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去尼姑庵上香失節自我了結!朱元璋微服私訪大怒:將尼姑統統處決

明朝洪武年間,南京城中有一個年輕的秀才,喚做 白玉晨。此人平時以教書為生,學生大多是地主豪紳家的公子少爺,因此每月大約可賺得五十來兩銀子。不過白玉晨得了這些錢財,一不買書本,二不貼家用,幾乎全都花在了青樓勾欄,那等風月之所。

這一日,白玉晨新得五十兩報酬,卻沒有去往秦淮畫舫,而是匆匆來到城東山林之中的一座尼姑庵。這座寺庵名叫 白蓮庵,此庵雖然規模不大,香火卻是十分旺盛,而且來此進香的幾乎都是些年輕男女。白玉晨剛剛走進白蓮庵,就看見一個婀娜多姿的漂亮女子,姍姍而來。

白玉晨直勾勾地盯著她看,不覺有些癡了,忽然有人在他背後拍了一巴掌,驚得白玉晨狠狠打了一個冷顫。他連忙轉過身,看見來人之後長籲一口氣,原來此人正是白蓮庵的住持 靜塵法師

白玉晨施了一禮,道:「 小可見過靜塵大師!」靜塵還了一禮,四下望瞭望,一把將白玉晨拉到僻靜之處,問道:「 今日白秀才看上了哪個女子?」原來這白蓮庵名為寺庵,實為專做皮肉生意的醃臢之處,靜塵法師則是專做拉皮條的勾當,從中獲取暴利。

白玉晨咽了一口唾沫,笑道:「 就是剛才那位白衣女子!」靜塵搖了搖頭,道:「 那位女子名喚林盼兒,雖然是個寡婦,但卻是個良家女子!她經常來此上香,只為祈求平安,從未做過那等有傷風化的勾當。

白玉晨有些不耐煩,立刻從懷中掏出二十兩紋銀遞給了她。靜塵掂了掂分量,為難道:「 白公子,這不是錢的事情......」話音還未落,白玉晨又掏出十兩銀子,靜塵笑得合不攏嘴,立刻湊到白玉晨耳邊低語了幾句。

卻說林盼兒上過香許了願,正要離開白蓮庵,只見有個年輕一些的尼姑攔住她,施禮道:「 林施主且慢,住持感恩施主長期供奉香火,住持今日破例,願與施主面授機緣,同參佛法。」林盼兒聽罷,自是求之不得,連忙回復道:「 請師傅帶路。

來到內室,靜塵連忙請坐奉茶,對林盼兒道:「 不知女施主年芳幾何?」林盼兒呷了一口茶,輕聲道:「 小女子今年二十有五。」靜塵點了點頭,又道:「 不知女施主是打算寡居一生,待得那個不當吃不當喝的貞節牌坊?還是打算找一個好人家再為人婦呢?

這句話可是問到了林盼兒的心坎上。林盼兒的丈夫已經離去三年,她自己尚且年輕,並且未有子嗣,再嫁他人絕非難事。可是若再嫁的話,又怕招來鄰里鄉親的閒言碎語,正所謂人言可畏,于是一直拿不定主意。

靜塵看出了她的心思,道:「 以貧尼來看,施主大好年華,何故要委屈自己?施主模樣俊俏,即便是嫁給豪紳巨富,或者官宦之家亦不在話下!」林盼兒正要起身相謝,忽然覺得頭腦發沉、渾身無力。

這時,靜塵將雙手一拍,白玉晨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靜塵對林盼兒道:「 你的丈夫離去三載,這位白公子英俊瀟灑,且有功名在身,若跟了他說不定日後還能得個誥命夫人也未可知。

靜塵對白玉晨笑了笑,離開房間關上了門。林盼兒惱羞成怒,面紅耳赤,卻喊不出絲毫聲音,也掙扎不動,只得任白玉晨任意擺弄。卻說這一日, 洪武皇帝朱元璋,在四名大內高手的陪伴之下,出宮微服出訪。

待到傍晚時分,只見秦淮河畔落日似血,河面波光粼粼,時值初夏,一陣清風掠過,身心極為舒暢。朱元璋遠望秦淮河,忽然在不遠處的河岸邊,看見一個衣袂飄飄的女子,不過看她面容似是極度的傷心。

朱元璋大概是預感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腳下不由自主地向女子走去。恰在此時,卻聽撲通一聲響,那女子決然地跳進了河中。朱元璋立即呼喊道:「 快去救人!」幾名侍衛飛也似的跳入河中,良久之後,將女子救了上來。

朱元璋掐了幾下她的人中,女子吐了幾口水,慢慢地蘇醒了過來,她正是在白蓮庵失了身的林盼兒。林盼兒看了看眼前眾人,什麼話也未說,只是失聲痛哭起來。朱元璋道:「 姑娘莫要哭泣,你因何事想不開,非要尋短見呢?

林盼兒哭道:「 官人不該救我!我已無顏苟活于世!」朱元璋見她面容憔悴、衣衫破碎,許是猜出發生了什麼事。便問道:「 姑娘,我若沒猜錯的話,你是不是遇到了不平之事?」林盼兒怔了一下,道:「 這件事......恐怕你管不了......

話音剛落,侍衛們不禁笑出了聲,朱元璋亦是捋著鬍鬚,情不自禁地輕笑道: 「這世上還沒有我管不了的事情,如果我管不了,其他人更管不了!你只管說與我聽,我必為你做主。」林盼兒低頭猶豫了片刻,便把在白蓮庵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朱元璋聽罷勃然大怒,道:「 著實該殺!該剮!」侍衛頭領立即上前道:「 屬下這便率人去追拿他們。」朱元璋來回踱了幾步,擺了擺手,道:「 既然我們身在江湖,就要用江湖的辦法對付他們!再者,就這樣處理,也未免太便宜了他們。

朱元璋思考了片刻,在林盼兒耳邊低語了幾句,聽得她大驚失色、瞠目結舌。卻說第二日傍晚,林盼兒再次來到白蓮庵見了靜塵法師,說自己已然想通,對白玉晨也十分中意,希望能夠早些成就好事。

不過在庵中議事確有不便,希望白玉晨能夠來林盼兒家中一敘。靜塵聽了拍手叫絕,待林盼兒走後,靜塵連忙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白玉晨。林盼兒前腳剛走,朱元璋和幾名侍衛便來到了白蓮庵,靜塵連忙相迎,話裡話外透露出自己所做的生意。

朱元璋只說自己是借宿的客人,靜塵本來不想留他們,可是當朱元璋塞給她十幾兩碎銀子之後,靜塵立即喜笑顏開,命人打掃客房,安排朱元璋住下。夜間朱元璋派侍衛仔細查探了這座尼姑庵,這庵中一共有十五位尼姑,她們全都是以拉皮條為生,並且各有各的客人,各有各的生意。

至此今夜,便有七八對男女在此過夜。話說兩頭,卻說白玉晨摸黑溜進了林盼兒的家中,還未等林盼兒說話,白玉晨一把將其抱住,便親了起來。林盼兒被嚇得大驚失色,正要竭力反抗,卻想起朱元璋交代的話,片刻之後,只聽白玉晨一聲慘叫,舌頭被林盼兒給咬斷了。

白玉晨疼得滿地打滾,待緩過了勁兒,卻發現林盼兒早已不知去向,他心中大罵一聲,亦偷偷地溜了出去。林盼兒匆匆跑到白蓮庵,門外早有侍衛在等候,她將白玉晨的斷舌交給一個侍衛,那侍衛翻身一躍,跳入庵中。

侍衛悄悄摸進靜塵的房中,抽出寶劍,猛然刺入她的腹中,靜塵吃痛,張開嘴巴正要呼喊,侍衛又將那斷舌塞入她口中。靜塵掙扎了良久之後,氣絕身亡。翌日,尼姑們發現住持被殺,趕緊向官府報了案,而朱元璋一行人也早已沒了蹤影。

知府派仵作前去驗屍,除了腹部中劍之外,還發現靜塵口中有半截斷舌。知府心中有了計較,便把南京城中所有的啞巴、結巴、以及嘴巴受傷的人召集到大堂。經過查驗,只有白玉晨與那斷舌正好吻合,知府冷笑道:「 速速招來!是不是你昨夜欲對靜塵行非禮之事,她將你舌頭咬斷,而後你用劍將她刺死?

白玉晨連連搖頭,口中嗚嗚呀呀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知府大怒道:「 怎麼?還想狡辯?來呀,給我大刑伺候!」白玉晨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秀才,哪裡挨得過嚴刑拷打,杖責過後,連忙招供。三日之後在府衙門外,將白玉晨開刀問斬。

事情了結之後,林盼兒終于知道了朱元璋的真實身份,心中悔恨道:「 自己整日吃齋念佛,卻不想在那佛門淨地受此侮辱。幸遇洪武皇帝,為我伸冤雪恥,否則我必是一死了之啊!看來求佛不如求人,求人則不如求己。

朱元璋坐在大堂之上,一臉怒容道:「 白蓮庵本是淨化心靈、度人向善的佛門之地,若非朕親自查訪,決計想不到此地竟是藏汙納垢的骯髒之所!寺中惡尼為非作歹、十惡不赦,統統將其淩遲處死!

而後,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林盼兒,又道:「 林姑娘揭發有功,且識文斷字,朕破格賜其為六品女官!不知林姑娘可願隨朕回宮?」林盼兒連忙跪地謝恩。數月之後,南京城中漸漸流傳出洪武皇帝,時常微服私訪,行俠仗義、懲治貪官的事蹟。

總而言之,無論這些謠言是真是假,據說南直隸的貪官污吏,從此開始有所收斂,強盜歹徒也不敢再明目張膽地做壞事。南京城周圍數百里,一時間安靜祥和、夜不閉戶,百姓們亦是安居樂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