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被除掉後,雍正是怎麼處置他的家人的?朱元璋遠遠不如

雍正能在殘酷的 「九子奪嫡」中勝出,其中少不了一個人的鼎力相助。

這個人是清朝為數不多受到重用的 漢人清朝八旗軍隊的權利也因為他被削弱,他的妹妹也成為了雍正的寵妃。

這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年羹堯。

歷朝歷代皇帝最忌諱功高蓋主, 但是年羹堯對于雍正來說就是個特殊的存在

如年羹堯這樣掌握大權的人,大多數皇帝削減權利都來不及,但是雍正對待年羹堯卻寵信地過了頭。

雍正登位之初,曾經發過這樣一個詔書:

「若有調遣軍兵、動用糧餉之處,著邊防辦餉大臣及川陝、雲南督撫提鎮等,俱照年羹堯辦理。」

注意,一是軍權,二是糧餉,這兩樣都是朝廷不能染指的大忌,這樣的大權雍正說放就放,並且 讓邊防的一切事務都讓年羹堯全權處理。

雍正此為可是直接將主動權都交給了年羹堯,他的權勢地位實際上比正常的大將軍與總督還要高。

然而人們都說「凡事過猶不及」,年羹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他因為做出了很多僭越之事,引起了雍正的反感,最終功敗垂成。

年羹堯仗著雍正對他的寵信,絲毫沒有意識到功高蓋主的下場,一方面他在朝中的功勳卓著,另一方面年氏也在宮中坐穩了位子。

所以年羹堯不禁開始飄飄然,甚至開始用了皇帝才允許使用的規矩。

比如年羹堯的家人外出時,百姓跟官員要對他進行夾道歡迎,不得不說,皇帝見到這樣的場景還要說一聲「平身」,但是年羹堯卻受的理所當然。

別的大臣進宮時,都要在殿外站著等候, 但是年羹堯卻要坐著,甚至在面見皇帝的時候,年羹堯不等賜座,就理所當然地坐在了椅子上。

這在皇帝身上可不是禮不禮貌的問題了,往輕了說這是無視皇權,往重了說這就是功高蓋主、挑釁皇位。

隨著雍正對他的放縱,他更加膨脹,最後竟然在府中搞出了翻牌子侍寢的花樣,這被有心人知道的話,說他有謀逆之心都不為過。

這個時候,雍正已經開始忌憚年羹堯了,不過其實在雍正的心裡,說是忌憚有些過了,與其說忌憚,不如說他已經對年羹堯不爽了。

不過雍正要處理他,還需要一個導火索。

雍正三年,這一年出現了「五星連珠」的祥兆,大臣紛紛給雍正上奏摺朝賀,年羹堯也不例外。

年羹堯是個粗人,他向來寫字潦草,粗心大意,于是奏摺中寫錯了一個詞, 把「朝乾夕惕」寫成了「夕惕朝乾」。

雍正拿這個當理由借題發揮,直接將他在青海立下的功勞全部抹除,這個時候朝中的大臣也都看清了風向,紛紛羅列罪名彈劾年羹堯。

最終年羹堯的官職被削掉,念及他成為朝廷立下戰功,便賞賜他在獄自我了結。

一代戰將年羹堯,竟然以這樣的方式畫下了句號。

那麼年羹堯走後,他的家人是如何處置的呢?

年羹堯死時,他的父親還是一等功,因為念及他年紀大了, 所以只是被革職,留下了他的性命。

他的哥哥年希堯時任廣東巡撫,因為年羹堯的事,他被連累抄家,官職也丟了,不過好在也沒有丟掉性命。

年羹堯的兩位兒子因為參與了不少年羹堯的事, 所以也全都被除掉了,除此之外,其他的子女及家人,15歲以上的流放,15歲以下的倖免于難。

後來年家剩下的為數不多的人口,在沒落後害怕遭到報復,所以乾脆舉家遷走了,流落到了江都縣。

他們在這裡隱姓埋名,為了不被發現, 還特意將「年」氏倒過來寫,改為了「生」氏。

令人唏噓的是,年羹堯的妹妹年氏一直與雍正感情極好,對于哥哥的所作所為她曾多次勸阻,雍正也是看在年氏的面子上,才沒有大肆牽連他的家人。

年羹堯走後僅僅兩年的時間,年氏也撒手人寰,雍正為此痛心不已,後來他們的父親病去後, 雍正還曾命人厚葬,可見雍正不管對于年羹堯還是年氏,始終是不太一樣的。

不管怎麼說,雍正的心胸還是遠大于朱元璋的,至少面對一個只是功高蓋主的戰將,雍正沒有大肆禍及其家人,稱得上是個仁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