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我本來想造一把輕機槍,但沒想到變成了固定機槍

1904年-1905年的日俄戰爭可以說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預演,尤其是機槍+鐵絲網+塹壕的王牌組合就是從日俄戰爭期間開始展現出其強悍的陣地防禦能力的。當時機槍的主角分別是以馬克沁為代表的水冷派和哈奇開斯為代表的風冷派。

不過很遺憾,當時西方那些觀察國似乎是沒把重機槍在陣地戰中表現出來的殺戮機器特性理解透徹,這也導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早期的步兵成片的被收割。不過我想說的是,在日俄戰爭中,麥德森輕機槍的表現到是讓法國意識到輕便的自動武器在野戰和進攻中的作用,這也引出了這篇我想談的主角,哈奇開斯1909輕機槍。

哈奇開斯1909輕機槍是哈奇開斯1897重機槍的輕量化版本,我再丟一張1897的圖片大家好做個對比。

1897重機槍槍身重23.5公斤,很明顯這個重量是不適合單兵攜持的。所以1909輕機槍首先就是減重到12公斤。同樣的,重機槍只考慮固定在輪架或者三腳架上射擊,因此沒有槍托,而輕機槍得有槍托,這就是這兩的主要區別。

結構上兩者差異不大,採用的是活塞長行程導氣原理和轉栓閉鎖,只能說法國人在結構這條路上是走對的。而且這類原理的精度相比馬克沁那種退管式要來的更好。這裡多插一句嘴,日本的92式重機槍、11式輕機槍採用的也是哈奇開斯的原理,因此精度同樣出色。

圖為哈奇開斯1909的槍機部分結構,可以看到玫紅的那坨機框和活塞是一體的,標準的活塞長行程結構。靛青的槍機頭部有數道閉鎖隔斷螺紋,將子彈推入膛後,機框會帶動綠色的節套旋轉,與機頭完成閉鎖,咱們簡單的將靛青的槍機理解成高壓鍋,將綠色的節套理解成高壓鍋蓋,擊發之前鍋蓋旋轉扣住鍋體上的螺紋。

結構上沒問題,但其他的設計就有點另類了...

首先哈奇開斯1897是保彈板供彈,這用在重機槍上沒問題,畢竟有個副射手常年在一邊伺候著。但1909輕機槍在設計的時候或許考慮到有些時候機槍手會在脫離副射手的情況下射擊,因此將1897的供彈口從左側移到了右側。

不過如果沒有副射手扶著保彈板,這玩意在前幾發晃動太大可能會出現供彈問題,所以實際上還是離不開副射手...

(oh,這糟糕的姿勢)

我們看這動圖就能感覺到這挺機槍絕對沒有考慮過腰射。沒錯,12公斤的重量本身就沉,整體重心還非常靠前,左手也只能握在導氣筒上,打熱了之後燙爪子的那種。這該死的托彈板很紮人,整把槍到處都是棱角,還有這古怪的槍托...

我這裡出現了兩種1909,木托比較大,採用兩腳架的那種是美國版,而上圖這個採用小三腳架和簡易木托的是英法版。

不過不管是兩腳架還是三腳架,都很不穩,兩腳架的問題在于它的前後限位太大了...晃晃悠悠的

小三腳架則是觸地面積太小,稍微移動一下槍就容易翻車,也完全起不到後坐支撐作用。

更要命的問題在于糟糕的勤務性

比方你發現這槍卡殼了,需要拆出來檢修一下槍機,那麼你就得先拉出這個充當快慢機的栓,然後死命往後拉,抵住複進簧的力。然後扣住扳機,釋放槍機和扳機卡鐵的連接,再慢慢的把那個栓給推進去。

接下來是把機匣後面這個銷子給擰下來

最後再是把栓的「D」(Dissassemble)轉到12點位置,你才可以把這坨東西帶著活塞杆拉出來。然後再拆掉扳機和握把,卸掉複進簧,這會兒才能再把槍機和機框給卸出來,非常複雜。

另外,美軍裝備這批輕機槍的時候吐槽很多,他們表示1909經常出現擊針和抓殼鉤斷裂的情況,而且供彈板得注意正反面,否則會插不進去(我想到了插USB口的痛苦),所以美軍把這款武器稱之為「白天槍」(Daylight gun),因為黑燈瞎火的晚上處理故障幾乎不可能,也更分不清保彈板的正反面...

本來法國人是在巴黎聖但尼的哈奇開斯廠製造這玩意,但隨著一戰的開打,這個廠就遷移到了里昂,但產量依舊不高。後來是英國人伸出橄欖枝說,德國人打不過來,你們哈奇開斯乾脆到我們那邊開廠。這會兒它的產量才開始提高,整個一戰期間大概產出了40000支英國.303和法國8mm的版本。

但話在說回來,這批槍原本是想用作輕機槍的,但這批槍更多的是用在堡壘、航空以及坦克上,當然,諸如坦克啥的內部空間狹窄,所以保彈板也換成了3發一截的彎曲折疊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