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問方丈:朕要跪下拜佛嗎?住持一句話,保住全寺僧人的性命

一入皇宮深似海,最是無情帝王家,「喜怒無常」是每代帝王的通病,臣民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火焚身,在歷代皇帝中,朱元璋是出了名的暴脾氣。脾氣雖暴,但朱元璋卻是名副其實的信佛之人,作為信徒,朱元璋在拜佛期間曾出了一件令人後怕之事。

疑心較重的朱元璋信佛拜佛時不願下跪,為保全顏面,他將這個難題拋給寺廟方丈。方丈一句話化解緊張氛圍,不僅保住了全體寺廟僧人性命,也獲得了不少獎賞,方丈在當時說了什麼?

一、朱元璋在寺廟的「死裡逃生」

說到這件事,就要先了解他和佛教的淵源,朱元璋和佛教的緣分在他17歲時就有結下,正是這種緣分,讓他在寺廟中撿得一條性命。

元順帝至正四年,壕州百姓在「旱災、蝗災、疫情」的三重天災中苦不堪言,由于莊稼顆粒無收、百姓流離失所、非死即傷,壕州一帶屍骨遍野,朱元璋作為其中一員,飽受貧困、饑餓帶來的苦楚。

朱元璋的父母、哥哥先後倒在瘟疫中,他在鄰居的幫助下才將親人安葬,明史曾這樣記載朱元璋的淒慘狀況: 「至正四年,旱蝗,大饑疫。太祖時年十七,父母兄相繼歿,貧不克葬。」在埋葬了自己的親人後,少年的朱元璋滿心悲痛,舉目望去一片狼藉,為了在瘟疫肆虐的嚴峻形勢下存活下來,他去了皇覺寺。

朱元璋聽聞 「寺僧以歲饑罷僧飯食」,便在鄰居的幫助下前往皇覺寺做和尚,寺廟生活清貧單調,卻能勉強給朱元璋一口飯吃, 雖然只有短短50天的僧侶生活,但朱元璋卻度過了他人生中最為艱難的時光。

如果不是寺廟收留,或許他和村民一樣感染瘟疫露屍路邊,或許和家人一樣腹中無糧餓死田野,或許在戰亂年代被亂賊所殺……他感恩于寺廟給他一方容身之處,也感激當時皇覺寺方丈給他一個重生的機會。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正是這段經歷磨練了朱元璋堅韌不拔的心性,也奠定了他對佛教的感激之心。

二、朱元璋拜佛時的「該不該跪」

在登基為帝后,朱元璋大力發展民生、修建寺廟,每每看到佛像時都會虔誠上香,但他性格孤傲,對天下蒼生都有征服一切的帝王氣魄。

朱元璋和群臣一起下鄉體恤民情途中,經過一家寺廟,這家寺廟雖然簡陋卻香火不斷,寺廟住持聽聞朱元璋前來即刻帶領僧人前去迎接,朱元璋按照流程上香,然而朱元璋對下一步的環節卻極其糾結。

身為天子,他不願下跪佛像,但大臣、僧人、民眾在場,如果他不下跪則會彰顯他對佛像的不敬,之前的向佛行為會被誤會欺騙蒼生;如果下跪則會違反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朱元璋上完香後緩慢行走,猶豫之際,他突然看到了住持,便把難題丟給了住持:「住持,朕需要下跪拜佛嗎?」

朱元璋話音一落就引得了寺廟僧人的高度緊張,這個問題簡直是「送命題」,如果住持回答「跪」,那這是對皇帝的大不敬,整個寺廟怕是會以「藐視皇權」被整治。如果回答「不跪」,那住持就需要找出說服在座所有人的理由,讓朱元璋合理地「不跪」。

住持從朱元璋上香時就看出了朱元璋的憂慮之處,不緊不慢地回答到: 「皇帝為一國之君,當然不需下跪。」

朱元璋為了說服群臣,佯裝為難之意說到:「不下跪豈不是冒犯了佛祖嗎?」

住持繼續回答到: 「您乃天下蒼生心中活佛,現在佛不拜過去佛,不存在冒犯一說。」

住持說完之後,朱元璋大喜,住持不僅緩解了他的窘迫,也提高了他的身份,在眾人面前被德高望重的住持稱之為活佛實屬欣喜,朱元璋給寺廟獎勵後便率軍離去。

寺廟僧人在朱元璋走後均鬆口氣,他們擔心住持回答不到位而引發血案,朱元璋曾因大臣說錯字而將氣除掉的事件不在少數,這位方丈的高情商回答保住了眾人性命及寺廟名聲。

三、明太祖對僧人的不同態度

通過朱元璋對住持獎勵的行為似乎能夠看出他是一位明智的君主,對于為自己分憂解難之人,朱元璋的獎勵向來毫不吝嗇, 但對于「獻媚未遂」之人,朱元璋也從不手軟。

朱元璋是僧人出身,他對于某些僧人為非作歹、欺下瞞上的行為極其痛恨,因此處決過不少「拍馬不當」的和尚。相對于以上住持的高情商回答,下面這位和尚似乎就較為「運氣欠佳」。

朱元璋為了加強統治、為了增強社會信佛氛圍,他修繕寺廟、尊敬僧人,儼然一副好帝王的模樣,但朱元璋同時也是飽受欺淩的小和尚,不安敏感的「土皇帝」最不願意提及自己的歷史,他極其抗拒有人在他面前主動提起「僧人」事件。

洪武初年,朱元璋聽聞一個名叫釋來復的僧人資質較深,于是邀請其共同飲茶。釋來富覺得這是個表現自我的好機會,所以便為朱元璋作詩一首: 「金盤蘇合頒殊域,玉碗醍醐出尚方。」

釋來復本以為朱元璋聽完後將會高度認可,沒想到朱元璋拍案而起:「殊域」是其他地域,難道你的內心還想著元蒙統治,我大明王朝不配入你法眼麼?你是說我朱家將會有越來越歹的勢運嗎?

釋來復始料未及,聽著朱元璋的靈魂連問,驚慌失措的他還沒來得及解釋就被朱元璋下令除掉。釋來復成為了弄巧成拙、不會說話的典范。 「禿、光、僧、則、殊」字是朱元璋最為忌諱的字眼,釋來復這件事曾震動朝野,群臣在上朝時更加謹言慎行。

小結:

取其法度,兼以巧思。同為僧人,一個默默無聞的住持得到獎賞認可,一個聲名遠揚的高僧被判處死刑,這樣的相反結局在告訴後人:「做事一定要懂得察言觀色、有度說話,毫無原則地迎合抬舉終會自食惡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