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得勝歸來后,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兵變的導火索

想必了解唐朝歷史的大家都知道玄武門之變這場政治之變,李世民帶兵從玄武門攻入皇宮,誅殺其兄李建成,逼迫其父李淵退位,從而成功登基為皇。作為大唐江山真正的奠基人,李世民手握重兵,一世榮華富貴都享不盡,在大唐政權建立之后為何他還要發動玄武門之變?

其實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兄弟陷害,父親默許,勝仗歸來,卻讓妃子去慰問,這所有一切的一切都為玄武門之變埋下了導火索。

唐朝建立

唐朝的建立,其主要推手就是李世民,隋朝時期,隋煬帝昏庸無道,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各路英雄豪杰揭竿而起,天下陷入混亂的紛爭局面。

公元617年,順應時局,時機尚且成熟,作為北周貴族的李淵在二兒子李世民苦口婆心的勸說下決定帶兵攻打隋朝,這一打就把天下打易了主。

戰場中,二兒子李世民立下無數功勞,可以說如果沒有他,這天下未必能姓李,所以在當時李淵對這個兒子也是相當倚重,還對他做出承諾,等自己登上皇位之時,就是宣布他成為太子之時。

可是等到李世民為他平定了天下之后,李淵卻沒有兌現承諾,他表示按照以往的王朝繼承制一直以來實行的都是嫡長子繼承制, 大兒子李建成尚在,無法立他為太子,所以就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太子之位給李建成,兵權給李世民。

原本以為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可沒想到李建成卻是小人之心,認為李淵這樣做明顯是偏心李世民, 自己空有太子的空殼子,而李世民手握兵權,到時候自己還不是只能任人宰割,這樣的安排意義何在?

李建成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便把李世民當成了假想敵,卑鄙無恥的設法迫害李世民,甚至還想對他趕盡殺絕。

經過李建成的不懈努力,加上李淵本身就對李世民本就有所忌憚,就默許了李建成的做法,何況天下已定, 若是現在還不盡快解決這一問題,以后還有誰能壓制得住他,所以李淵對李世民間的父子嫌隙也是越來越大。

李世民勝仗歸來

李世民知道父兄心里的顧忌,雖有不滿,但也不予理睬,收起鋒芒不和他們計較。所以在此后一段時間里,李世民除了要小心應對哥哥李建成不入流的小手段,還要穩固大唐江山。

包括在李淵外出避暑,有人趁機作亂,發起叛變時,還是李世民親自帶兵去鎮壓。 在當時這種情況下,可笑的是偌大的朝廷之上竟會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去鎮壓,沒辦法,李淵只能宣見李世民,讓他去消滅這股勢力。

李世民本不想出兵,因為他心里清楚,李淵之所以讓自己出兵,是因為朝中無人,否則的話,按照他們倆的心思,都恨不得架空自己又怎麼可能讓自己帶兵打仗。

而李淵就是拿準了李世民眼里揉不得沙子這一心理,大唐的江山是他辛辛苦苦打下來的,若是這股勢力不滅,日后定成大患,他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李世民接令后立即整軍出發,原本以為這場戰爭持續時間會很久,可沒想到很快就大獲全勝, 也是因禍得福,他在軍中威望更甚從前。

可這對于身在長安的李建成來說就不是件好事了,本來在當初打天下的時候就一直在后方,大唐的江山是人家李世民打下來的, 本來就是躺贏,依靠著立儲要立嫡才得到太子之位,在加上這段時間來也沒做出什麼成績,現在還有什麼能力與李世民抗衡。

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李建成想讓李世民死的心越來越強烈,兩人皇位爭奪賽也開始進入白熱化階段。

戰爭的勝利對于李淵來說當然是件好事,而兄弟倆之間的爭奪他選擇視而不見,誰做太子,自己都是皇帝,所以大手一揮,就把戰爭中獲得的珠寶全部賞給李世民。

李世民得到珠寶后沒有像其他人一樣中飽私囊,而是在軍中進行論功行賞,全部賞給下面的將士們,這一舉動更得人心。

后宮妃嬪前來慰問

后宮各位嬪妃知曉這次獲得的珠寶可是罕見,所以就去對著李淵哭哭啼啼的表示自己也想要,李淵也是見不得美人流淚,就讓她們打著慰問的旗號,去到洛陽找李世民領取珠寶。

妃子們得到準許后開心不已,一個個整裝待發,迫不及待的趕往洛陽去,生怕自己去完了那些珠寶都被李世民手底下那群不懂欣賞的武夫分完了。

對于這些鶯鶯燕燕的到來李世民十分頭疼,他對眾人表示珠寶財物已經登記清楚,上報皇上封入國庫不可亂動,就一一回絕了這些無理的要求。

李世民這一舉動可把后宮這幫女人惹怒了,皇上讓她們大老遠的跑過來領取珠寶,而他竟敢違抗皇命,如此看不起她們,山高路遠,大家走著瞧。

李建成從密探那里得知這一消息不由得大笑起來,好個李世民,惹誰不好,竟會惹了這幫姑奶奶,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就是一個軟耳朵,只要把這幫女人拉攏過來,那自己扳倒李世民不就指日可待。

于是,李建成投其所好,送了大量珠寶到后宮各位嬪妃手中,特別是李淵最寵幸的那位妃子,而這些妃子也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這個道理,所以就常常在李淵耳邊吹枕邊風,慢慢的,李淵對李世民是越看越不順眼。 甚至還聽慫恿,一點一點削弱李世民的兵權,而李建成也準備好伺機而動,給他致命一擊,可沒想到李世民早已知曉他的動作,來了一記絕殺,起兵造反。

就這樣,玄武門兵變事件正式拉響警報,李建成被誅殺,李淵則是被迫退位,李世民成功登上皇位。

結語

或許在別人看來,李世民起兵造反,除掉手足奪取政權,這實在殘忍,可是這一切也并非他的本意,他也是迫于無奈之下才出此下策的。

在李建成第一次對他搞小動作的時候就有人勸他奪權,可是念在親情上,他沒有去做,而是一味忍讓,可這次不同,如果不這樣做,那他勢必會性命不保,還有自己的部下也會遭此大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