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野兔泛濫成災被政府六次圍剿,況依舊不樂觀,可以吃嗎?

每當某個國家又傳出 物種泛濫的新聞時,大家就會用這一 物種的數量去和只有 800人的梵蒂岡對比,想看看如果在這里發生 「大戰」,一個梵蒂岡人要對抗幾個泛濫物種。

這當中,有一種生物因為 「人畜無害」頻頻出場,你知道是誰嗎?正是 兔子,這種在咱們心中 可愛又好吃的動物,一直是 澳洲人的心病。

「外來的和尚好念經」——歐洲野兔

那麼,澳洲的兔子 多到什麼地步了?為什麼就連兔子也能在那 泛濫?這場「人兔大戰」究竟 誰輸誰贏?澳洲最開始 沒有兔子嗎?事實證明,當澳洲的野兔 泛濫成災之后,政府經過 六次圍剿控制,但情況依舊 不樂觀

那麼,為什麼人們不將這些野兔 抓來吃呢?是因為 不能吃嗎?原來,不是不想吃,而是現實決定 真的沒法吃

野兔頭小,長有一對比家兔小得多的耳朵

澳大利亞的「人兔大戰」

每當提到 兔子的時候,許多中國人的眼角應該先流下了 「被可愛哭」的淚水,隨后嘴角又流下了 「被饞哭」的口水,尤其是在 四川,沒有一只兔子能 活著走出去

因此在不少人聽說 澳洲野兔泛濫的新聞以后,簡直就是 「怒其不幸,哀其不爭」,紛紛感慨道 這麼好吃的食材竟然都能泛濫成災。

實際上,澳洲的 「人兔大戰」已經發生了 100多年了,而這場持久戰到現在 都沒平息

當我們回顧這場人兔大戰時就會發現, 可愛且可口的兔子竟然真的能造成這麼大的 影響,甚至曾經一度讓澳大利亞因此 「亡國」。這究竟是 怎麼回事呢?

在澳洲「占山為王」,成了澳大利亞人最頭疼的強盜

這還得從 1859年說起,當時有一個叫做 托馬斯·奧斯汀的農場主來到了澳大利亞,作為 農場主,出門在外帶些 家禽再正常不過了。

所以當他帶著 24只來自歐洲的兔子和72只鵪鶉抵達這里的時候,大家并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也沒想到這就已經為未來的 「野兔泛濫」埋下伏筆了。

「澳洲野兔之父」——托馬斯·奧斯汀

奧斯汀在到了澳洲之后,他就將自己帶來的這些動物安置了下來,并且由于想要享受 狩獵的樂趣,他還經常將這些兔子當做 「靶子」,在這期間尋到了不少樂子。

在澳洲的穴兔

機緣巧合之下,這些從歐洲來的兔子們 跑出了領地,開始了 「流浪生活」

大家對此也并不在意,畢竟就幾只兔子而已,還能 「翻天」不成?

可接下來,兔子就向人們證明了,它可不是 好欺負的,尤其是在 沒有天敵的澳洲,這里簡直就是它們的 天堂

從資料來看野兔約以每年100公里的速度向北部蔓延,向西部蔓延的速度較為緩慢。到1926年時,兔子數量擴散至100億只,已蔓延到澳洲大陸近三分之二地區。

澳洲兔子的擴張趨勢圖

就這樣,野兔用 繁殖能力表明了自己的 實力

要知道截至 2020年,統計顯示澳大利亞的人口總數不過才 2568萬,而兔子早在近 100年前,就達到了 100億的規模,這個對比真是讓人 大呼離譜

不過,野兔泛濫其實都還好,重要的是泛濫之后對于 環境的影響,使得澳洲人民感到 非常苦惱。大家曾經在學習地理的時候,應該都聽說過澳大利亞的外號是 「騎在羊背上的國家」

草原廣闊、氣候干燥, 適于綿羊的繁殖生長

研究顯示,從牧草的消耗量來看,100億只兔子所吃的牧草就相當10億只羊的放養量。

可是如今這些泛濫成災的野兔已經快把 羊吃的牧草給吃光了,不僅如此,由于無法進行 人為的干預,讓牧場得到 「喘息」,澳洲多地的 土地退化嚴重,這些野兔就像是 「牧草收割機」,不斷地影響 生態環境

此外,由于野兔的泛濫,使得澳洲的一些 「土著」瀕危甚至已經滅絕,比如身材很小的 袋鼠

「狡兔三窟」,對土地造成嚴重破壞

就這樣,澳洲政府展開了消滅野兔 「持久戰」,政府曾先后展開過 六次圍剿控制行動。不僅各種 懸賞,讓當地人進行 捕殺然后換取 報酬,而且還對這些兔子的巢穴 釋放毒氣,試圖以此將其 消滅

可是,這種做法還是比不上野兔的 繁殖速度

1934年,昆士蘭州修建的圍欄,沒能阻擋穴兔擴張

這時人們又想出來 引進紅狐的方法,想要依靠 天敵來解決這些泛濫的野兔。

哪想到,紅狐不僅吃兔子 也吃其他生物,尤其是一些 小型的鳥類都快被它吃絕了。

所以到最后不僅野兔的麻煩沒解決,反而又 讓一個新的物種再度泛濫了,這情況真是讓人無奈。

捕殺野兔的應對措施

說到這兒,很多人可能會說,為什麼澳洲人不用 來解決呢?畢竟在咱們中國,有不少外來物種到最后都快被 吃成「瀕危」了。

「入侵物種」吃不完也不敢吃

說到人們為什麼不用 來解決野兔,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就是 飲食習慣,雖然澳洲人也吃 兔肉,但是吃的確實是 比較少的,而且他們的 烹飪方式不多,這就代表著作為食材的兔子不一定能夠成為 「佳肴」

再者,大家都更愿意食用牧場里飼養的 家兔,認為野兔身上可能會有 更多的細菌和病毒,所以 主動吃野兔這種事情 鮮少會發生

第二就是 數量的差異,這一點咱們在前文就已經提到了。

截至2020年,澳洲的總人口不過才 2568萬左右,但是兔子早在100年前就達到了 100億只的規模,這就代表著如果想依靠 來解決這場曠日已久的 「人兔大戰」

那麼從今以后,澳洲人的 一日三餐都要吃兔子,并且就算這樣,都 吃不完

澳洲人民吃著奶酪、三明治長大,哪有高超的烹飪技術呢

第三就是 現實決定沒法吃,對于這一點很多人可能理解不了,都漫山遍野了,怎麼可能 沒法吃呢?

這還得從澳洲政府曾經的 「滅兔操作」說起,在嘗試 捕殺、毒殺、天敵引入之后,人們將主意打到了 病毒的頭上。

畢竟如果有某種病毒可以 感染所有的兔子,那麼它們很快就會在 傳染之中被消滅。

所以當時澳洲使用了 細菌學家圣阿雷利1898年發現的一種病毒,名叫 傳染性粘液瘤

由于這種病毒 只對兔子起作用,因此在引進之后很快就應用于治理 「兔災」

據悉在 1950年時,科學家將這種病毒釋放在了 蚊子身上,然后讓它們去 傳染兔子

就這樣,在此后的兩年里,野兔開始 大批死亡

一只小蚊子可以傳播80多種病毒

本以為到這里 「人兔大戰」終于要結束了,哪想到澳洲的野兔 進化了。

在進化的趨勢之下,野兔對該病毒的免疫力越來越強, 死亡率也隨之下降,到了 1990年時,兔子的種群數量再次 開始增加

說到這大家應該就明白了,這個現實決定真的沒法吃野兔,是因為基本上所有澳洲野兔的體內都含有 「病毒」

雖然這種病毒對于人類而言 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大家聽到 病毒兩個字就 不想吃了,畢竟你也不知道病毒在這過程中發生了怎樣的 變異

因此,想要依靠吃解決野兔泛濫的問題是不可能的。

總之,澳洲野兔泛濫的情況和這場 「人兔大戰」可以讓我們認識到, 千萬別小看任何一種生物,沒有人知道它們在 沒有天敵的環境中,能夠 「猖狂」到什麼地步。

在我們心中兔子可愛又可口,在澳洲人心中兔子大抵只剩下 可恨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