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頭蛇尾的第一次車臣戰爭,優勢明顯的俄軍,實際表現卻極為糟糕

1994年12月11日,面對日趨嚴峻的車臣局勢,時任俄羅斯總統鮑里斯·葉利欽果斷決定武裝干預,第一次車臣戰爭正式拉開帷幕。近兩年的光景,俄軍雖然打擊了車臣非法武裝,粉碎了車臣的獨立「夢想」,但自身也暴露出了極大的缺點和問題,將一場原本可以完勝的戰斗活活打成了拉鋸戰和持久戰,其中的一些問題對于我們來說,至今都有很強的教育意義。

一、低劣的訓練和待遇

根據數據顯示,第一次車臣戰爭期間,俄軍共有5551人陣亡,5.13萬名士兵負傷,被俘或失蹤509人,損失或被損壞坦克、裝甲車500多輛,被擊落作戰飛機5架,直升機8架,直接經濟損失50億美元。相比于對面懸殊的軍事對比,這場戰爭可以說是相當失敗的案例。

其中在戰術素養上,許多俄軍士兵和軍官的表現十分糟糕,在部署、行動、指揮等方面漏洞百出,不僅讓己方部隊傷亡慘重,而且還一度令戰場態勢倒向車臣非法武裝一方。蘇聯解體后,由于訓練軍費緊缺和培訓不到位,新組建的俄軍在軍事素養上有很大的缺陷,這種情況在俄陸海空三軍都有很明顯的展現。

執行主要任務的陸軍,在戰爭爆發前因為資金短缺、訓練能力不足等原因,連一次師級別的實兵戰術演練都沒有展開,一些所謂的集團軍只能維持連以下規模的演練。在 戰爭爆發的1994年,俄羅斯陸軍的冬季訓練連70%都沒有達到,不少部隊的炮兵、導彈部隊連實彈都沒打過幾發,日常訓練強度嚴重不足;第一次車臣戰爭期間,裝甲部隊的許多坦克車組成員甚至都不熟悉,就更別說協作演練了。

這種戰術素養的荒廢和不健全體現在戰場之上,就是「白白送人頭」的舉動:作戰時互不協調,多次「自擺烏龍「,己方部隊誤擊、誤傷的事件層出不窮。曾經的蘇聯元帥亞佐夫對于俄軍的表現無不憤怒地說道: 「在衛國戰爭時代,進攻之前總要在后方進行營級規模的演習,可我們的部隊什麼都沒有做,士兵們來到前線就跟進了屠宰場一樣,被車臣人輕松屠戮。」

負責支援的空軍同樣也是狼狽不堪: 資金不夠,飛行員只能在地面飛行模擬器里進行訓練,當時的俄軍飛行員的飛行小時最多不超過25小時,而同一時期的美軍卻可以達到300小時;燃油不足,部分空軍基地里的飛機只能趴窩,飛機的維修工作也是時斷時續,想要升級和研發新飛機自然是天方夜譚。

之所以俄軍如此之「喪」,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解體后經濟不佳,造成待遇急劇下降所致。沒錢養家,自然而然就會影響訓練士氣與水平。 在著名的「休克療法」刺激下,俄羅斯90年代初的經濟發生了嚴重滑坡,在極端困難的情況下,俄羅斯軍費僅能維持國防最低需求的2/3。連保養裝備都不夠,更不用說給士兵和軍官發工資了。

根據俄軍90年代中期的一項調查表明,有80%軍官家庭的生活困難,32%的軍官家庭入不敷出,許多人的住房問題都沒有改善。因為待遇差,加上精神壓力大,使得俄軍士兵和軍官的暴力犯罪時有發生,許多軍人的家屬都向上面反映,如果不改善自己的丈夫、孩子的待遇條件,他們有權拒絕他們參加軍事活動;部分情緒激動的士兵還以罷訓、罷工等方式,要求政府接受他們的訴求。

待遇差、沒有前途,這樣的惡性循環使得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年輕人開始拒絕服兵役,這使得90年代俄軍軍校招生數量急劇減少;像車臣這樣的沖突熱點區域,每年的兵源缺口極大,迫不得已,俄軍只能從別的軍區抽調部隊來支援高加索地區。 因為對當地環境的不熟悉,加上沒有進行協同訓練,這些新補充的部隊也對俄軍在北高加索的戰斗力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影響。

除此之外,俄軍嚴重的貪腐問題也是極大影響了當地軍隊的戰斗力和士氣,軍官以權謀私倒賣武器來賺取錢財,士兵們為了喝酒不惜將自己軍隊的武器彈藥賣給車臣非法武裝,厭戰怯戰的士兵毀壞部隊的裝備和武器......種種亂象令人吃驚不已。軍隊被利益主義、拜金主義所腐蝕,使得傳統的愛國主義、犧牲精神和榮譽感都被拋在腦后,這樣的部隊當然會戰斗力低下。

二、糟糕的后勤與情報來源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后勤是否穩定和有力,對于一支部隊的戰力有很大的影響。好的后勤能讓軍隊有充分的作戰精力和足夠的士氣,反之則會令部隊畏首畏尾、指揮混亂。而在第一次車臣戰爭中,俄軍糟糕的后勤就差一點讓他們前功盡棄。

開戰前,俄軍及其他強力部門的后勤都有自己獨立的組織,但過于密集和重疊的組織架構,造成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浪費,也極大影響了后勤供應的效率。雖然俄軍為此進行了整合與整改,但實戰中的俄軍依然沒有很好地擺脫后勤能力不足的問題,參戰部隊之間因為后勤鬧得不可開交。

另外俄軍常年拖欠地方企業的后勤款項,使得士兵經常遇到伙食供給不足、油料補給中斷,甚至軍用裝備數量不足的問題。 格羅茲尼戰役期間,因為北高加索軍區拖欠大額油料供應款,所以前線的俄軍坦克部隊油料嚴重不足,無法及時向格羅茲尼推進,在俄軍中影響極壞。而車臣非法武裝也借著這一機會,多次伏擊俄軍的補給車隊,使得俄軍的補給戰線不得不拉長,更加劇了這一問題。

俄軍在本次作戰中的情報問題,也讓不少人詬病不已。原本俄軍并不缺乏情報戰的資源,但因為指揮不當且管理混亂,使得情報收集工作受到了嚴重制約。 對于車臣人,俄軍盲目樂觀認為后者會「簞食壺漿來歡迎王師」,可實際上迎接他們的,只有無情的子彈和仇恨;而在估計對方兵力時,俄軍也認為只是烏合之眾。可實際上,不少武裝分子都是前蘇軍和強力部門出身,戰斗力很強而且戰斗經驗極為豐富,這讓大意的俄軍吃了大虧。

前線偵查階段,俄軍沒有對重要城鎮進行細致的偵查,使得裝甲部隊和步兵經常陷入敵人的陷阱之中;戰后的游擊戰、襲城戰階段,俄軍也沒有立足于車臣民眾中開展情報工作,因此經常遭到伏擊和突襲的情況,損失了不少武器彈藥,造成了許多無辜的傷亡。

更有甚者,車臣非法武裝得知俄軍情報工作過于疏忽后,經常會派人假扮俄軍來引誘后者上鉤。 對于一些使用明碼通話的俄軍,武裝分子干脆冒充上級給俄軍下達錯誤指令,或者呼叫俄軍戰機向自己部隊開火。這使得后期俄軍在作戰通訊時都必須報出和對方事先約定的密碼,以確認對方是自己人。種種問題的疊加,使得俄軍在第一次車臣戰爭中的表現難以服眾。

三、漏洞百出的招數

除了上文提到的一些原因外,俄軍在車臣的作戰理念較為落后,使得軍隊在實際作戰中困難重重。經濟凋敝使得不少有經驗的老兵被迫退伍,新兵應對緊急情況的應變能力不足;在高級指揮機關中,人才流失也十分嚴重,許多年輕參謀對新時代的軍事行動缺乏細致的了解,戰役指導脫離實際。,使得前線指揮官想當然地認為車臣人不堪一擊。

所以在實戰中,我們就看到了俄軍「丟了西瓜撿芝麻」的作戰行為:用大規模集團兵力與車臣武裝分子小隊對抗,用一堆炮兵去打敵方的狙擊手,讓特種兵當步兵沖鋒在前.....種種荒唐舉動不僅沒有取得戰斗勝利,而且還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

此外參戰部隊在實際作戰中,經常各自為戰,配合不力,未能形成整體合力。加上葉利欽、別列德等政客胡亂指揮,造成部隊的思想混亂,使得原本就作戰士氣不高的俄軍士兵與軍官,又出現了不少厭戰的情緒;還有俄軍在作戰時不考慮當地百姓的感受,采用無差別轟炸的方式造成大量百姓傷亡,使得本就劍拔弩張的民族關系進一步緊張起來,加之車臣民族本身的「血親復仇」、「睚眥必報」的性格特點,這讓士兵在后續作戰中承擔了更多的風險。

諸多混亂不堪的局面聚集在一起,使得俄軍在車臣的戰斗舉步維艱,雖然取得了戰略上的勝利,粉碎了車臣脫離俄羅斯的極端行為,但依然沒能更好地解決俄羅斯與車臣的緊張問題。直到第二次車臣戰爭后,俄方高層才充分意識到車臣問題的重要性,通過一系列方式最終讓車臣重新恢復到了安靜祥和的社會氛圍中。

結語

回顧第一次車臣戰爭的俄軍不足之處,至今都有很強的實際意義,對于一支部隊來說,只有完善的后勤保障、堅定的作戰信念,以及穩定的軍心才能讓其馳騁天下,百戰百勝;反之部隊將會陷入到艱苦與困難之中,很難從中脫身,即使最后能夠勝利,也只是建立在慘烈的條件之上,很難令人信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