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生怕死」元順帝:懂得審時度勢,靠逃跑為北元續命200餘年

「檀公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南齊書.王敬則傳》

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有時候死扛雖然會帶來一定的好名聲,然而卻可能將事情,完全陷入無可挽救的地步。所以適當避其鋒芒,另尋他法不失為一種好計策。

就如《南齊書.王敬則傳》而言,當形勢不容樂觀,敵強我弱時,上計就是暫時退卻,以圖後謀。

元朝末年,元順帝「貪生怕死」的逃亡,卻為氣數已盡的北元,爭取了200餘年的生存時間。他應該是最精通「逃跑」的皇帝了,無時無刻不在做著逃跑的準備,最後證明他的「逃跑」也極有意義。

畢竟「國不可一日無主」,皇帝還在時,朝代就還有存在的必要,朝臣就有了目標和方向。如果當時元順帝果斷與國都共存亡,那麼接下來的200多年時間裡,也就沒了他們北元的歷史。

混亂的皇位更迭

元順帝作為元朝最後一位全國統一政權的皇帝,他的登基之路頗具喜劇色彩。

他是忽必烈的五世孫,他出生那年正值元仁宗駕崩之年,皇位更替頻繁,皇權爭奪趨向白熱化,內亂不止。

原本高坐皇位的是元順帝的祖父元武宗, 但他去世時卻將皇位傳給了他的弟弟,登基後稱元仁宗。

同時兩代帝王立下約定,仁宗將來要將皇位傳給武宗之子,也就是元順帝的父親。

然而嘗過權利帶來的好處後,元仁宗又豈會甘心將皇位,傳回武宗之子,因此讓自己的兒子繼承了皇位,只將元順帝之父封為周王,命鎮守雲南。

後來,經歷了元英宗、泰定帝以及天順帝三位皇帝,皇位又落入武宗一脈元順帝的叔叔手中,稱元文宗

在這期間, 元文宗突然宣佈將皇位禪讓給元順帝的父親,即元明宗,但沒過多久明宗便死于非命,文宗再次登位。元順帝先後經歷了父親、嫡母被殺害,還被叔叔誣陷,並非元明宗的親生兒子,在這種情況下,他想要出頭難如登天。

但命運就是如此奇特,元文宗自然是想皇位在自己的子嗣中不斷傳承,然而事與願違。

元文宗的兒子,被立為太子一個月後就死了,信奉因果報應的文宗夫婦,于是決定將皇位還給元明宗一脈。文宗臨駕崩前,欲立明宗長子即元順帝即位,但遭權臣反對, 最後在朝臣安排下,元順帝的弟弟得登大寶,但很快也死于非命。

最後,元順帝13歲的時候,終于得以登基稱帝。

可以說,他的皇位直接由朝臣們送到眼前,在這十幾年的生活裡,他從來沒敢想過自己能有登基的機會。但就是這麼巧合,他的皇帝叔叔的立下的繼承人先後死亡,最後只剩下他一人,登基也順理成章。

內憂外患,朝廷一片混亂

元順帝登基時年紀還小,再加上元朝皇位更迭過于頻繁,朝政被大臣們把持,元順帝剛登基自然遭到了掣肘。

當時最大的權臣是宰相顏伯, 簡直達到了一手遮天,架空皇權的地步。然而他卻有一個與他意志相悖的侄子脫脫,他與元順帝裡應外合,最終將顏伯鬥倒。

那幾年,在脫脫的輔佐下,元順帝恢復科舉制度、減免關稅、整頓朝廷腐敗,元朝逐漸有了清明復興之象。

但好景不長,隨著黃河決堤,百姓揭竿起義,元順帝索性破罐子破摔,終日沉迷于尋歡作樂當中。 而且逐漸變得多疑的他聽信讒言,將一心一意輔佐他的良臣脫脫殺害,從此元朝一路走下坡路。

南方起義猖獗,北方朝廷腐敗混亂,元順帝不管不顧,整日聲色犬馬、吃喝玩樂。因為元順帝的不管事,朝廷內部權力爭奪非常嚴重,派別眾多。

樸不花、搠思監等人仗著元順帝的寵愛大肆攬權,將整個弄得朝廷烏煙瘴氣,引發眾朝臣不滿。

正十六年,丞相哈麻有意讓元順帝禪位于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被元順帝提前察覺活活打死。

正二十年,漠北陽翟王阿魯輝帖木兒起兵叛亂,差點直接殺進大都,然而「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第二年,被朝廷鎮壓。

同時,皇太子與皇后密謀讓元順帝退位,聯合宦官朴不花、丞相搠思監,將丞相賀惟一害死,但沒能實現目的。

至正二十四年,孛羅帖木兒兩次攻入大都,先是殺死樸不花與搠思監,後又逼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離開京城。豈料皇太子逃到太原時,在擴廓帖木兒大營自成一個朝廷,元朝出現兩個朝廷的局面。

而且皇太子還多次親自領兵攻打大都,最後這場鬧劇以元順帝的妥協而告終。

「窩囊」而逃

在民間轟轟烈烈進行起義的時候,元朝不思同心協力共同抗敵,反而各自為政,各自攬權,敗局也情有可原。 徐達攻打過來時,朝廷大軍已是一盤散沙,毫無抵抗之力。

不過元順帝也未想過要抵抗, 他乾脆地拿著供奉的牌位,通知妃嬪們收拾好東西,再安排淮王監國,果斷地在當晚帶著太子與妃嬪逃跑。

元順帝逃跑的時機非常的準確,因為他們到上都時,徐達的人馬已經攻城,如果再晚一些,他未必還逃得掉。後來大都被佔領後,淮王與丞相慶童殉國。

在上都,元順帝也曾想過複國之事,但大勢已去,他只贏了一場戰爭後,繼續節節敗退。

最後在明軍北上時,他再次逃往了應昌,雖然逃跑的姿態不好看,但卻是因為他這一支存活了下來,北元也多了往後200餘年的生存時間。

直到1635年,北元向後金投降,才真正的滅亡。

結語

元順帝雖然在位期間沒能正在成為一個明君,光復元朝的輝煌, 甚至在遭到起義軍攻打時,不斷選擇逃亡,但他也確實是北元繼續存活的關鍵。

即使他的逃亡在很多人看來不光彩,不是一國之君該有的「氣度」,也可以說是「貪生怕死」,但卻不得不說他這一步棋走得也是相當不錯。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在明知無法抵抗,氣數已盡之時,不過于強求,果斷做出最「識時務」的決定,保留了皇室的火種。

元順帝也真的算得上能屈能伸,畢竟不是每一個上位者都能放下尊嚴和面子,做出逃亡的舉動。 不過,有時候的逃亡,暫避鋒芒或許是最好的辦法。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當實在覺得無解時,不妨「退一步」,再找機會,東山再起或者另謀出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