紂王只在牧野敗了一仗,為何就匆匆自盡了?殷墟考古發現真相

1976年3月,陝西臨潼出土了一件西周早期的青銅器—利簋,由于利簋上鐫刻了武王伐紂的第一手資訊,因而也被稱為武王征商簋。

根據利簋上的銘文顯示,周武王在甲子日早晨與紂王大軍交戰,不到一天時間就滅亡了商朝,印證了《尚書·牧誓》中所載的「時甲子日昧爽,王至于商郊牧野」。

顯然,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牧野之戰僅僅進行了不到一天就結束了,統治華夏500餘年的殷商王朝在頃刻間轟然倒下。讓人不解的是,牧野(今河南衛輝)只不過是朝歌(今河南鶴壁一帶)以南的一片開闊地,而朝歌也只是商朝都城—殷的一個陪都或者衛星城。

商朝歷史上遷都頻繁,直到商王盤庚在位時,才將都城確定在了殷,也就是現在的安陽殷墟,紂王繼位後,又在殷以南修建了一處政治和軍事重鎮—朝歌。

換言之,牧野之戰只是商周兩軍在距離殷墟直線距離200裡外的一場戰役,也是紂王抵擋周軍北上所設的第一道防線,那麼為什麼紂王只在牧野輸了一場,就匆匆自盡身亡了呢?

合理的解釋是商朝的主力在牧野被悉數殲滅,紂王已無繼續抵抗的資本。但如果我們翻閱史書記載,就會發現這個解釋存在諸多漏洞。

首先,古代滅國(滅族)大戰只打一場的情況十分罕見。

黃帝戰蚩尤九戰而不勝,最後才在涿鹿擊殺了蚩尤;商湯滅夏,十一征而無敵于天下;劉邦滅秦,也是先後攻破析、酈、武關,又在藍田擊敗秦朝最後一支主力後才兵臨鹹陽。至于後世王朝覆滅時遷都再戰的案例則比比皆是。

其次,商軍的實力遠在周軍之上。

商朝以武立國,王畿設「王族」軍(警衛部隊)以及「多子族」、「三族」、「五族」等王室嫡系部隊,外出征戰時還可隨時徵調諸侯、方國軍隊。據甲骨文記載,早在武丁時期,商朝對外用兵的兵力一次就能達到1.3萬人。

而西周鼎盛時期設「殷八師」和「西六師」,每師兵力2500人,合計3.5萬人,注意,這是西周據有天下後的鼎盛時的兵力,武王伐紂時,周還只是西部一個邦國,彼時的周人自稱是小邦周,稱宗主為大邑商,其兵力遠遠遜色于殷商,而且是勞師遠征。

事實上,文獻中均提到紂王的兵力也遠多于周武王。如《史記》說「紂發兵七十萬以距武王」,《詩經》提到「殷商之旅,其會如林」,《逸周書》也說周武王「斬首馘耳者17萬多人」。

無論是七十萬還是十七萬,均是後世誇大之詞,如此大兵團軍事作戰,要到戰國時期才會出現。但文獻所反映的基本事實卻是一致的,即:紂王的兵力是遠多于周武王的(《呂氏春秋》說武王虎賁三千,《史記》說周武王還有甲士四萬五千人)。

第三,牧野之戰殷商主力並未徹底覆滅。

牧野之戰失利的主要原因,無外乎殷商主力遠在東夷、前線商軍臨陣倒戈等幾個原因,這裡我們暫且先不論。周人在牧野之戰獲勝後曾有過如下文字記載:「武王遂征四方……俘人三億萬有二百三十」,《逸周書》這段原本用來誇大周軍戰績的記載,卻折射出直到都城失陷後,商軍依然在抵抗的事實。

解放戰爭時期王耀武曾有句名言:「就算是五萬頭豬,抓三天也抓不完」。周武王僅在不到一天時間內就徹底殲滅殷商主力,顯然不符合當時的客觀條件。

事實上,就在周武王死後,殷商故地還爆發了大規模的反周叛亂,周公足足花了三年時間才徹底平定,這既說明瞭殷商依然具備較強的實力,同時也表明,殷商遺民對商朝依舊懷有感情,而非像後世儒家所描繪的那樣歡迎周人對自己的拯救。

那麼接下來我們再回到上文中的疑問:在殷商還掌控有大片疆域具備一定實力的情況下,為什麼僅僅在牧野輸了一場紂王就放棄了繼續抵抗,反而匆匆回到鹿台自焚而死了呢?

《呂氏春秋》透露了第一點原因。

「武王至鮪水,殷使膠鬲候周師……武王曰:‘吾已令膠鬲以甲子之期報其主矣’」。武王伐紂時,膠鬲曾在鮪水迎候,周武王則將交戰的日期「甲子」如實告知,要求「報其主」,這裡的「主」顯然不是紂王,而是指派膠鬲前來的幕後主使,此時的膠鬲已經充當了西周的內應。

《國語》曾言:「膠鬲比而亡殷」。三國著名史學家韋昭也一語中的:「膠鬲佐武王以亡殷也」。

早在武王繼位之初,忠于殷商的伯夷、叔齊就在西周意外撞見了膠鬲在與周人盟誓,周武王許諾膠鬲「加富三等,就官一列」,而紂王的庶兄微子啟(即後來的宋國國君)則「世為長侯,守殷常祀」。

此外,在抵達牧野之後,周武王十分自信地告知周軍:「不得暴殺紂師之奔走者,當以為周之役也」。長途行軍未作休整的周武王,似乎提前就能預知商軍會有「奔走者」。

顯然,牧野之戰商軍的突然潰敗,絕非所謂的奴隸、囚徒臨陣倒戈,而是殷商貴族與周軍的裡應外合,這也解釋了為何周軍在遭遇雨雪,士族大量病倒的情況下,周武王不顧軍師反對執意要在甲子日抵達牧野的原因,因為這是他與殷商內部反紂勢力的約定時期,而這個內應不是別人,正是後來封賞高于膠鬲的微子啟。

考古發現披露了第二點關鍵資訊。

上文已述,周武王伐紂大軍在渡河後,由南向北迫近殷商都城,紂王牧野失利後,至少還有朝歌、殷兩處防線可守。但據殷墟近90年來的考古發現顯示,這處殷商時期的重要都邑,居然沒有外城牆。

社科院駐安陽考古工作站的楊錫璋教授曾下過定論:「我覺得安陽發現不了城。殷墟的佈局基本上是清楚的,始終未見到城的蹤跡」。

都城沒有軍事防禦設施,讓紂王很難憑城據守,此時他的選擇只剩下兩個:一是退守朝歌(朝歌考古發現有城垣),二是在殷郊再來一次牧野之戰。

但殷商內部的反叛貴族,徹底斷送了紂王繼續抵抗的可能性。銀雀山漢墓出土的先秦本《六韜》殘卷記載了這樣一個細節:「先涉,以造于殷。甲子之日,至牧之野。舉師而討之。紂城備設而不守。」

原本計畫在牧野阻擊周軍的紂王猛然發現,商軍內部出現周人的內應,內應不僅帶著周軍倒戈相向,而且打開了其身後朝歌城的軍事防禦體系,導致城邑「設而不守」,處于包圍之中的紂王只得匆匆趕往附近的鹿台,以自焚這種壯烈的方式與自己的王朝一同覆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