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花園行動中,黨衛軍師長為何主動救助英軍傷員?

霍亨施陶芬裝甲師代理師長哈澤爾

「市場花園行動」是英軍發起的一次大規模空降作戰,旨在奪取德軍后方據點,當輕裝的英國傘兵一頭撞上黨衛軍裝甲師時,其結局不言而喻。英軍損失慘重、死傷無數,老電影《遙遠的橋》講述的就是這段故事。

哈澤爾

但是,就在這慘烈的戰斗之中,居然出現了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情況,德軍在穩操勝券的形勢下,卻停火救助了幾百名英軍傷員,讓他們平安獲救,而且救英軍的竟然還是令人膽寒的黨衛軍,這又是什麼情況呢?

1944年9月17日中午,荷蘭城市阿納姆,黨衛軍第九「霍亨施陶芬裝甲師」代理師長、黨衛軍中校瓦爾特.哈澤爾正在向該師偵察營營長格拉布納上尉頒發騎士勛章,這枚勛章在二十多天前就獲批,今天才正式掛到格拉布納的脖子上。遠方的天空中出現了滑翔機和降落傘,不用問,那肯定是盟軍發起的進攻。

在場的軍官們都沒把盟軍的空降當回事,他們認為那不過是敵人的一次小型襲擾行動,頒發完勛章當然要慶祝一下,于是,大家都坐下來美美的享用午餐。黨衛軍第二裝甲軍軍長比特里希將軍的緊急命令破壞了軍官們的胃口:那是英國人發起的大規模空降作戰,黨衛軍第九裝甲師立即投入戰斗!

要命了,第九裝甲師在法國已經損毀過半,撤到荷蘭后大多數重裝備已經拆卸打包裝上列車準備運回德國,現在命令立刻戰斗,該如何是好?

格拉布納上尉,獲得騎士勛章第二天就陣亡

好在偵察營的輕型裝甲車都還完好,于是哈澤爾命令剛剛獲得勛章的格拉布納上尉帶領他的營即刻出發,守住阿納姆大橋并奪回對岸的橋頭堡。格拉布納率領他的偵察營和40輛裝甲車出發,再也沒有回來。

哈澤爾的反應也非常迅速,當天晚上就布置好了防線,阻止了英軍推進,同時緊急將已裝車的坦克和火炮卸下來,加班加點重新組裝,雖然無法保證一個完整裝甲師的建制,但就憑這殘存的坦克,對付輕裝的英國傘兵已經足夠了,另一邊黨衛軍第十「弗隆德斯伯格」裝甲師也投入了戰斗。

阿納姆的戰斗凌亂而激烈,盟軍空降傘兵的「市場」已經落地,而裝甲部隊進攻的「花園」卻沒跟上,其結果就是傘兵們不斷地跳進黨衛軍裝甲師的包圍圈里被動挨打。戰斗持續到9月24日,英軍傷亡慘重,部隊根本無法突破德軍的防線,戰地醫院缺醫少藥、人滿為患,無數的傷員只能躺在簡陋的帳篷里坐以待斃。就在這一天,發生了黨衛軍戰史上罕見的一幕,歷來冷酷無情的黨衛軍,居然同意停火,并且主動去救助英軍的傷員,這就非同尋常了。

一輛掛著紅十字旗的吉普車駛進了哈澤爾的指揮部,車上坐著黨衛軍軍醫埃貢.斯卡爾卡少校,他帶來的是英軍醫生馬修.瓦拉克上校。

斯卡爾卡少校

哈澤爾對英國軍官的到來感到意外,他問斯卡爾卡為何不蒙上英國人的眼睛,現在他知道了德軍指揮部的位置,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斯卡爾卡輕松的回答:「沒關系,我們繞了很多圈,如果他還能找到這個地方,那才是奇跡呢。」

哈澤爾用白蘭地和三明治款待這位不速之客,瓦拉克告訴哈澤爾,英軍的傷兵分散在各處無法撤出,醫院也堆滿了傷員缺乏人手和藥品,出于人道主義精神,希望德軍能停火幾個小時,以便于救治傷員。

英軍醫生瓦拉克上校

哈澤爾思考片刻,同意了英軍停火的要求,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哈澤爾對英國懷著一種莫名的情懷,「我喜歡英國,我在英國讀過書,對這段時光記憶猶新。」他甚至對瓦拉克表示了深深的歉意:「我們兩國根本就不應該敵對,我們為什麼要開戰呢?」

哈澤爾是一個比較正統的軍人,雖然是黨衛軍,但跟隨帝國師打完波蘭戰役后,他就擔任軍校教官和參謀職務,沒有參與黨衛軍在巴爾干和東線那些冷血殘忍的屠殺行動,算是「出淤泥而不染」,加上學習了幾天英國的「紳士作風」,所以爽快的做出了停火決定,比特里希將軍也同意了。

雙方商定,將所有的英德傷員都疏散到圣伊麗莎白醫院,醫院為中立區,傷員由荷蘭、英國和德國醫生負責治療。下午三點停火正式開始,運送傷員的工作主要由哈澤爾的黨衛軍士兵負責,德軍提供了救護車和卡車等交通工具,而且德軍還向醫院提供了大量急需的醫療用品。黨衛軍軍醫斯卡爾卡少校負責協調這一次人道主義行動,通過英軍陣地時他遭到英軍士兵射擊,但沒有受傷,氣得同車的英國軍官對他的士兵們破口大罵,一群蠢貨,要是這一槍打死了德國人,不知道有多少傷員會死于非命。

停火時間為兩個小時,大約有450名英軍傷員得到了及時的救治,第二天,在英軍野戰醫院周圍又安排了一次短暫的休戰,以方便英軍把傷員轉移到后方。一個英軍為了對德軍表示感謝,還贈送了德軍一份禮物。

英軍送給德軍的禮物,一枚戒指

但這次停火協定卻遭到德軍元帥莫德爾的怒斥,他把比特里希和哈澤爾好一頓臭罵:「為什麼要停火?你們到底在想什麼?」

不管怎樣,這個決定對哈澤爾個人而言,讓他在歷史上留下了一個好名聲,對霍亨施陶芬裝甲師來說,也避免了一次可能屠殺戰俘及傷員的戰爭罪行為,一個「反常」的決定,挽救了許多人的性命。

哈澤爾在「市場花園行動」中表現突出,獲得了騎士鐵十字勛章,但哈澤爾更喜歡他的另一件戰利品——繳獲的美軍吉普車。這輛美軍吉普車比簡陋的德軍桶車性能優異,哈澤爾愛不釋手,但沒高興幾天就接到最高統帥部的命令,讓他交出吉普車。哈澤爾不干,他訴苦說自己所有的車輛都損耗了,希望留下這輛車,最高統帥部給他的答復是:可以用其他車輛作為補償。車迷哈澤爾試駕了幾天的吉普車還是被沒收了,讓他好一番惆悵。

哈澤爾坐在繳獲的吉普車上

哈澤爾在1944年11月底晉升為上校并擔任黨衛軍第四「警察師」的師長,1945年4月20日晉升為武裝黨衛隊區隊長(相當于準將),5月8日向美軍投降。

哈澤爾在「市場花園行動」中的善意行為使他免受起訴,很多獲救的英國人對他的義舉也念念不忘,他們一直在給哈澤爾寫信,感謝他的救命之恩。1980年,哈澤爾收到英國將軍羅伊.厄克特的來信,厄克特在信中寫到:「 有許多英國士兵活了下來,是因為在1944年9月24日不同尋常的停火期間,你人道地決定將英國傷員運送到阿納姆的圣伊麗莎白醫院,我不得不說,我非常尊重你的品格,謝謝你!

晚年的哈澤爾

1982年5月,哈澤爾死于心臟病,終年69歲。

軍醫埃貢.斯卡爾卡也活到了戰后,死于2005年,終年90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