四海,實則頗有「毫不客氣」討要兵權的意思。

擁有權力的乾隆理所當然覺得這句話是變了味兒的,他會理解成一旦烏爾登有了想要兵權的想法,那勢必有造反的可能性!

縱使烏爾登並無此等想法, 但懷疑的種子已在乾隆心裡生根,這也為他日後的命運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海蘭察索要美女的訴求看著粗俗卻更得乾隆的心,這表明海蘭察沒有什麼統領軍隊的野心,自然就被乾隆認為「好色不足為懼」了。

乾隆的這一詢問考驗也足可見他的警惕心,這位帝王對鎮守邊關將士的不信任也源于古往今來,許多朝廷的政變皆是因兵權爭奪而引發的。

03 差別對待下不同的命運遭遇

賞賜一事過後,海蘭察和烏爾登的命運發展便朝著不同的方向前行, 海蘭察加官進爵而始終得乾隆信任,反之烏爾登則漸漸被乾隆疏遠。

乾隆劇照

其實,烏爾登的悲催經歷也和他的家族背景有關聯,其出身名門望族且頗具勢力,萬一再取得了兵權豈不是如虎添翼?

這對乾隆是一個很大的威脅,所以與其這般,還不如重用有弱點且「好色」的海蘭察呢,其更易掌控。

由此可見時刻擔心武將生出不臣之心的乾隆是多麼老謀深算,當然這也是帝王家族慣有的狐疑之心,有了更多提防才能維穩統治。

之後邊疆發生了動亂,烏爾登和海蘭察臨危受命帶著幾千清兵前去平叛鎮壓。

然而這一次的戰役卻沒有金川叛亂進行得順利,因為邊疆當地氣候惡劣加上糧草供應不足,來回路程太遠而援軍遲遲未到, 導致他們大敗而歸。

面對戰敗的結果,乾隆問責處置烏爾登和海蘭察用了不同的手段:烏爾登被問斬而海蘭察僅是被貶官,但後來海蘭察又被乾隆給重用起來了,連乾隆的寵臣和珅彼時都要禮讓海蘭察幾分。

共同征戰而失敗,他們兩人一個慘死,另一個活了下來並且之後還加以重用。

04 自古最難懂的是帝王心

其實乾隆身邊從不缺人才,他缺的是自己有把握可以掌控的人才!那些志向高遠又完美的人才並不適合他,因為他拿捏不准這類人的心理。

海蘭察劇照

一旦他覺得他們足夠聰明到可以取代自己,故而會在其身上放一萬個心眼。

反而是類似海蘭察這種沒心沒肺之人,更容易投乾隆帝王所好,因為帝王們均認為人唯有曝露出缺點,自個才能揣摩得透。

可憐的烏爾登或許至死都沒有想到為何自己會遭遇這樣不同等的待遇。

乾隆五十八年,海蘭察因病去世,諡號武壯。鑒于其在軍中貢獻頗大,乾隆還特地下詔准許他入祀昭忠祠——要知道,原來的規矩是陣亡者才能夠入昭忠祠的!

海蘭察劇照

乾隆這樣的恩准特許足可見海蘭察生前是多麼受其重視, 他還因武功卓絕共四次被列為清朝紫光閣御用功臣的繪像之列,在黑龍江與臺灣都能見到有關海蘭察的祠堂。

海蘭察和烏爾登的事例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有時候人不要太過鋒芒畢露,因為你的驕傲有可能會被人誤讀為他意,進而不利于人際交往。

反之,用低調如「傻人有傻福」的心理處事,更能弱化自身強勢形象,加上自個暗暗努力,終會盛開出屬于自己的勝利之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