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清廉的正四品道員有多少家產?乾隆朝一個抄家案列出了清單

乾隆四十五年,雲南迤南道道員莊肇奎正在元江出差,親臨一線辦理賑災事宜。這時突然來了一群大內侍衛,宣讀完上諭,便將莊肇奎帶回了普洱府(迤南道駐地),並奉旨抄了他的家。

富有戲劇性的是,莊肇奎的父親曾與乾隆二十一年也是在道員任上,因虧空被抄家治罪的。時隔24年,莊肇奎升至同一官階時又獲罪,莊家再度上演被抄一幕。

莊肇奎犯了什麼罪?

莊肇奎,原籍浙江嘉興府秀水縣人,他出生在一個傳統的讀書入仕家庭。他的父親曾任甘肅平慶道,生有四子皆有功名。莊肇奎天資聰穎,于乾隆十八年考中舉人,不過他的運氣不佳,幾次會試名落孫山。

乾隆時期,舉人入仕已經十分困難,唯一的途徑就是朝廷六年一次的舉人大挑。所幸,莊肇奎一表人才,在大挑中脫穎而出,被授予教諭一職。此後歷任知縣、同知、知府、道員。

根據相關文獻中記載,莊肇奎為官清廉,所任之地皆受到百姓的愛戴,算是一個少有的清官、好官。至于莊肇奎犯了什麼罪,史料中卻沒有多少記載,只有在《嘉興府志》中,有一個模糊的描述:「以制府案牽坐得罪,發伊犁數年……尋升按察使,再升布政使,卒于官。」

根據「以制府案牽連得罪」這一線索,禦史進一步考證,發現乾隆四十五年,剛好發生了一個大案,即雲貴總督李侍堯貪污案。莊肇奎在雲南任職,是李侍堯的屬下,他之所以受到牽連,大致與李侍堯脫不了干係。

事實果然如此,通過進一步的了解,李侍堯被革職後,曾供認收過莊肇奎2000兩的賄賂。乾隆帝對李侍堯一案十分重視,便下旨將莊肇奎革職並查抄家產。

莊肇奎也算是個倒楣蛋,他從知府升為迤南道還不到一年時間,椅子還沒有坐熱,便被捲入了李侍堯一案,斷送了大好前程。而這一年,他已經是49歲了。

莊肇奎有多少家產?

莊肇奎作為一個地方中級官員,又處在乾隆盛世階段,他的家產比較有代表性,可以讓我們了解清代地方官的收入的一些情況。

莊肇奎的家產,當時共造具有兩份清單,浙江原籍與雲南任所各一份。兩份清單加起來共列了533項目,包括現銀、古玩字畫、房產、田產等,合計為12359.14兩。

堂堂正四品的道員,僅有一萬多兩的家產,不僅讓乾隆大跌眼鏡,就是普通人也認為這個數字實在是過于離譜了。因為清代素有「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的說法,莊肇奎當了二十多年的官,就是不多吃多占,僅僅是靠陋規一項,少說也得有十余萬兩的積蓄。

這麼看來,莊肇奎算是個窮官了,不過這也證明他是一個清廉的官員。在官府查抄家產時,他的鄰居們也十分驚訝,曾有這麼一段供述:

「莊肇奎並無房產,至四十一年才置買住房,又買地三百餘畝,這是我們知道的。他家內只有他兩個侄兒看守房屋,平素過日子也是拮据,除這房間田地並沒有聽說別有生意產業,也沒有預先聞風隱匿之事。如有別項情弊,我們豈肯替他隱瞞呢?」

莊肇奎自父親被抄家後,經過二十餘年的辛苦經營方才恢復,不料境況剛有好轉卻再度被抄。從《嘉興府志》記載上來看,莊肇奎潔己奉公,勤政為民,因李侍堯一案受到牽連,其中不無冤枉。

或許讀者認為,莊肇奎賄賂李侍堯已經觸犯了大清律,談不上冤枉。莊肇奎曾向李侍堯賄賂2000兩銀子確實不假,但這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行賄,他也沒有通過此舉為自己謀私利。

我們知道,清代官場有諸多的潛規則,下屬向上司孝敬被認為是天經地義的,此為陋規,是被朝廷允許的。乾隆四十四年,莊肇奎升任道員,按例就應該給雲貴總督李侍堯孝敬,這是官場慣例無可指責。

只不過,陋規屬于灰色收入,朝廷可以默認也可以追究。莊肇奎運氣差就差在剛好撞在了槍口上,李侍堯案發後,乾隆有意整頓雲南官場風氣,莊肇奎雖是一個好官,卻還是沒能逃過這一劫難。

吊詭的是,李侍堯作為主犯,經過三法司會審後被定罪斬監候。可是乾隆高開低走,一心要庇護李侍堯。時隔一年後,李侍堯再度復出,重新委以封疆重任。而不明不白背上賄賂之名、仕途剛見起色的「從犯」莊肇奎則被發配伊犁。

十年後,即乾隆五十四年,莊肇奎因功被赦,出任廣東惠州府知府,七年後卒于廣東布政使任上,時年67歲。雖然莊肇奎晚年略得升遷,但卻在邊遠之地苦熬了十年,到老也沒有回到家鄉故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