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中狙擊手被捉到就槍決?德軍王牌狙擊手直言:他冰冷的身體腫得像個熱氣球!

狙擊手風光的另一面

狙擊手,隱藏在暗處最危險的殺手,往往在你不經意的時候忽然奪走你的生命,但是同樣,他面臨的危險也更高。

提到狙擊手,你眼前是不是就浮現出一個身披偽裝服的孤膽英雄——他目光炯炯,冷靜耐心,槍槍斃命,一槍在手,天下我有。

的確,沒有哪個兵種,能比得上狙擊手那麼具有傳奇與神秘色彩,從當今影視和游戲中狙擊手如此受追捧就不難看出。

但是,相信看過小編今天的分享,你或許要為真實戰場上的狙擊手祈禱。

二戰中,狙擊手的大規模出現,極大的改變了戰爭形態,也讓自己的存在成了敵軍眼里的「魔鬼」。

▲德軍狙擊手

無論是德軍還是蘇軍,一名優秀的狙擊手,只憑借一個人、一桿槍,就能把前線變成死亡收割地。一個美軍軍官回憶說,他的部下一旦遭遇狙擊手,就會陷入驚慌失措的狀態,整個分隊就地臥倒進退不得,隨后他們被德軍狙擊手挨個點名。

▲《風語者》中的日軍狙擊手

狙擊手的目標,一般是敵軍價值較高的人物,如軍官、機槍手、通訊員、重武器觀察員等等。這其中,尤其以敵軍指揮官為第一首選,也讓很多軍官惶惶不安。

對高級軍官來說,如想不成為狙擊手目標,最好別穿軍官服以及佩帶諸多徽章,但這一點卻讓很多具備傳統軍人榮譽感的英美軍官很惱火:「我寧愿穿著軍官服被打死,也不愿化裝成個小丑!」

而就算士兵打扮,狙擊手還有其他方式分辨。一名德軍狙擊手稱,他判別軍官的是:向留有小胡子的軍人開火。因為蘇軍和英軍軍官,都有留胡子的傳統,年輕士兵則基本不留。

在「排隊槍斃」時代,歐洲貴族之間打仗時有一條潛規則:不準故意瞄準軍官和軍樂隊射擊。一是當時的軍官大多數都是貴族,二是如果敵方軍官被打死,地方軍隊就會陷入混亂而潰敗,這對于我方來說是一場沒有榮譽的勝利。

不過當時的滑膛燧發槍準確度不怎樣,軍官的傷亡率還是蠻高的。法國大革命后很多平民當上軍官,后來精準的線膛槍開始出現,這項潛規則逐漸被淡化掉。

但從西方的傳統軍事道德來說(如果有的話),狙擊手的「暗箭傷人」,故意狙殺敵軍首腦,無疑是很沒有道德底線的行為。因此,狙擊手被敵對方視為「魔鬼」,比較招人恨,可以理解。

▲德軍抓獲并槍決一個蘇軍狙擊手

一個士兵在砸他的狙擊槍

二戰中,包括美軍在內,對抓獲的狙擊手都沒有多少同情心。如果一個狙擊手不幸被俘,等待他的命運一般都是就地槍決。特別是當你被俘時,還沒有來得及把狙擊槍、偽裝服、殺人記錄證件這些東西扔掉,那麼,日內瓦戰俘條約對你就是個夢。

有兩個活生生的例子。

第一個。二戰德軍王牌狙擊手艾勒伯格,在戰后寫了一本回憶錄《東線狙擊手》。書中,他提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王牌狙擊手艾勒伯格和他的回憶錄

艾勒伯格說,他像其他狙擊手一樣有個習慣:每擊斃一名敵人,就在槍托上刻一道痕跡,但1940年的某一件事使他放棄了這個習慣。

他回憶道,當他與一位軍械士交談時,問及一個年輕狙擊手的消息。軍械士心情沉重的回答:「那個年輕人的結局很慘。他獨自一人出去‘打獵’,晚上到了規定時間還沒有回來。四天后一支巡邏隊發現了他的尸體,腫的像個熱氣球。他肯定是沒有及時丟掉自己的狙擊步槍就落入了俄國佬手里。你能想象發現一名槍托上還刻著小凹槽的狙擊手后,會怎麼做嗎?

尸體呈藍綠色,被刺了上千刀。最后他們割掉了他的睪丸并把它塞進他的嘴里,還用步槍的槍管砸進了他的直腸,像標尺那麼深。他死的簡直就像掉進了地獄。那些在無人地帶找到他尸體的孩子們馬上把他埋葬了。」

▲斯大林格勒戰中,被蘇軍抓獲的德軍狙擊手

他的下場可以想象

第二個。

德國黨衛軍第12裝甲師的恩斯特·貝倫斯中士,成為戰俘后目睹了一名德國狙擊手被俘后的境遇:

「那天的前進觀察員是黨衛軍工兵佩爾茨曼。他的陣地位于一棵樹下的低矮土丘處,上面覆蓋著自己找到的一塊裝甲板,上面蓋著草,隱蔽得可謂天衣無縫。只有在面向敵人的方向有個觀察孔,尺寸不比裝甲車上的觀察孔大多少。盡管我已經被俘了,但我還能看到,佩爾茨曼仍然在堅持戰斗。在他的掩體前方,英國兵的尸體躺了一地。

▲1944年盟軍士兵正在對一名被俘的

德國狙擊手進行搜身

突然間,掩體的蓋子被掀開,佩爾茨曼沖了出來。他抓住步槍槍管上的瞄準鏡,使盡全身力氣向樹干揮去,槍托四分五裂,然后他把槍管一扔,大喊道:‘老子沒子彈了!打死你們這麼多人,也夠本了!開槍吧!’一個高個子、紅頭髮的英國兵走到佩爾茨曼面前,左手揪住他的夾克領子,用手槍打穿了他的太陽穴。」

狙擊手,一個看上去風光背后卻風險無窮的傳奇兵種,活著就是英雄,被抓就是魔鬼。戰場上,當你選擇狙擊槍作為伙伴時,你就要看透生死,把遠隔千里爆別人頭和近在咫尺被別人割喉,看的一樣無所謂。最后,記住:佩帶一支上膛的手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