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對漢朝已經沒有了威脅,漢武帝為什麼還要和他們作戰?

漢武帝從上臺不久就開始打匈奴,一直打到晚年時期還在和匈奴作戰,前後經歷了四十多年。而且他的將軍也換了幾撥,從前期的衛青、霍去病、李廣,到後期的李廣利、李陵,都已經是兩代人了,漢武帝還在和匈奴打仗。

如果說,匈奴對漢朝一直存在威脅,漢武帝與匈奴作戰,也說得過去。但實際上,自從衛青、霍去病多次打擊匈奴後,他們對漢朝已經沒有什麼威脅了,這種情況下,為什麼漢武帝還要繼續和匈奴作戰呢?

(漢武帝劇照)

更為嚴重的是,由于漢武帝長年累月與匈奴作戰,讓漢朝的國力受到了巨大的損耗,甚至到了崩潰的邊緣。這一點,漢武帝自己也意識到了。他在晚年的時候,曾下過一道《輪台詔》,後世普遍認為這是漢武帝下的「罪己詔」。在這份「罪己詔」裡,漢武帝對他的西域政策進行了反省。這說明,漢武帝也對他一直與匈奴糾纏不休有些後悔。那麼,當初漢武帝為什麼要那樣做呢?

這個問題,我認為應該從古人的角度來思考。

一、開疆拓土是國家主題。

我們現在非常肯定「文景之治」的政策,包括「文景之治」時期對匈奴的政策。實際上,古人並不是這種觀點,他們並不認為「文景之治」外交政策是好的,是講和平的,而是認為「文景之治」時期的匈奴政策是懦弱的,是因為打不贏,才勉強那樣。如果打得贏,他們一定會打。

漢文帝曾經對李廣說:「惜乎,子不遇時!如令子當高帝時,萬戶侯豈足道哉!」意思是說,你沒有遇到打仗的時候,要是遇到了,封一個萬戶侯太簡單不過了。漢文帝說這個話,其實就是認為自己所處的時代沒能力和匈奴打仗,要是有能力,肯定也是會打的。

漢景帝曾經把五個投降過來的匈奴人封為侯,為此,還和周亞夫鬧了矛盾。其實,他們的核心問題是,周亞夫想打仗,但是漢景帝不想打,只想招撫。也不是漢景帝不想打,而是他了解打也打不贏。如果打得贏,他一定會打。

到了漢武帝時期,有這個打仗的國力了,因此,他也就要堅持不斷地打。

這也就是說,實際上征伐是古人的一個主題。讓國家的地盤變大,讓國家的臣民變多,是作為一個君王必須要做的事情。只是看國家當時的實力強不強。如果實力強大的時候,他一定會對外征伐,絕對不會停頓下來的。

(周亞夫劇照)

二、建功立業是人生理想。

在古人的價值觀裡,人一生下來,就應該建功立業。作為大臣,就是要通過建功立業封侯。作為君王,就要通過建功立業讓四海歸附。

但什麼樣的作為才叫建功立業呢?我們今天所講的,是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要發展經濟,讓老百姓富裕起來,過上和平安寧的日子。但是古人不是這樣認為的,他們並不認為富裕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反而認為富裕是禍害,重要的是「安貧樂道」,也就是說安于貧困,還要順服統治。

古人所謂的「建功立業」,就是要打仗,要征服別的國家。劉邦曾經和大臣們立下一個「白馬之盟」,規定,非劉姓不能封王;非建功,不能封侯。也就是說,封「王」,那是血統問題,是沒辦法改變的,追求也追求不過來的。但是封「侯」,則是大家都可以想法實現的。而封侯,就要建功。要建功,就要征伐。

這種思想,既是一般大臣的,當然也是君王漢武帝的。對于漢武帝來說,打擊匈奴,擴大疆域,那就是莫大的功勳。

(攻打匈奴,圖取其意)

三、光宗耀祖是君王道德。

古人認為,祖宗創建了一片基業,作為子孫後代,必須把這份基業守住。守不住,將來百年之後,是無法前去面對列祖列宗的。

如果不但能守住基業,還能夠擴大基業,那將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也就是說,你這樣做,是在給祖宗長臉,是在給整個家族長臉。這在作為家族社會的古代,顯然是極為重要的。

所以,雖然漢武帝已經解除了匈奴的威脅,但是,他還需要光宗耀祖,而把匈奴打出去,把西域那一塊納入大漢的版圖,那就是漢武帝建立的不朽功勳,是最為體面光彩的事。

(參考資料:《史記》《漢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