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發現兩封信,內容顛覆歷史,學者:崇禎葬送了救國最後機會

明清戰爭是16~17世紀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戰爭之一, 對東亞乃至整個世界的局勢有著深遠影響。在這場戰爭中,明軍的表現著實糟糕,面對八旗軍,他們屢戰屢敗。

為了擊敗滿洲八旗軍,明朝士人可謂想盡了辦法。不過囿于明軍的腐敗以及政府糟糕的財政狀況,仍舊一敗再敗。于是,部分官員將目光投向了海外,把希望寄託于西洋人身上。

徐光啟,明朝官員,官拜文淵閣大學士、內閣次輔。此人不僅精通孔孟之道,同時還熱心于西學,他甚至為此加入了天主教。出于對西洋的好感以及了解,徐光啟突發奇想:咱們為何不能招募西洋雇傭兵為咱們作戰?于是,徐光啟于天啟元年( 1621)向皇帝上奏:

「西洋大銃可以制奴,乞招香山澳夷,以資戰守。」

當時,澳門已然被葡萄牙人佔據。徐光啟希望就近招募葡萄牙人,用西洋火炮為明朝作戰。當年五月,獨命峨等葡國銃師24 人,帶著26門紅夷火炮進京,傳習煉藥、裝放之法。然而明朝保守派人士不信任西洋人,竟以水土不服為理由,將他們全部遣返。

葡萄牙教習雖然走了,但是他們的火炮和訓練出的炮手卻在甯遠之戰中大發神威,讓號稱不敗的八旗軍吃了大虧。有了這樣的戰績,徐光啟自然有底氣繼續向皇帝上奏,要求繼續引進西洋火炮以及葡萄牙教習。

1628年,天啟皇帝向澳門葡萄牙人下達了一份詔書,原件已經不存,而葡文轉譯稿所列如下:

因澳門是大皇帝的領地,故在此情急之下應該效力,以謝皇恩。

對于皇帝詔命,澳門的葡萄牙人很識相地選擇了順從。崇禎二年二月,32個葡萄牙銃師在公沙·的西勞的帶領下,攜帶多門槍炮,去往北京。就在那年,皇太極從張家口殺入華北,兵臨北京城下,造成了極大破壞。皇太極回國後,還派重兵把守臨近北京的遵化、灤州等四城,準備來年再攻京城。

然而當葡萄牙銃師到達北京後,局勢改變了。32個葡萄牙跟隨明軍攻打四城,在淩厲的西洋大炮面前,滿洲八旗潰不成軍,四城相繼丟失。外來的和尚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戰鬥勝利後,葡萄牙人得到了崇禎的親自嘉獎,他們被安置于幾個大宅子中, 王公貴族屢來拜訪, 皇帝亦遣人慰問。徐光啟見洋人雇傭軍大發神威,于是他立即建議皇帝,應用西方武器和制度來武裝軍隊,組建15支精銳火器營,並由葡萄牙人扶植指揮。只要軍隊練成,滿洲人根本不足為慮。

在得到皇帝首肯後,徐光啟命門生孫元化帶著葡萄牙炮手訓練士兵,並防守于登萊地區,與後金控制的遼東隔海相望。其後,孫元化帶領著葡萄牙人在東江皮島,與後金展開了作戰。孫元化帶來的葡萄牙人果然都是亡命之徒,在戰鬥中他們身先士卒,竟大敗滿洲兵。 明朝官員張燾稟稱, 公沙等葡籍銃師曾于六月十七日駕船在朝鮮的宣川( 近鴨綠江口) 一帶, 以西洋炮對抗後金的部隊,計用神器十九次,約打死賊六七百官兵。

可以想象,若孫元化真將這支火器部隊練成,無論是滿洲的皇太極,亦或是流賊李自成、張獻忠,都不在話下。然而可惜的是,在1632年,孫元化的部將孔有德等人突然率領軍隊嘩變,史稱「吳橋兵變」。

在這場兵變中,公沙等12名葡萄牙炮手皆被叛軍殺害,另外15人皆身負重傷。可以說,批銃師隊伍自澳門出發之日算起,則他們共計在華三年又三月有餘。這期間, 他們入涿保涿、京城演炮練兵、投入東江戰事, 可謂盡職盡責。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身為華人的孔有德等人卻叛變,將這些訓練過自己、忠心于大明的洋人盡數殺害。

為了躲避朝廷的鎮壓,孔有德等人乘坐百餘艘船,帶著10萬餉銀、數千士兵以及300門先進火炮投靠了皇太極,堂而皇之地做了漢奸。就這樣,徐光啟苦心經營的以西洋大炮為核心之軍事改革受到重創, 而其成果反為後金獲得。其後,孔有德的火器部隊成為後金軍的攻堅利器,而後金的火器實力,也就此超越了明朝。

然而徐光啟並不甘心失敗,他于1632年說服了崇禎,準備在澳門招募200名葡萄牙雇傭軍,直接與後金作戰。對于徐光啟的這個方案,中國的史料有些語焉不詳。但在葡萄牙里斯本阿儒達圖書館( Biblio teca da A juda) 所藏耶穌會士在亞洲6( J esuŠtas na ‚s ia) 系列檔案中,發現了兩封徐光啟的葡文轉譯來信,信中高度讚揚了澳門及其派來的葡兵在戰爭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 並表達了對促成此事的熱切期待:

「我們對天主充滿信心, 知道隨著他們的到來, 戰爭很快便會結束。 此事成功後將會給澳門以及天主教在華傳播帶來積極影響。」

最終,澳門方面同意了明朝的請求,320個葡萄牙銳卒帶著武器一路北上,到達了南昌。但就在這時,崇禎皇帝卻反悔了。原來,明朝的保守派一直反對葡萄牙人來華,其中反應最激烈的是時任禮科給事中的盧兆龍,此人頗受崇禎寵愛。盧兆龍說:

「 堂堂天朝,精通火器、能習先臣戚繼光之傳者, 亦自有人,何事外招遠夷,貽憂內地,使之窺我虗實, 熟我情形,更笑我天朝之無人也?」

在盧氏看來,讓「居心叵測」的葡萄牙人入京,弊大于利,不僅讓他們窺探到了中國的山川局勢,同時還丟了天朝的面子。崇禎耳根子軟,最終聽信了保守派的讒言,竟遣散了這支精銳的火器部隊。

葡萄牙炮手們雖然是外國人,卻恪盡職守,練兵教炮、衝鋒陷陣在所不惜,乃至最後有近半數戰倒疆場,,李之藻評價雲: 「若輩以進死為榮, 退生為辱。」與之相對,身為華人的明朝士兵不僅怯于與敵軍作戰,甚至成批地投降于敵人,恬不知恥地當了漢奸。

然而即便如此,明朝的保守派仍對他們百般不信任。若320個葡萄牙銳卒到達遼東前線,憑藉他們對于火器的操控,徹底擊敗滿洲也未嘗不可能。復旦大學楊方教授更是說:「這或許是明朝避免滅亡的最後機會」。 然而諷刺的是,崇禎卻在保守派的影響下丟掉了這個救生圈,大明的滅亡也就無法避免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