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王爺待遇怎樣,平時怎麼打發時間?他們的生活其實很受限制

清朝王爺很有錢,比如親王一年俸祿一萬兩銀,可卻時常不夠花,有時還得向別人借錢,因為他們生活太燒錢!

清朝王爺要麼有權沒錢,要麼有錢沒權力

滿族入關之後創立了清朝,將皇族爵位分成12個等級 ,依次為和碩親王、多羅郡王、多羅貝勒、固山貝子、奉恩鎮國公、奉恩輔國公、不入八分鎮國公、不入八分輔國公、鎮國將軍、輔國將軍、奉國將軍和奉恩將軍。

同時,對八位戰功赫赫,功勳最大的王爺進行封賞,俗稱「鐵帽子王」, 他們的爵位可以代代相傳,子孫爵位同級繼承,這叫「世襲罔替」,以此表明鐵帽子王對國家建立作出的極大貢獻。

其他王爺的子孫在繼承爵位時需要降級繼承,但降到奉恩將軍就不再降了, 可以同級繼承,這叫「降等承襲」,以此保證皇族血脈基本生活待遇。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守邊將領戰功赫赫,可以根據軍功大小進行授封,進入到十二等級序列。

不過,經歷了順治、康熙、順治數朝,「八大鐵帽子王」已名存實亡。乾隆41年,因為王爵制度比較混亂, 因此乾隆將王爵定為「軍功」和「恩封」兩種方式。凡獲得戰功所得的王爵,一律按照世襲罔替方式進行,凡子孫繼承得到的爵位,一律按照降等承襲方式進行,由此讓王爵等級更加清晰明確。

只要奉恩將軍以上都可被稱為王爺。

不過,順治入關後意識到明朝建國後分封土地導致的政權變動,建國之初便規定:

留在京城的王爺,除了皇帝的手諭,不得擅自離京,方便接受監督。 沒有皇帝的命令,任何王爺都不得擔任重要職務,就算擔任了重要職務,也不會給予很多的實權。 王爺的親兵人數不得超過36人,一旦超過,便按照死罪論處。 那些在外鎮守的王爺,不得輕易回城,否則也將處以重刑,由此杜絕王爺擁兵自重,篡奪王位的可能。

所以王爺要麼有權沒有金錢沒有自由(權力限定在京城之外),要麼有錢有自由沒錢(自由限定在京城之內)。

作為王爺,去世不是小事,王公大臣必須要供奉重禮進行祭奠,禮品收完之後,弘晝立馬會從死亡中「活過來」,死而復生更是十分值得慶祝的事情,因此王公大臣又要送上一筆價值不菲的賀禮,光這一死一生便能大撈兩筆,而這種「活人葬禮」並不是一次就結束,而是隔三差五就來上這麼一出,王宮大臣們有苦難言,而弘晝則十分開心,樂此不疲。他父親雍正經常被氣得七竅生煙,可卻管不了,他哥哥乾隆更是懶得管,因此弘晝就這樣一直囂張下去。

其實,弘晝並不傻,他特別懂得明哲保身,早年間他曾被哥哥弘時擺了一道,為八弟做了偽證,讓八弟接管了京城外兩營的兵權,差點造成八王篡權。

當時感覺不對勁的弘晝將此事告訴了十三叔,十三叔立即奪回了兵權,使得八王議政失敗。

雍正特意召見弘晝,問他「那天具體說了什麼?」

弘晝裝瘋賣傻,說「記不清楚了」。

雍正又說「你不願意說就算了,在所有孩子中你最像我了,當年九子奪嫡時我也是這樣,一心向佛、不問政事」。

即使雍正把話都說成這樣,弘晝還是什麼都不說,繼續裝瘋賣傻,明哲保身 。正是因為打著迷信、好玩兒、斂財的名義,弘晝才讓哥哥乾隆徹底放心,避免捲入皇位之爭,晚年醉心于寫字畫畫,不斷地鑽研學習、日漸精進,終成一代大家。這種影響愛好也影響到了自己的子孫,著名書畫家、教育家啟功便是他的後代。

晚年弘晝過得十分瀟灑,到60歲的時候病逝于北京,享盡了榮華富貴。

乾隆皇帝的十一子永瑆也是著名的乾隆四大家之一,他的字畫得到很多文人士子的追捧,甚至達到了「士大夫的片紙隻字重若珍寶」的程度,像他這樣在文化領域有一定成就的王爺比比皆是。

史書中有這樣的記載:自王公至閒散宗室,文人代出,紅蘭主人、博問亭將軍、塞曉亭侍郎等,皆見于王漁洋、沈確士諸著作。其後繼起者,紫幢居士文昭為饒余親王曾孫,著有《紫幢詩鈔》。宗室敦成為英親王五世孫,與弟敦敏齊名一時,詩宗晚唐,頗多逸趣,瞿仙將軍永忠為恂勤郡王嫡孫,詩體秀逸,書法遒勁,頗有晉人風味。

還有一位「王爺中的清流」名為載濤,他是光緒的親弟弟,從小就被父親送到了法國索米騎兵學校,專修騎兵作戰科目,回國之後潛心學習相馬、養馬。據說一匹馬從他身邊跑過,他便能辨別是歐洲馬還是亞洲馬,以及它的年齡和用途。載濤也是個文藝青年,京劇水準極高,同時又是運動健將,喜歡腳踏車、愛好騎行。更難得的是他還精通各種廚藝,時不時被慈禧叫到宮裡做菜。

後來,日本人邀請他和溥儀到長春成立偽滿洲國,他卻嚴詞拒絕,寧可擺攤當小販、撿破爛、賣破爛,也沒有同流合污,把房產都賣了過著簡樸的日子, 建國後還被毛主席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司令部馬政局顧問,職位步步高升,善始善終,可謂頗有遠見。

雍正皇帝的六子弘曕喜歡做生意,還是一名理財高手。在生活中他十分節儉,最大的愛好便是置辦產業,開設了很多煤窯,還販賣人參,開設衣局,為滿朝官員提供朝衣,為王府製造衣物,蟒袍,時不時還倒騰些古玩字畫,涉及面很廣, 這些產業讓他結識很多人脈,打聽很多消息,為自己穩固的地位打下良好基礎。

照相在清朝絕對是一個新鮮玩意兒,從外國傳入後京城曾有數家照相館,但因成本太高,一般人根本消費不起,王爺們便成為了照相館的常客,他們還有自己的專職照相師,比如 慈禧的小叔子、恭親王奕訢就是一個資深拍照狂熱者,每天樂此不疲,甚至還有上色照片。

不思進取的王爺們除了吃喝玩樂別無他事

除了這些王爺外,大部分王爺每天基本上就是吃喝玩樂。

滿族是騎射民族,馬上射箭、打獵是日常活動,也被乾隆定為國策,這些王爺從小就進行過相關訓練,玩起來得心應手,既能強身健體還能打發時間,何樂而不為。

有些王爺喜歡吃喝,吃得飯菜無比奢侈。比如他們吃小雞燉蘑菇用的就是冬蟲夏草、人參這樣的名貴食材當原料。

其他很多菜肴更是如此,比如蒸鵝掌、食駝峰等等,數不勝數,同時吃的飯菜要配上好的餐具,他們的餐具要麼是玉,要麼是水晶,絕對不會用竹筷子,那樣用起來在他們看來太「丟份兒」。

有些王爺只喝龍西湖龍井,為了喝上最新鮮的茶,常會在產茶之地包上茶山,等茶葉成熟之後,帶採茶師傅在王府裡現場製作,沖茶的水來自北京頤和園西邊玉泉山,此水專為皇室貴族提供,水質清澈,雜質最少,普通人想喝都喝不到,如此當然花銷不少,但對于王爺來說都不是事兒。

有些王爺熱衷于玩樂,經常出入風月場所,比如北京著名的八大胡同,便是戲子文人聚會的場所,裡面唱戲、演出、評書、相聲一應俱全,王爺們會約上三五好友,一同吟詩作賦,場面十分熱鬧,過後轉個房間聽聽戲,看看哪個角唱的好,長得漂亮,就把她包下來,尋歡作樂也是常態。

有些無聊的王爺還會飼養、馴化寵物「海東青」。海東青在滿語中是世界上飛得最高和最快的鳥,據說10萬隻神鷹才能訓練出一隻海東青,因此也是滿族最高精神的圖騰。有「萬鷹之神」,「最接近神的存在」,「神選中的子民」,「神的使者」等等稱號。

還有種說法「貝勒爺有三寶:扳指、核桃、籠中鳥」。王府中有一幫專門的僕人伺候主人,時刻琢磨各種新鮮的玩樂點子,一旦王爺感興趣便會立刻實行,反正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因此很多王爺玩著玩著錢就不夠了,借錢也就理所當然。

李鴻章當年曾經孝敬親王一個信封,裡面裝有4萬兩銀票,這是清朝的重要稅收收入,讓王爺幫著活動買官,由此可知王爺們花銷過大,為了斂財腐敗到了何種境地。

結語:

上至王公貴族,下至大小官員,基本上都處于貪汙腐敗、貪圖享樂的狀態,極少有有識之士去想想國家未來的發展道路,此時國家已經進入無法挽救的頹勢狀態,作為皇室中堅的清朝王爺縱情聲色犬馬,安于享樂,更不要提其他人了,因此清朝滅亡也是一種必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