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慈禧的襪子有多豪,造價不菲,需上千人縫製,只穿一次就扔掉

慈禧的襪子有多豪,造價不菲,需上千人縫製,只穿一次就扔掉
2021/11/23
2021/11/23

在清朝遺留下來的許多老照片中,我們甚至可以看到慈禧腳上的襪子都是當時的「最新款」。這樣一個緊跟時尚,追逐時髦的老太太,為何會成為大清亡國的罪魁禍首?

慈禧和我們現在都市中的大部分女性一樣,愛美,也有強迫症。

她的襪子只能是合腳舒適而且是精美的,集美觀,舒適和奢華為一體奢侈品。

那個年代,沒有尼龍材質,也沒有滌綸材質,如何讓這位老佛爺高興,可是難倒了許多手工匠人。

上千名繡工日日夜夜的工作,忙活的僅僅只是慈禧腳上穿的襪子。

在那個殺人于無聲的高牆深宮裡,他們只能選擇任勞任怨,埋頭苦幹。好在是,工匠們的這位「客戶」財大氣粗,做起「產品」來可以為了功效和美觀不計成本。

襪子上面,僅僅是為了遮住一條走線,就耗費許多功夫。于是他們選擇用精美的刺繡遮擋。怕只怕,刺繡遮擋的美並不是美,而是粗鄙和膚淺。

不過,更令人吃驚的是這些做工精細的襪子,慈禧卻只穿一次。

造價不菲,耗盡人力物力,平均一雙襪子的製作需耗時一周,卻仍然改變不了只穿一次就被丟棄的命運。

江山是什麼,或許如慈禧腳下的襪子一樣看起來華美又不經推敲。

在那百姓困苦,民不聊生的年代,僅僅是慈禧的襪子這一項開支,就抵得上大清一個縣一年的收入。

百姓們吃了上頓沒下頓,不得不勒緊褲腰帶,多少人淪落街頭行乞。這種奢侈,大有「何不食肉糜」之嫌。

街頭巷尾賣苦力的漢子,成了中國底層最有畫面感的苦力。鴉片煙火圈圈層層,哪怕是最有力氣的漢子也抵擋不了深入骨髓的痛。

上位者不知百姓的生活艱難,自己選擇奢侈,這本無可厚非,可是慈禧她真的不知道麼?

《南京條約》中,賠款2100萬銀元,《馬關條約》賠款兩億白銀,《辛醜合約》賠償九點八億白銀。

其實除了賠款,還有割地,還有開放通商口岸。

巨額賠款的後果,是把原本就生活艱難的百姓徹底推向了水深火熱。負責償還債務的是中國貧苦的老百姓,靠著一雙血跡斑斑手救國救民。

就不知這慈禧心裡是否覺得虧欠?

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國家保護不了百姓的安全,帝國主義也不會管殖民地人的生死。子彈滿天飛的時代,哪有民生和自由可言?

「江山代有才人出」,只是不知這才人會不會心痛,痛惜這大清的河山早已沾滿炮火洗禮後的血液。

遍地餓殍,無數浮屍,不知這老佛爺是否是會心痛,這大清的子民承受了多少外來的雪恥。歷史的染指缸裡,是一潭死水,倒影著數不盡的暗影。暗影裡的亡靈,控訴著兇手對生命的不敬!

百日維新胎死腹中,戊戌六君子的鮮血染紅的依舊只是那一片斷頭臺,沒有反省就沒有停止。可是,慈禧會反省麼?她大權在握,居高臨下,俯視著這群不怕犧牲的壯士,她嘲笑他們不知死活,他們亦嘲笑她不知死活。今日不知明日事,他們確實沒有見到東方雄獅崛起,她也確實沒有見到大清的江山繁盛。

光緒或許還內疚,恨自己無用,恨自己只是君臨天下的傀儡。

舉國上下,怕是不再有「我自橫刀向天笑」的鬥士。

總有一天,珍妃長眠于深井,慈禧在狼狽逃跑時,也嘗到了襪子被打濕了的滋味。

她的苦,在于被百姓唾駡,被後人譴責,被帝國主義列強牽著鼻子走。

可是代代君王,一國之主,哪一個不是殫精竭慮,哪一個不是憂國憂民?為百姓謀福祉,可從來都不是易事。

國泰才能民安,黃袍加身或許得到的是萬人之上的榮耀,或許是可以擁有舉國奢侈的享受,但繁華落盡之後,終歸是要拾起那份責任的。

清東陵的那片天空依舊湛藍,仿佛不再有歷史的塵埃。

而前赴後繼的盜墓者們,絲毫不顧及這位老佛爺生前的容儀和尊嚴,掠奪完陪葬的珠寶財產後,將她的屍身隨意丟在坑窪陰暗的地上。

不知老佛爺生前可有思考過自己的身後榮?

終有一天,人會一無所有,哪怕是曾經的尊嚴。

襪子?

今天,我們有各種數不盡的襪子,舒適,美觀,只是幾百年前的清宮裡,有的只是一針一線縫合的裹腳布罷了。一次一次揭開,散發卻是腐朽的氣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