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2月冰崩:喜馬拉雅冰川正以異常速度融化,災難恐再次發生

2021年2月7日,印度查莫利北部裡希恒河發生大規模的泥石流,時速90千米的泥石流沿著河谷傾斜而下,直接衝擊了查莫利地區的Tapovan Vishnugad 和 Sridhar 水電站,並且泥石流還越過水電站大壩,繼續向下游狂奔。

將沿岸的房屋、寺廟、橋樑全部沖毀,死亡人數204人,其中190多人是正在施工的水電站工人,Tapovan Vishnugad 和 Sridhar 水電站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23億美元。

究竟是冰湖崩潰?還是冰川坍塌?

災難發生後,印度科學家開始認為是Ronti Peak(朗提峰)附近山脈的一個冰湖的冰壩崩潰,這些冰湖的庫容可能高達數億立方米,從而導致了這場難以想象的災難。

但印度科學家分析了此處的衛星地圖以及該地的地震資料,發現與之前的冰湖冰壩崩潰完全不一樣,在追溯泥石流的源頭,發現在朗提峰(Ronti Peak)附近的一塊厚達20米,寬度約為550米的三角形冰川崩裂了,連帶這下方大約180米厚度的岩石與泥土,墜下了超過1600米的高度,直達谷底。

這塊冰崩的體積大約超過3500萬立方米,屬于冰與石塊以及泥土的混合物,其攜帶的強大能量在Ronti Gad河谷中狂奔,摧毀它所遭遇的一切。

參與這項研究的印度科學家也是納悶,這2月份還是大冬天,一般的冰崩與泥石流很少會發生在這樣的季節,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次冰崩?

喜馬拉雅冰川正以異常速度融化,災難恐再次發生

從1個月前的衛星圖像上看到了這次冰崩發生前的景象,在6029米高的朗提峰(Ronti Peak)附近的冰川上發現了一條長長的黑色裂紋,但卻沒有任何人注意。卡爾加里大學地貌學家丹·舒加爾 (Dan Shugar)也試圖從地質、氣象以及全球變暖後冰川融水滲透和融化永久凍土層後產生的極端後果。

科學家警告:喜馬拉雅冰川正在以「異常的速度」融化

一項發表在《科學進展》上的研究也許能解開這個謎團,鄧迪大學地理和環境科學高級講師西蒙庫克博士重建了喜馬拉雅山脈地區小冰期與現代冰川的對比圖,結果發現冰川融化速度大大超過了預測值,甚至比全球全球平均值要高很多。

青藏高原地區的冰川是除開兩極與格陵蘭地區外冰川面積最大的區域,一直被稱為世界的第三極,庫克博士的團隊重建了小冰河時代14,798 座喜馬拉雅冰川的大小和冰面。與現代喜馬拉雅山冰川的面積相比,研究團隊認為總面積約減少了40%,從2.8萬平方公里減少到了1.96萬平方公里。

損失的冰川重量高達586 立方千米,相當于今天歐洲中部阿爾卑斯山、高加索和斯堪的納維亞半島所含冰的總和,大約是一塊8.3千米的立方體冰塊,這個體積著實有點巨大。

而且庫克博士的團隊還發現,自從2000年以來,喜馬拉雅地區的冰川流失速度是小冰河時期的10倍,喜馬拉雅地區的人們「已經看到了幾個世紀以來前所未有的變化」。這表明喜馬拉雅地區的冰川正在加速融化,這個事件的發生,會有多個方面的影響!

其中的黑線是喜馬拉雅山麓南北分界線(非國境線)

1、青藏高原地區有著亞洲水塔的美稱,但喜馬拉雅冰川影響的是南亞和東南亞,比如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以及尼泊爾等國,這些國家暫時的春夏季洪水會增加,但未來將面臨冰川枯竭,無水可用的時代。

2、AGU上2019年6月的一篇論文顯示,青藏高原融化冰川釋放全氟烷基物質,對全亞洲發源于青藏高原水系的河流都有影響。

3、多年融化的雪水會影響永久凍土帶的強度,發生冰崩以及塌方的機率正在快速增加。

第一點庫克博士的團隊考慮到了,並且在論文中也有提及,第二點則是2019年的論文就有說明,主要還是中國科學家團隊作出的研究,涉及的是污染物經過降水迴圈,然後冰川釋放的過程。

採樣地點為納木錯流域

而最後一點則是庫克博士的論文中並沒有提及,2021年2月7日的冰崩正顯示了這點,Ronti Peak(朗提峰)附近的長期融雪水浸泡可能與此有關,而在喜馬拉雅山區域,存在這種可能性的陡峭冰川以及容易發生冰崩的地質結構比比皆是,隨著喜馬拉雅冰川融水速度的增加,這個危機可能迫在眉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