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顯示,商朝周朝中間還有一個王朝,紂王不死或改變歷史走向

西元前1046年爆發的牧野之戰,象徵著商周鼎革的完成。隨著殷商末代統治者—紂王帝辛的自焚,強大的商王朝一夜之間土崩瓦解。

戰後,周武王興奮地祭告上天:「餘其宅茲中或(國),自茲乂民」(我從今天開始建都于中國,統治天下),昔日的小邦週一躍成為天下共主。

但是,商朝共主地位的失去,並不意味著殷商這個族群也從歷史上消失。

作為統治了中國(中原)近600年的中央王朝,殷人有著龐大的根基。有學者做過測算,直屬于商王治下的人口數超過400萬。

加之周軍的勢力僅僅是從陝西中部擴展到了殷畿(河南北部)一帶,對于北抵遼河南達長江東至江淮的廣袤區域,周武王尚來不及建立有效的統治。

所以,周武王不得不依靠紂王之子武庚來統攝殷商腹地。據《史記》記載,「周武王封紂子武庚祿父,以續殷嗣,令修行盤庚之政」。

「武庚」和「祿父」都不是紂王之子的真實名字,武庚是廟號,「庚」指的是祭祀之日,在日名之前冠以「武」字,是殷人對故去先王的美稱。「父」則是一種尊稱。之所以要介紹紂王之子的廟號,是因為武庚是我們下文要敘述的重點。

周武王殺父留子,並不是他有多麼仁慈,而是出于對殷商宗族強大影響力的一種妥協。當然,為了監視武庚,周武王安排自己的弟弟管叔鮮、蔡叔度、霍叔處駐守在殷都周圍的邶、鄘、衛三國,這就是後來史書所稱的「三監」。

但沒想到,正是這個「三監」最先向新生的周王朝發難。

克殷後第三年,周武王病逝,周成王繼位,因為年少,由周公旦全權攝政,但此舉招致了三監的不滿。《史記》留下了如下記載「公乃攝行政當國,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武王既崩,成王年少,周公旦專王室。管叔、蔡叔疑周公之為不利于成王,乃挾武庚以作亂。」

這就是歷史上的「三監之亂」。為了增加政治籌碼,管叔等人還拉武庚入夥,一個「挾」字似乎表明了作亂的主體是西周的宗室管叔、蔡叔等人,武庚則是被迫加入。

此後,周公東征,經過3年的漫長征伐,最終平定三監之亂,管叔、武庚被殺,蔡叔等則被流放。

然而,矛盾的地方出現了。

疑點一:周公的命龜。

周公在出征前曾作命龜辭:「有大艱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靜,越茲蠢殷小腆,誕敢紀其敘,天降威,知我國有疵,民不康,曰:‘予複!’反鄙我周邦。」

這段命龜的大意是:西土遭遇變故,殷小腆(殷商貴族)要恢復殷商統治,重新將我周國變成邊鄙屬國。周公並沒有提及三監,其敘述的重點是「殷小腆」,也就是曾經的殷商宗室貴族。

疑點二:三監反叛的目的。

在周文王的眾多兒子中,長子伯邑考早亡,二子姬發繼承王位,管叔、蔡叔則分別是第三和第五子,輔政的周公旦則是第四子。

上文已述,管叔等人作亂的主要原因是不滿周公代行周成王的王權,地位在自己之上,在管叔看來,自己顯然要比周公旦更有資格領導周王朝。即便利用「監護」之權與武庚等殷商遺民有所勾連,三監所圖的也不過是借此實現政治利益的最大化,而並非復辟商王朝。

而即使商朝重建,三監的地位也絕不會比現在更高,武庚和三監並不存在共同的政治利益。所以,三監沒有理由扶持殷商復辟。

《清華簡》的出現,解釋了上述疑點。

出土的戰國中期楚地竹簡,經清華大學釋讀後,在《系年》中發現了這樣一段記載:「武王陟,商邑興反,殺三監而立彔子耿」。

彔子耿,也就是紂王之子武庚祿父。這段記載顯示,三監是被武庚所殺。《清華簡》的記載與《史記》的說法出現了矛盾。

這就有了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史記》的說法:三監發動叛亂,並拉攏武庚,最終叛亂被周公平定;第二種可能是《清華簡》的說法:三監之亂和武庚復辟原本就是前後而起的兩件事,三監死于武庚之手。那麼究竟哪種情況更接近真相呢?

諸多證據表明,《清華簡》的記載更準確。

首先是《尚書大傳》提到,周公「一年救亂,二年克殷,三年踐奄」,很明顯,周公是在處理了西周內亂之後才發兵攻克盤庚所在殷都的。對于叛亂的管、蔡,周公採取的是「告教之至于再三」的懷柔手段。

其次是出土的《竹書紀年》記載了兩條關鍵資訊:該書中僅記錄了成王元年「武庚以殷叛,周文公(周公)出居于東」,並未提到管、蔡與朝廷對抗。此外,忠于殷商的奄、徐及淮夷「入于邶以叛」,首先攻擊的目標是三監所在的邶國,也表明三監與武庚並未合流。

由此可見,三監之亂背後被隱匿的真相,其實是武庚等殷商遺民對商朝的復辟。只不過出于政治考慮,西周將這次復辟與三監之亂進行了混淆,其用意正如清朝統治者以藩王作亂來評價南明政權一樣。

所以,在殷商滅亡和西周完成對全國的統轄之前,其實仍有一個王朝存在,這就是武庚所建立的「商」,國號為「亳」或「北殷」,這也解釋了為何在紂王死後,祿父依然能有「武庚」這個廟號流傳後世,正是因為武庚也曾做過王。

從周公平叛的記錄來看,武庚的王朝除了囊括了以殷都(現安陽)等原殷畿地盤外,還包括了奄、豐、薄姑、徐等方國,幾乎相當于如今的山東、河北、河南中北部以及安徽、江蘇北部的廣大區域,實力仍然強勁。

那麼武庚復辟所建的政權,不繼續叫商王朝,為什麼反而叫「亳」或「北殷」呢?

三代以前,政權名稱往往隨國都遷徙而變更。商朝又被稱作殷,就是因為盤庚遷都于殷的緣故。盤庚雖然在殷商舊都復辟,但隨著周公的東征,殷都很快失陷。《逸周書》記載「周公臨衛政(征)殷,殷大震潰」。

但武庚本人並未如傳統史書所記載的那樣被周公所殺,而是北逃,並在河北淶水一帶站住了腳跟,建國都為亳,又稱北殷氏,並與西周形成了長期對峙。

山東壽張出土的大保簋記載了召公奭奉成王命討伐錄子聖的叛亂,錄子聖也就是武庚祿父。這也說明在周公東征攻克殷都後,武庚的王朝並未覆滅,此後召公繼續與亳(北殷)開展了長期的征伐戰爭。

考古發現的呂行壺銘文同樣記載了周康王時期,伯懋父與燕國、肅慎組成聯軍攻伐亳,最終,亳亡于燕國之手。此後,《左傳》留下了「肅慎、燕、毫,吾北土也」的記錄。

可見,在紂王死後,以王子武庚為首的殷人仍然與西周進行了長期的鬥爭,並一度建立了強大的北殷王朝,直到周康王時期,這個政權才被燕國為首的西周諸侯軍所滅亡。

然而出于正統觀的考量,西周將這個復辟的王朝視作了地方叛亂,文獻中對武庚王朝的征伐,變成了伐殷、伐奄、毫、薄姑等隻言片語記載。

牧野戰敗,主因在與周武王發動戰爭的突然性和紂王主力的東調,或許我們可以作這樣一個設想,如果紂王在牧野戰敗後沒有匆匆自盡,而是有機會逃亡,他對于殷人的號召力顯然是要強過武庚的,那麼憑藉奄、徐甚至北方的孤竹國的支持,歷史或許會是另外一番走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