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景帝請周亞夫吃飯不給筷子,周亞夫走後,漢景帝:此人絕不能留

都說虎父無犬子,只是稱得上「父子兵」的,其實在歷史長河中並不多見,但西漢文景之治時期的周勃和周亞夫父子兩位,算得上是比較傑出的將門父子了。

只是,相比較周勃的政治頭腦和輔政才能,周亞夫顯然遜色得多。後者夫雖然出將入相,平定七國之亂,彪炳史冊,但是他為人為官卻一塌糊塗。

最後被景帝下定決心,用一個非常荒唐的理由除掉,而景帝決心殺掉這位護國功臣,竟然是因為一場宴席、一雙筷子。那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名將之後,治軍有方

周亞夫是太尉周勃次子、將門之後,從小他就有著很高的軍事才華,並在父親的教育下,迅速成長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將軍了。

文帝后元六年,匈奴軍臣單于單方面撕毀和親之約,對漢朝發動戰爭,劫掠中原。當時,周亞夫臨危受命,駐守細柳,抵擋匈奴。

在此之前,漢王朝對匈奴作戰敗多勝少,士兵們對于匈奴有種天然的恐懼,面對全軍低沉的士氣,周亞夫展現出了傑出的帶兵才能。

他日夜操練士兵,頒佈賞罰分明的軍規,制定嚴密的防守策略,和部下同甘共苦。後來,漢文帝為了鼓舞士氣,親自去軍營慰問三軍。

當天子龍輦來到周亞夫細柳營前,戍衛都尉攔下了文帝,在得知是天子前來檢閱全軍,都尉依舊堅持己見:「將軍有令,軍中只聽將軍命令,不聽皇帝詔令。」

漢文帝聽後內心有些不悅,但是此行目的是鼓舞全軍,不僅沒有責怪反而高度讚揚周亞夫:「嗟乎,此真將軍矣!曩者霸上、棘門軍,若兒戲耳,其將固可襲而虜也。至于亞夫,可得而犯邪!」

文帝的這番稱讚充分肯定了周亞夫治軍之嚴,令行禁止,但當文帝進入軍營後,又被要求降低行車速度。見到周亞夫本人後,他居然以身穿鎧甲不便跪拜為由,對文帝只是雙手抱拳示意。

這一系列的冒犯讓文帝慍怒不已,好在文帝是一代明君,喜怒不形于色,整個慰問過程,雖然周亞夫多有冒犯,也在一片團結祥和中結束。

在周亞夫的帶領下,使得整個細柳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也率領細柳營贏取了最後的勝利。

周亞夫戰勝匈奴,引得匈奴敗退的消息令全國上下為之大振,漢文帝喜出望外。龍顏大悅的漢文帝升周亞夫為中尉,掌管京城的兵權,負責京師的警衛。

文帝叮囑景帝,周將軍平定七國之亂

時間來到漢文帝彌留之際,文帝拉住景帝的手,囑咐景帝:「周亞夫這個人可以臨危受命,救國家于水火之中。」

歷史也給了周亞夫表演的大舞臺,文帝在聽取晁錯的推恩令之後,大刀闊斧地對劉氏一族進行削藩。

吳王劉濞聯合楚王劉戊、膠西王劉卬等七國發動叛亂,打出「誅晁錯、清君側」的旗號,史稱七國之亂。

七國之亂可以說是整個西漢王朝最為嚴重的內部動亂了,儘管景帝為了息事寧人、殺了晁錯,但是七王叛亂並沒有停止。

眼看叛軍即將威脅自己的統治,景帝想到文帝遺言,啟用周亞夫為太尉,領兵征討叛軍。面對來勢洶洶的叛軍,作戰經驗豐富的周亞夫馬上抓住對方戰線過長、糧草不濟的問題,利用這個問題給叛軍致命一擊。

當叛軍瘋狂攻打景帝同母胞弟劉武的梁國時,梁王向周亞夫求援,周亞夫為了執行自己策略,對梁王的求援置之不理,反而派軍隊向東到達昌邑城,堅守不出。

梁王頂不住時多次派人求援,周亞夫還是堅守不出不發救兵。最後,梁王無奈之下寫信給景帝,讓景帝下詔給周亞夫進兵增援,但周亞夫竟然違抗皇命,對梁王見死不救,這可氣煞了景帝。

好在,以劉濞為首的叛軍將領都是一群草包,在被周亞夫截斷糧草後開始軍心大亂,兵敗如山倒,最後兵敗身死。就這樣,周亞夫在短短三個月內就解決了七王之亂。

景帝雖然對周亞夫之前的行為勃然大怒,但現在也深深折服于周亞夫的帶兵打仗的才能,將周亞夫拜為丞相。

周亞夫經此一戰出將拜相,以武將的身份領丞相一職,戰功官銜遠超自己的父親周勃,一時風頭無兩。

糊塗丞相低情商,一步一步作死自己

可是,周亞夫的政治頭腦與他的軍事能力相比,就有點捉襟見肘了。當了丞相以後,朝中諸事都需要丞相操持,這對于一介武夫的周亞夫而言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因此,他這個丞相幹得是一團糟,好在景帝兢兢業業一代明主,每每在政事上為周亞夫善後。但是周亞夫不僅不領文帝的情,還全無君臣之禮,時常因為政見不和與漢景帝直接爭執。

更讓漢景帝惱火的是,周亞夫居然還干涉皇帝繼承人的問題,這讓皇帝起了殺心。不過,念在他此前的功勞上,漢景帝還是通過打壓的手段,將周亞夫逼得辭官了。

辭官後,周亞夫安分守己地在家中頤養天年,漢景帝沒有了這麼一個如鯁在喉的丞相,國事處理得更加流暢不說,心情也好了不少。

只是,周亞夫畢竟是護國有功的大將,所以只要朝廷有什麼大事、宴會,漢景帝還是要請他來的。

有一次,漢景帝就安排了一場宴席,並邀請周亞夫參宴,想以此試探,看看周亞夫的脾性有沒有改變。

當周亞夫如期赴宴入座吃席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盤子裡只有食物沒有餐具,再看看其他人刀叉筷子一應俱全。對此,周亞夫立即面紅耳赤,質問管事意欲何為。

景帝聽聞立馬反問周亞夫,我邀請你赴宴,難道還不能讓你開心麼?後知後覺的周亞夫這才明白是景帝在試探自己。

可饒是如此,怒火中燒的他依舊不情不願地下跪謝罪,等景帝讓他平身以後他又憤然離席。

看著周亞夫離去的身影,景帝目光一凜,冷冷說道:「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意思是說,周亞夫這種目中無君,脾氣嬌縱的人,是以後繼位的劉徹沒辦法掌控的,這個人不能留。

原本,借助這場宴會,漢景帝有意為劉徹物色一位大將軍。可是,從結局上來看,周亞夫是不行了,而且還存在潛在的危險。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也將周亞夫推上了絕路。

周亞夫有一個兒子,名叫周陽,在周亞夫行將就木時,知道周亞夫喜好兵甲的他,就私自採買500套盾甲準備給周亞夫陪葬用。

可是,他在雇傭的夥計搬運完所有的甲胄以後,居然克扣他們的工錢,結果這件事情就被告發了。當時,私自購買大量兵器是重罪,而周亞夫更是被說成要謀反。

不久後,廷尉便立即逮捕周亞夫等人,並對其進行審查。周亞夫對甲胄一事一無所知,因此在被帶到廷尉府後就勃然大怒,關于私藏兵甲甚至意圖造反一事,更是一頭霧水。

因此,他敷衍所有盤問,一問三不知。事情很快傳到景帝那裡,早起殺心的景帝命人嚴加調查,結果周亞夫的罪名就被「坐實」了。

這個曾經拯救大漢的功臣,現在被這種莫須有的罪名誣陷,他也被氣得以絕食抗議,希望漢景帝給自己公道。

可一連五天過去,得不到任何回應的周亞夫,悲哀和憤怒最終擊垮了他,氣絕身亡、獄中暴斃。

總而言之,周亞夫把自己所有的技能點都放到了打仗上面,政治覺悟一點沒有,所以才落得淒慘的下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