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版別斯蘭!警察玩忽職守,「老父親」帶槍干死匪徒

5月24日中午,美國得克薩斯州尤瓦爾迪鎮南部的羅伯小學發生一起校園槍擊案,造成至少19名兒童和2名教師死亡。本來美國發生槍擊案不稀奇,但因為這次遇難的都是孩子,所以引起了世界震驚,不僅美國降下了半旗,就連多國政要都向美國表示慰問。

而隨著案情的進一步披露,美國警方在此次事件中的拙劣表現也暴露在世人面前,最奇葩的是就連擊斃槍手,也是也不是警察干的,而是一支執法力量「抗命出擊」的結果。

我們先還原一下整個事件的時間線。

兇手薩爾瓦多·拉莫斯(Salvador Ramo)對這起襲擊事件可謂蓄謀已久,5月17日他剛剛過完他的18歲生日,18歲意味著可以可以持槍,按照美國奇葩的槍支管理法,18歲就可以合法擁有長槍,比如此次槍擊案中的AR-15,但是如果想擁有手槍,就要滿21歲。

5月18日,薩爾瓦多購買了兩支AR-15和375發子彈,可能是在家熟悉了幾天,覺得已經能熟練使用了,于是在5月24日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上午11:15分,薩爾瓦多直接開槍打中了其66歲祖母的額頭(二人關系不好),然后開著祖母的車直奔羅伯小學,可能是出于緊張或技術不佳,皮卡車掉到了學校旁邊的一個排水溝里。

11:32分,薩爾瓦多通過學校后門的柵欄進入學校,屠殺開始,他先開槍打傷兩個教師,然后向兩個相鄰的教室發射了一百多發子彈,接著跑到了一個滿是小學生的教室,關上門反鎖。

▲監控拍下的薩爾瓦多

12分鐘后,幾個州警接到報案抵達現場,按照正常的程序,警方應該第一時間封鎖教室,疏散其他教室學生,然后伺機沖進去擊斃歹徒,可這幾個警察可能覺得,對面的人可是有長槍的,我們幾個人搞不定啊,趕緊呼叫支援吧。

▲抓賊不太行,拉警戒線第一名

然后這幾個人一邊呼叫支援,一邊退到了校外,然后在門口拉起了警戒線。與此同時,教室里的孩子偷偷用被打死的老師的手機開始狂打911,各路執法力量也意識到出了大事,趕緊派出力量增援。

▲連FBI都來了

隨后至少19名來自不同執法部門的警察抵達了現場,可是現場總指揮警察局長皮特·阿雷東多(Pete Arredondo)卻覺得,已經這麼長時間了,里面都開了一百多槍了,里面的孩子恐怕已經兇多吉少了,現在槍手已經被困住,不再是一個「活躍的攻擊威脅」,于是下令與槍手對峙,絕大部分警力都在外面維持警戒線。

這時候,陸續圍過來的家長們不淡定了,這個鎮子并不大,大家聽說自家孩子的小學出事了都開始跑過來找孩子(校內還有很多孩子沒疏散呢),然后很多家長就開始要求警察進學校救人,可是警察無動于衷,引發了家長們的不滿。

收拾不了槍手,還收拾不了家長麼?面對越來越激動的家長,美國警察開始以「妨礙警方調查」的罪名拘捕家長,從一些流出的影片中可以看到,一位父親被警察擊倒后摁在地上,而另一位父親被警察噴了胡椒噴霧,還有一位家長則被電擊槍擊倒,這也成為事后引發輿情的焦點。

▲家長被警方用電擊槍擊倒

最厲害的是一個位叫安吉莉·戈麥斯的孩子媽媽,一開始她也被警察戴上手銬,但最終還是說服了警察解開手銬,然后自己一個人翻墻進了學校,救出了自己的兩個孩子。

面對警察,家長能忍,另一支隊伍忍不了了,他們就是美國邊境巡邏隊(CBP)。

CBP不是警察,而是隸屬于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主要職責是邊境巡邏,打擊偷渡和販毒等,和這起槍擊案本來一點關系都沒有。可是很多人只是在邊境工作,家都安在這個小鎮上,有的CBP隊員的孩子就在這個學校,于是得知自家孩子學校出事后,這些CBP都開始開車從邊境向學校狂奔。

▲CBP的形象是這樣的,更像牛仔

12點15分CBP到了學校,警察卻不讓他們進去,說警察正在往這里調集防護盾牌,準備強攻,結果等護盾到了,警方卻發現,由于美國槍擊案頻發,教室的門被設計成了有多層鐵板的防彈門,警察打不開門!只能一邊撤離其他教室的學生和老師,一邊四處問誰有鑰匙。

而與此同時,教室的槍聲還在響,槍手還開始放音樂,這種聲音像針刺一般扎在外面翹首以盼的家長和CBP心上。

等了近半個小時,CBP的耐心耗盡了,這時恰好警方從一個實習老師手中找到了一把萬能鑰匙,CBP再也坐不住了,不顧警察的阻攔,搶過盾牌和鑰匙,直接開始單獨行動。

嚴格來說CBP這種執法力量的裝備和戰術并不適合這種CQB作戰,但可能是救子心切,CBP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在12:47分,CBP突入教室,經過5秒的交火,終于擊斃了兇手,而一名CBP隊員的帽子被擊中,差點爆頭。

▲被槍手擊中的帽子

遺憾的是,教室已經滿地是血,一些孩子中槍后本來有救,但是因為遲遲得不到救援,眼睜睜地失血過多而死,最終教室里只有少數孩子幸存下來,如果不是CBP不顧警察的阻攔,以「壞規矩」的方式果斷行動,死去的孩子可能會更多。

▲左邊就是登上風口浪尖的當地警局局長皮特·阿雷東多

看來在美國,掙工資的警察是不會真拼命的,真正關心孩子的,還要看孩子家長。這和俄羅斯的別斯蘭事件是一樣的,當年車臣恐怖分子綁架了學校的幾百名學生后,馬上就被孩子們的家長拿著AK、SVD甚至是莫辛-納甘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最后,一個意外爆炸引發了強攻,家長們高呼烏拉就沖進了校園,幾乎全殲了綁匪,軍警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家長手中救出了一名僅剩的活著的恐怖分子。而如果這種綁架事件發生在美國,面對幾十個恐怖分子,以美國警察的拙劣表現,恐怕學校里就剩不下什麼活人了。

▲一看就是精銳老兵

這起案件,完全可以拍一部「颶風營救」了,卑劣的匪徒,顢頇的美國警方,大義凜然的父親,都是觀眾「喜聞樂見」的好萊塢素材,可是就算電影拍的再好,都無法回避美國民間持槍泛濫和槍擊案頻發多發的事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