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算什麼,盧格打敗了盒子炮,還創造了全球最泛濫的手槍彈!

好吧,說你呢胡伯特!不要把槍揣在褲兜里!

《兄弟連》里胡伯特最大的夢想就是繳獲一支盧格

提起槍械設計師,人們總會第一時間想到卡拉什尼科夫、斯通納或海勒姆·史蒂文斯·馬克沁以及約翰·摩西·勃朗寧,但喬治·約翰·盧格(Georg Johann Luger)卻很少被人提起。

Georg Johann Luger

實際上,這個人對世界槍械的發展遠超卡拉什尼科夫,你可以拒絕AK-47,但不能拒絕帕拉貝魯姆。也許在敲稿子的時候,地球的某個角落里就有人被9mm盧格爆頭。

國內提起盧格,一般喜歡稱之為「奧地利設計師」,或者干脆稱其為德國人。

盧格確實是個奧地利人沒錯,他1849年出生于施泰納赫布倫納,這是個奧地利西南部城市因斯布魯克和勃倫納山口之間的小地方,阿爾卑斯山谷的滑雪勝地。

但喬治·約翰·盧格長大的地方卻是意大利,他做外科醫生的父親巴托洛梅烏斯·盧格帶著家人搬到了意大利的帕多瓦,待他稍微長大后才將他又送回維也納商學院讀書,學習會計師專業。

如果按照當時的說法,他是個奧匈帝國的內萊塔尼亞人。奧匈帝國在1867年成立,喬治·盧格也在同年12月19日志愿進入軍隊服役,當時的征兵單上如此描述:「金發碧眼,身高65英寸」(1.65米),此刻他17歲。

奧匈帝國的軍隊

喬治·盧格非常適應軍營的生活,他不僅在新兵訓練時取得了較好的成績,還在電報、速記、射擊方面表現良好的天賦,甚至游泳、擊劍、體操等項目也不含糊,所以僅半年多時間(1868年6月1日)他就被提升為下士,還得到了進入布魯克紐多夫軍營一所軍事槍械學校進修的機會。

不過天才也有不靈光的時候,盡管很擅長計算,但喬治·盧格的炮兵訓練成績很差,他完全不適應這種遠程兵器的操作。

1868年的盧格

在槍械學校學習期間,盧格首次對武器機械系統產生了興趣,尤其對當時還處于初級概念的自動化機械非常感興趣,他構想了一種自動化裝彈系統。

此時最主要的「自動」武器就是加特林機關槍,這種采用手搖轉管驅動的武器在1868年已經增加到了10個槍管,因為南北戰爭表現出色,到1870年已經被英國、俄國、美國等很多國家的陸軍采用和生產。

而真正發明全自動武器的馬克沁,此時他還在紐約百老匯大街264號搗鼓自己的氣體照明燈公司呢,再過幾年他會被愛迪生的電燈泡玩死,然后被迫流落歐洲。

另一個武器大師勃朗寧這會兒也才剛剛入行,他1855年才出生,一直到1897年與自己的兄弟開辦勃朗寧公司之前,他都在父親的槍械作坊里幫工。

盧格的戎裝照

1871年12月,已經是軍士長的喬治·盧格結束了4年兵役,成為一名預備役中尉。他為自己找了份維也納銀行會計的工作,后來又轉做皇家賽馬會的管理人員。

盧格一家,小女孩應是孫女伊麗莎白

1873年,喬治·盧格娶了公爵宮仆人的女兒伊麗莎白·約瑟法·杜菲克,他們搬到維也納第18區,生了3個孩子。長子喬治·弗蘭茲成了工程師,次子朱利葉斯·威廉·巴塞羅繆斯1880年出生,1915年死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加利西亞前線;三子弗雷德里希1884年誕生。

費迪南德·馮·曼利夏

70年代-80年代的這段時間,喬治·盧格通過工作認識了許多上流人士,并且他還結識了奧匈帝國武器大師費迪南德·馮·曼利夏,繼而通過鉆營,成為路德維希洛伊公司在柏林的外國銷售代表,專門往意大利推銷曼利夏步槍,比如奧軍裝備的M1888。

這種1888式步槍后來成為了德國的委員會步槍,再之后來到了中國,變成了「漢陽造」。

這不難理解,喬治·盧格有不錯的關系,有軍隊經歷,他還很熟悉意大利,善于與意大利人打交道。為了找到心腹幫手,盧格還將長子弗蘭茲從維也納叫到了柏林幫忙,順帶學習工程學。

不過,此時的曼利夏還沒拿出自己經典的革命性槍械M1886,他當時正在進行的主要研究是半自動供彈結構,后來這讓曼利夏推出了半自動手槍和步槍,還誕生了影響到美軍二戰M1加蘭德的漏匣。

C-93手槍

1893年,美籍德人雨果·博爾查特發明了第一支實用型自動手槍「博查特C-93」(注:第一支自動手槍是奧地利人約瑟夫·勞曼發明),正在多個武器和進出口公司當買辦的喬治·盧格隨即成為這種新手槍的代理商。

c-93過于臃腫繁瑣,一看就愛不起來

盧格在1894年帶著C-93的樣品橫跨大西洋抵達美國,向美軍展示了這種「歐洲最先進的自動武器」,還做出了一系列的演示。但美軍當時已經批量采購了柯爾特手槍,所以對C-93一點興趣都沒有,反倒給出了成堆的批評意見,讓盧格灰頭土臉的滾蛋了。

雨果·博爾查特

雨果·博爾查特對此極為惱怒,堅持認為C-93的設計是劃時代的是完美的,并拒絕進行一切設計改進,抵制重新設計。

這件事刺激了盧格,他自己對軍械設計也非常感興趣,尤其是自動化供彈方面,他認為自己浸淫了這麼多年,也可以是個專家。見雨果·博爾查特不頂事兒了,德意志武器彈藥制造公司(DWM)便支持了盧格的行為,讓他擔任了主設計師,負責深化開發自動手槍。

于是,喬治·盧格跑到了DWM公司在柏林的開發車間,拉著美軍厚厚的吐槽本對C-93進行了大改,他根據自己對武器的理解開發出了一種新槍——帕拉貝倫。

帕拉貝魯姆彈無論喊帕拉或盧格彈都可以,是一種東西的不同稱呼

之所以叫帕拉貝倫,是因為喬治·盧格當時的電報地址為「柏林·帕拉貝倫」(para bellum),這個詞來自一則拉丁文「si vis pacem, para bellum」——欲求和平,必先備戰。

這種手槍在當年被稱為「盧格手槍」(Luger pistol),除了手槍,還有配套的帕拉貝魯姆手槍彈,但9x19mm子彈在1902年才真正成型,最早的版本是7.65mm。

帕拉貝倫手槍在1898年注冊了專利,然后盧格又拿著他們跑到了美國,與新大陸的意向客戶們打起了艱難的拉鋸戰。

1904盧格在美國的專利,下方有盧格的簽名

這回的新槍很顯然非常打動美國人,雖然他們仍就是否采購DWM的手槍作為美軍制式裝備而爭吵不休,但總算是真正重視起這件事并成立了專門的負責委員會。

皇天不負有心人,1901年4月美國以春田兵工廠的名義購買了1000支帕拉貝倫手槍,盧格隨即馬上安排生產發貨,并在同年9月將800支手槍送到了美國。同時他也對自己的長子喬治·弗蘭茲發去了消息,讓他做好準備,到美國來。

喬治·盧格的槍械團隊

喬治·弗蘭茲于1902年抵達美國,幫助春田兵工廠完成了一些技術輔助工作(毛瑟公司也在做同樣的事,春田1903步槍即這樣誕生的)。他在1906年才回到柏林,然后給英國的阿姆斯特朗·惠特沃思和維克斯公司工作,據說這些合作與喬治·盧格的老東家奧地利的Loewe公司有關,弗蘭茲除了幫助維克斯父子優化馬克沁機槍,還幫助阿姆斯特朗公司開發魚雷和潛艇,幫助德國武器公司搞技術支持。

這對父子在當時的武器界非常活躍,不光四處研發武器,開拓技術,還到處做代理,賣武器,多家軍火企業都與他們有聯系。除了把帕拉貝倫手槍賣給美國人,盧格父子還成功地將之推銷到了瑞士和德國。

瑞士軍隊在1892年至1900年間測試了伯格曼、曼利夏、博爾查特、毛瑟、羅斯和盧格的手槍,然后選用了盧格槍。搞笑的是,盧格幾乎都做過這些武器的代理。

美軍最終還是沒有采用盧格的手槍,他們在陸軍軍械局搞了一個「湯姆遜測試」(Thompson-LaGarde Tests),由陸軍的軍械局專家約翰·湯姆遜上校和路易斯·拉賈德少校一同進行。

兩種盧格彈

美國人在測試中使用了7.65mm和新送來的9mm的盧格彈(帕拉貝魯姆彈),以及毛瑟的7.63mm彈和.45的柯爾特手槍彈。然后「湯姆遜報告」顯示,美國的.45槍彈優于帕拉貝魯姆和其它一切。

美國人對柯爾特手槍滿意極了

很顯然,美國人更想用國貨,肥水不流外人田,于是在1906年后續的評選中,DWM以評選不公為由,憤然退出了持續數年的裝備測試。

但盧格父子還是不死心,喬治·盧格在1907年再次跑到美國。美國人不是說喜歡.45acp麼?那還不簡單!

他這次帶去了一對新加工的,發射.45acp彈的帕拉貝倫手槍,甚至為之準備了746枚手工制造的.45acp子彈,以供與柯爾特手槍競爭。

但盧格仍然低估了美國人「公平競爭」的作風,也高估了自己的帕拉貝倫手槍,他的得意之作被人們笑稱為「祭品」,毫不意外的輸給了柯爾特手槍。

美國人當年的測試現場

其實美國人的做法也沒什麼不對,他們讓武器極限發揮,打到卡殼為止,還用馬車拖來了被捆綁的牛,誰能一槍打死牛,誰就獲勝。

關于這場比試有兩個說法,一說盧格槍不堪極限射擊測試,被打爆了一支,另一說則認為喬治·盧格輸場后不堪受辱,當場毀掉了一支槍。如今唯一的一把.45acp盧格已經流落到私人手中,變成了天價收藏品。

被稱為M9的92F手槍被美軍裝備至今,這也是盧格彈發射器

美國人最終選用了自家的柯爾特1911型勃朗寧手槍,這把槍被美軍一直用到1985年裝備博萊塔92F手槍之時。

盧格槍在德國也打了一場惡仗,當時毛瑟兵工廠已經在1896年研制出了毛瑟手槍,即我們熟知的「盒子炮」C96,這種「大殺器」成了盧格和DWM公司最具威脅的競爭者。

盒子炮敗給盧格并不意外,毛瑟的產品過于極端,而且拼極端產品也沒拼過盧格

當時保羅·毛瑟已經通過與德皇的私交推銷出去了一部分C96,但盧格同樣具有深厚的人脈,再加上瑞士軍隊的好評榜樣,為盧格槍加分不少。

美軍1906年的測試對德軍意向的影響也很大,DWM公司好歹進入了最終決賽,而毛瑟則開頭就給刷了。

于是兩家企業又開始拼絕活,保羅·毛瑟拉著威廉2世表演了C96在300米上靶的成果,喬治·盧格也不含糊,直接來了一出P08手槍200米100%上靶的絕活。斗到這個地步,已經不是比槍了,而是比兵工廠測試員的槍法。

被稱為P04的海軍型盧格

最終盧格還是戰勝了毛瑟,在1903年和1908年先后拿到了德國海軍和陸軍的訂單,1908年的這宗德軍制式裝備訂單,讓盧格的帕拉貝倫手槍獲得了P08的名稱(海軍盧格叫P04),9mm米帕拉貝魯姆彈也成為制式彈藥。

炮兵型盧格

1913年,德皇親自授權,開發改進盧格槍,新的設計工作被轉給陸軍上尉阿道夫·菲舍爾領導的小組,他開發出了擁有長槍管和伸縮表尺以及可拆卸槍托、蝸型彈鼓的「炮兵盧格」。

手槍隊怕不怕

這種外表霸道的盧格槍原本是定義給炮兵、機槍兵的防衛裝備,它可以在受到威脅時進行近距離戰斗。后來卻因為靈活的戰斗方式,變成了塹壕戰利器。

盧格的彈藥會放到一個被稱為P-BOX的木箱中,每箱5個蝸型彈鼓,還另配有12箱彈藥和裝彈機。

但人們一般會這樣吐槽:「完整配置比誠實的政客還少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早期的那些日子,因為飛機的螺旋槳機槍同步器還不夠完善,盧格槍曾經被帶到空中進行格斗,德軍甚至還組織了9mm帕拉貝魯姆彈的防空測試,以驗證這些子彈對飛機能毀傷到什麼程度。

裝備P08和手榴彈的暴風突擊隊,這種手槍隊在近距離作戰時非常厲害

再后來,伯格曼MP18沖鋒槍被研制出來,它也采用了制式的9mm帕拉貝魯姆子彈,與P08一起被裝備給了暴風突擊隊,沖鋒槍被叫做「戰壕掃把」,而P08當時也有「戰壕掠奪者」的響亮名號。(C96盒子炮其實也有,它被叫做 戰壕掃把棍。)

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盧格因為投資戰爭債券失敗,失去了半生的積蓄,DWM亦在1919年終止了與盧格的雇傭合同,這迫使盧格以「專利使用費」為由將DWM告上了法庭。

不幸的是,盡管法院曾經一度做出有利于盧格的判決,他卻沒有一點余錢拿來打官司了。

但盧格仍然在死前設法完成了自己最后的夢想——買下自己在柏林住過的那棟森林小樓。

盧格的名字排在第7個

1923年12月22日,喬治·盧格死在平安夜前夕,他被草草埋葬在一片凌亂的公墓中,僅留下登記信息。后來連墓碑都消失了,直到1945年蘇軍攻克柏林,人們為收拾尸體開掘了墓地,結果發現了盧格的墳墓(然后它還是被夷為平地了)。

盧格死后,他同樣一貧如洗的家人賣掉了那座夢想的小樓,但他們并沒有離開此地,按照與購房者的協議,他們有權住在一樓,直到最后的繼承人逝世。

2018年,有社區組織在盧格前墓附近買了一座老墓地,市議會批準在此為盧格修筑新墓,德國軍事研究學會為其提供了財政捐款,人們豎立起了一個盧格特色的肘節式槍機形花崗巖紀念碑。

后來經過調查,盧格的直系后人還在,他的孫子曾擔任柏林自由大學無機化學與生物化學研究所的前所長。

1958年柏林,盧格的兒子盧格二世及家人與《盧格手槍》一書作者弗雷德·達蒂格同桌

盡管盧格槍已經消失,但盧格彈卻一直在人間大行其道,許多許多的手槍、沖鋒槍都成為魯格彈的發射器,比如德軍的MP38/40,英軍的斯登,以色列的烏茲。

與芬蘭索米1931沖鋒槍同框的P08,二者使用的都是9mm盧格彈

美軍在1985年換掉了使用.45acp的勃朗寧1911手槍,次年9mm帕拉貝魯姆彈成為美軍的制式彈藥,如今全世界隨便薅把槍出來就有可能裝的是9x19mm帕拉貝魯姆手槍彈。

盧格彈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普世價值」

如果說AK-47是世界上殺人最多的槍,那麼9mm盧格彈就是世界上殺人最多的手槍子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