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死前,和珅與嘉慶的一次談話,道出了誰才是真正的大清第一貪

提起和珅,所有人在第一時間都會想到貪官兩字。不錯,如果說在貪官中,和珅排行第二的話,那麼整個中華民族的歷史上就沒有那個人敢自稱「第一貪」。

和珅天下第一貪之名,早就已經深深地植入在我們的腦海之中,作為乾隆紅人的和珅,在他的主人乾隆的手中可謂是一張王牌,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或許他的貪婪早就已經被乾隆所看透,只不過,深諳君王權術和用人之道的乾隆,卻能夠很好地駕馭和珅,不但沒有令和珅為禍,反而在最大程度上發揮了和珅的才干。

用現在的話來說,和珅就是乾隆的白手套,很多事情乾隆不便出手,都是由和珅來處置。也由此,考慮到他對自己的價值,乾隆索性就對他貪腐的現象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和珅不過分就不予追究。

只可惜,一朝天子一朝臣,隨著乾隆扶持起嘉慶之后,和珅的好日子也就過到了頭,早就對和珅無比厭惡的嘉慶,直接將和珅投入大牢中。

乾隆離世不久,嘉慶皇帝便將他賜死,值得一提的是,和珅臨死之前還是見到了嘉慶,監獄之中他與嘉慶有過一次談話。

談話中,和珅也明確說出了誰人才是大清第一貪,不過和珅的這個答案令嘉慶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

和珅之于乾隆

眾所周知,盡管和珅是個貪官,但是他的才能卻是實打實得令人嘆服。和珅極其擅長打理各種雜務,各種各樣亂如麻的雜務,只要是經過了他之手,都會變得井井有條。

正是看中和珅的理政能力,乾隆才會將和珅視為心腹,其實和珅最后落得不得善終,也與其主人乾隆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正是乾隆對和珅的過度放縱,才會使得和珅有恃無恐,最后落得一個凄涼的晚景。

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會有什麼樣的奴才!作為乾隆的左膀右臂,和珅在很多時候就是乾隆的代言人,他的話在很多時候就是乾隆的心聲。

有些話由乾隆來說并不合適,但是由和珅來說就不會有那種違和感了,正是因和珅越用越順手,到了最后乾隆皇帝居然發現自己離不開和珅了。

這種情況對于一代君王,尤其是一代圣君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只是乾隆卻壓根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因為他的政治手段與情商很高,其實這也很好理解。

作為大貪官的和珅,必須緊緊依附于乾隆,否則以他的所作所為,就算他死上一百次都不足以平眾怒。抓住了和珅需要庇佑這個致命弱點,乾隆才能將和珅牢牢地掌控在手掌中,最大程度地利用和珅來理政。

說到這里,可能很多人不能理解,如此多的忠良大臣不用,又何必用一個貪婪的和珅作為心腹呢?一個君王只要能保證自己活著,離開了哪個大臣,都能將國家繼續治理下去,任何人對于君王的大業來說都是可以犧牲的棋子。

按理是這麼說的,但事實卻非常的殘酷。乾隆要是沒了和珅,還真的很難去尋找能替代和珅的替代品。作為乾隆一手培養的心腹大臣,把和珅培養成了一個能臣?不知道花了皇帝多少心血。

人才難得,而且歷練人才需要時間,就算自己把和珅搬倒。那麼,自己要上哪里去尋找人才,又要花多少時間培養人才?新人與和珅之間孰輕孰重,乾隆就是閉著眼睛都想得到。

和珅的優勢之處

民間還有一句俗語:「伴君如伴虎」,想要在君王身邊安全地活下去,首先就得滿足以下的幾個條件:「一是,要忠于君王,只忠于君王,惟君王馬首是瞻。

二是,只有忠心,沒有能力是不夠的。要想在君王身邊活得久一點,就必須要有足夠的能力,這是歷朝歷代的臣子們用血與命換來的教訓。

三是不可驕恣,君王可以容忍大臣貪婪,就像乾隆對于和珅那樣,但是君王不會容忍一個恣意妄為、囂張跋扈的臣子,就比如雍正時期的年羹堯。

縱覽整個乾隆王朝,同時滿足這三點的只有和珅,自然而然他就受到了乾隆的重視。乾隆在明知道和珅貪贓,已經引起眾怒的情況,卻依然是不動和珅,這其中是有著自己的考量的。

和珅才能顯著,乾隆必須要用他的才干,只有和珅不是貪得無厭、不可收拾,他都能接受。總的來說,乾隆對和珅一直都是采用一種即用且防的態度。

只不過,乾隆沒有打算在自己在世時拿和珅開刀,而是巧妙地將和珅留給了自己的兒子嘉慶,由嘉慶來處置和珅,這樣既給了兒子殺貪官的名譽,也清除了毒瘤,一舉兩得。

和珅跌倒,嘉慶吃飽

還是那句話,一朝天子一朝臣,在乾隆一朝貪婪成性,只手遮天的和珅終于迎來了自己的末日。此時此刻,和珅就是乾隆送給嘉慶最好的禮物。

嘉慶新君登基地位威望尚且不穩固,可要是能將和珅查辦,那麼就能為自己積攢聲望。處置和珅能平息眾怒,聚攏朝堂上大臣們的心,更能讓滿朝文武知道新君的手段和能力,讓嘉慶能夠更快地接掌國家最高權力。

體察到父親的良苦用心,于是乎,嘉慶在主持完乾隆的喪葬之事后,以雷霆手段將和珅投入大牢之中,宣布了和珅的罪狀,并且查抄和珅府邸,查抄出來的財富足足能滿足國家二十年之用。

也由此,民間對于嘉慶處置和珅有了一個非常貼切的歇后語-「和珅跌倒,嘉慶吃飽。」生動形象地總結了和珅與嘉慶之間的關系。和珅在大牢之中也想明白了,自己就是乾隆的白手套,是乾隆用來斂財的一個道具。

乾隆之所以讓自己活到了今天,就是因為需要殺雞儆猴,而自己是最好用來殺雞儆猴的人,預感到自己大限將至后,以及人生的悲哀時,和珅寫出了那首千古名篇《絕命詩》,道盡自己的無奈。

與此同時,在和珅臨死前,嘉慶皇帝也去和他談了一下心。面對嘉慶皇帝,和珅也不再掖著藏著了,而是直言不諱:乾隆皇帝才是最聰明的人,先帝利用我來斂財,陛下則用我殺雞儆猴。

就連我斂積而來的財富,到最后都落入了大清的腰包,他利用我做盡了缺德事,臨了還要替他背負罵名,都說我是大清第一貪,可事實上呢?他才是真正的大慶第一貪!

其實,和珅也說的在理,乾隆一生多次下江南、好大喜功,這些東西都是要花錢的。錢從哪里來,都是通過和珅來搞的,有些事情他不能明面做,只有和珅背著個鍋了。

聽到這里,嘉慶的內心不由得大驚失色,但是面上卻不露聲色,按耐住心虛對和珅怒斥道:「父親對你恩重如山,可你卻貪婪成性,父親有說過你可以肆無忌憚的貪麼?

你今日的下場純屬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了,既然父親留下了遺命留你全尸,那就賜你自盡吧!」說完這一切,嘉慶頭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了崩潰的和珅一人。

可以想象當時的畫面,聽到嘉慶的話語,和珅崩潰地發出滲人的大笑,然后用那三尺白綾結束了自己的一生,而這時距離他入獄僅僅只有5天,也可見嘉慶皇帝對殺和珅立威比較著急。

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