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際彈道飛彈,為什麼陸地和海底都能射,就是不能從空中射呢?

你想過沒有,為什麼有陸基洲際彈道飛彈,也有海基洲際飛彈飛彈, 就是沒有在空中發射的,空基洲際彈道飛彈呢?

是太難了嗎?是的, 的確很難,但原因并不止于此,因為早在1974年,美國就已經試驗成功了。

1974年10月24日,美國空軍在打開了一架C-5銀河運輸機屁股上的艙門后,成功的發射了一枚民兵一號洲際彈道飛彈。

雖然它并沒有帶上核彈頭,也只啟動了第一級發動機,但是這種從空中機動著發射洲際彈道飛彈的方式,本可以為美國的核武發射庫中加入新的元素,或者說,新的威脅。可是,它就只那麼試了一次,之后便再也不見蹤跡了。

這美國人的腦子里面進水了嗎?要知道,從F-18上扔下一枚4米長1噸重的聯合防區外空地飛彈AGM-158是一回事,但是想要扔下一枚將近20米長、重達30噸的洲際彈道飛彈時,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費這麼大勁、花這麼大代價實驗成功了,卻鎖到保險箱里面不用了,你說奇不奇怪。所以, 這背后究竟隱藏了什麼?

故事還要退回到1945年的7月,從原子彈誕生的那一刻開始說起。

1945年7月,美國進行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原子彈爆炸試驗,以相當于2.5萬噸炸藥的爆炸當量炸開了核時代。四年后,在1949年,蘇聯效仿,全球的力量平衡因此改變,也為長達數十年的核競賽做好了鋪墊。

到了1974年,核態勢已成為美蘇兩國政府意識形態沖突的一個不可分割的方面,兩個國家都在不懈地努力,以新的手段利用或交付核武器,先是原子彈,接著就是更為致命的氫彈。

美國在技術上處于領先地位,而技術稍欠一籌的蘇聯則在數量上進行彌補。說白了就是, 你造1枚,那我就造10枚,雖然精度沒你那麼高,但即便只有十分之一的機率,我也能干掉你了。

到了1974年,兩者之間的差距,就這樣被蘇聯人給硬是抹平了,美國的優勢,不在了。雖然,這也只是種感覺而已,你以為美國人真的就知道蘇聯到底有多少核彈頭嗎?并不是嘛,他們只是分析得出的,然后就開始陷入到被害妄想癥當中了。

不過這也不怪它們,說起來非常諷刺,因為MAD,瘋狂,這個單詞,在當時有另外一層意思,它正好是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相互保證毀滅的首字母

這是一種「一毀皆毀」的軍事戰略思想,建立在假設交戰雙方都有足以毀滅另一方的武力,而且一方如果受到了另一方的攻擊,不論理由是什麼,都會以同樣,甚至是更強的武力給它還回去。其結果就是相互保證了對對方的絕對毀滅。既然這樣,大家就都會怕它,也就都不敢首先發動進攻了,成為了一種「恐怖的平衡」。

實際上,MAD,恰好被認為是冷戰變不成熱戰的重要原因。不過呢你看,這其中有一個非常關鍵的的詞叫做「平衡」,一旦平衡打破,MAD就開始失效,意味著,我可以單方面的摧毀你了。美國人怕的就是這個。

一方面,蘇聯人的核彈越來越多;另一方面,它們不僅多,還基本都能動:車載、列車載、甚至還能用直升機載——吊起來,讓它們實現快速的重新部署。

再反觀美國人呢,一開始由于過于自信,基本上都是把自己的民兵洲際彈道飛彈裝在了固定的發射井里面。如果蘇聯的情報足夠準確的話,完全是可以在第一波進攻的時候瞄準并摧毀這些無法移動的目標的,美國豈不一上來就直接完蛋了嗎。

簡直越想越怕,坐立不安呀。于是時任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就想著看能不能從外交途徑上緩解這個問題,他準備約蘇聯總書記勃列日涅夫促膝長談一番,談論一下,為了世界和平,咱能不能一起縮減點自己手上的核武器數量呀。

但他也明白嘛,蘇聯人又不傻,如果看上去好像處于下風的美國人主動把臉貼過來了,那就是實錘的下風了,我干嘛還要跟它妥協,縮減自己的核武庫呢,滾一邊去。所以在談判之前,自己手上的籌碼一定要夠多、夠硬才行。

既然我們的軟肋在不能移動的發射井上,那麼,就想辦法讓它們移動起來唄,而且,不光要能移動,還必須要能移動著把它們發射出去才行,這優勢不又回到咱們家了嗎。好吧,于是五角大樓的當務之急呢,就是盡快找到能夠移動它們的方法了。

在看到這張照片之后,他們兩眼放光,這個比右下角的大力神還要大了N倍的大家伙不就是最好的選擇嗎——從C-5銀河運輸機的屁股后面把洲際彈道飛彈發射出去,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想法,盡管,也是個瘋狂的想法。

但是,這可是在冷戰時期呀,這會兒最不缺的,就是瘋狂了,畢竟,整個戰略思想都是建立在MAD上面的嘛。

好,那我們就來說說C-5這架運輸機。它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裝,而存在的。雖然也有裝逼的意思,但更多還是用來裝貨的,尤其是要裝下當時美軍最新的,9米長、50噸重的M60主站坦克了。

于是它的貨艙空間,就來到了驚人的1000立方米。這個好像沒啥概念對不對,那就換一個,其貨艙的長度達到了37米,比萊特兄弟第一次飛上天的距離還要遠。但其實這還不是最夸張的,在它那巨大的黑洞里,裝下超過100噸的貨物后,居然還能輕盈的飛上天空。

所以從技術上來講,用它裝只重30噸的民兵I,實在有點大材小用了,擠一擠,給你裝一捆都是可以的。

但重點是,裝一捆, 能發射的出去嗎?

對了,真正難的地方在,既能裝得進去,還要能放得出去,并且在放出去后,還必須得點燃飛得過去才行。

國務卿得時間不多了,他只給了五角大樓90天的時間。于是,好萊塢電影里的情節在現實中上演了:直升機在凌晨時分突然停在了教授家的草坪上,耷拉著眼皮的教授不情愿的爬進座艙后發現,咦,怎麼這兒還有幾個沒睡醒的人呀。專家小組開始緊張的工作,試圖驗證從C-5上發射洲際飛彈飛彈,是可行的,或者,為什麼不可行。

一個非常明顯的挑戰在于,他們還從來沒有從C-5上空投過這麼重、這麼大的東西......應該說,一個這麼重、這麼大的完整的東西。雖然有過成功投下將近75噸重貨物的經驗,但那是被分成了4批投下的,每批也就不到20噸重了。采用的方式也很特殊,在推不動的情況下,它們是靠打開后艙門,釋放出阻力傘,把貨物的相對速度減到比運輸機更慢后自己滑出去的。

通常情況下,這些貨物的長度都很少會超過8米。而民兵洲際彈道飛彈的長度則是20米,加上滑車等附件后,不可分割的重量也已經翻到30噸了。

這就帶來了幾個嚴重的問題:一是太重之后如果阻力傘未能將它成功的拽出貨艙,C-5的飛行平衡將被打破,導致失控墜毀;二是即使成功拽出貨艙了,但突然損失這麼大的質量,也會打破飛機原有的平衡,如果飛行員的調整不夠即時的話,也會有墜機的風險;最后,由于它太長,所以很有可能在拽出時,飛彈的頭部下傾過多,尾部就頂在了貨艙的頂上,把飛機卡住,造成墜機。

說實話,能夠成功的窗口實在小的可憐。但這幫專家揉完沒睡醒的眼睛后,還是給出了積極的評估——雖然風險很高,但如果我們操作得當,還是可以做到的。

好了,有這句話就行了,那咱就試唄。從1974年9月6日開始,這樣的測試一共進行了10次。

前7次分別往下扔下越來越重和越來越長的模擬載荷,后3次玩真的,扔下去的就是真正的民兵1了,不過,扔下去又讓它點火飛起來了的,僅僅只有最后一次而已。

雖然所有的測試載荷都不會帶上核彈頭,但跟我們前面說過的一樣,依然風險重重。從C-5上減掉20噸的重量會迅速改變其重心,使飛機幾乎立即向上和向前傾斜。如果飛行員未能保持控制,即使成功投放也可能導致災難。

當然,相比起來,與43500噸當量的世界末日一起飛行在未加壓后艙的機組人員面臨的危險就更大。事實上,他們在整個部署期間都必須要佩戴個人氧氣罐以抵御稀薄的空氣,并無數次面臨更加險峻的環境。

為了確保C-5在發射洲際彈道飛彈后還能平安的飛回基地,它把飛彈的投放高度設置在了6000米。當飛彈離開飛機時,第一級發動機上的定時引信便開始進入開始倒計時了。連接在頭錐上的降落傘會使它頭沖上的往下掉,在掉到大約2500米高度時,發動機點火,先是阻止其繼續下落,接著便推動著它開始了跨越大陸的旅行了。

好像聽上去也不是很難對不對,但在測試中,失敗率竟達到了33%,前9次測試,只成功了6次。有降落傘被撕裂后導致測試載荷直接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墜地的;有剛剛離開貨艙后,測試載荷就直接在空中散架的;還有因為一個阻力傘的力量不夠,拉的不利索,卡在半截差點就把C-5給搞墜機了的。

沒有最刺激,只有更刺激。

就這樣,時間來到了離談判日只有1個月不到了。雖然壓力巨大,但工程團隊還是給頂住了,他們對導軌進行了改進,又增加了一個阻力傘,然后決定進行第十次,也是第一次真正會點燃飛彈發動機的測試,如果成功,就代表著空基洲際彈道飛彈,他們可以玩得轉了。

當然,現在我們知道,他們做到了。消息第一時間傳到了基辛格的耳朵里,然后,當然是很巧妙的讓蘇聯人也知道了這事,談判的主動權,又回到了美國人的手里面。

到了今天,最新一代的C-5M甚至可以同時裝下3枚民兵III洲際彈道飛彈,可你還能聽到關于空基發射的任何一點消息嗎?它就這樣在第十次發射后被徹底埋藏了起來,為什麼?

很簡單,雖然美國人發展出這種發射方式的初衷是為了應對當第一波核彈互射,自己的發射井被摧毀后還能有發起第二波還擊的能力,但是它也同樣具有令人生畏的第一次打擊能力呀。如果將這種對方無法應對的首次打擊能力引入到相互保證毀滅的脆弱核生態系統中來,很容易就將原有的平衡給打破掉了。

有可能出現的最壞情況就是,沒有了安全感的蘇聯人,干脆首先發起核攻擊。美國,不照樣充滿危險嗎。

好了,視訊在此,推薦繼續觀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