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科學家悲觀預測:自然災害可能將使日本不可避免地陷入絕境

日本這次可能躲不過去了,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日本島正在遭受到災難的侵襲,而且來勢兇猛。最近兩年一連串的地震使得日本國內人心惶惶,不僅是日本國內有著眾多擔憂,美國科學家也對其進行了預測。

「可怕的地震」

預測結果是悲觀的,日本未來幾十年因自然災害很有可能導致他們陷入絕境,並且無法避免。日本是否會像電影裡展現的那樣,被大海吞沒,亦或是沉入地底消失于地球中呢?

日本未來「岌岌可危」

過去十二年間在日本發生了不同程度的地震,其中有幾起地震令人印象深刻,比如2016年在日本西南部熊本縣南阿蘇村發生的大地震,該事件使得 阿蘇大橋斷裂坍塌。又或者是2011年3月發生的9級特大地震, 此次地震破壞力強大還引發了海嘯。

倒塌前的阿蘇大橋

2020年日本南部弧線又發生了一系列地震活動,眾多地震活動的跡象讓公眾開始不斷擔心未來的變化到底會如何。儘管日本政府呼籲民眾不要過分擔心,但這些事件仍然是懸在他們心上的一塊大石頭。

而2020年10月份,日本民眾開始坐不住了, 不同震級的地震開始出現在更多地方,關東地區、南部地區短短3個月時間就發生了數十起明顯強烈震感的地震。最關鍵的是,這期間的地震活動似乎開始讓 富士山變得逐漸活躍起來。

富士山

日本的朝日報甚至已經向公眾暗示未來不久將會發生特大地震,並且警告人們要面臨即將來臨的厄運。就連國外的科學家也對此抱以悲觀的預測,美國科學家認為日本未來五十年內將會面臨這種大型災難。

至于什麼時候來,無人得知。而日本國內對此只能以 「X日」來進行預演, X日是日本地震專家共同探討出來的一個預演日子,一旦來到這一天,日本國內就必須做好應對準備。

地震引發的海嘯

之所以會有這種預演,可以追溯到過去日本曾經發生過的 特大地震而2011年3月發生的地震至今仍給日本民眾留有陰影。此次地震使地軸偏移了25公分,並讓本州向美國靠近了2.4米。而地震引發的海嘯導致20000人喪生,同時還引發了福島核電站的熔毀。 在此之後,日本內閣設立了南海海溝的特大地震模型研討會。

日本地震

根據日本專家們的預測,菲利賓海板塊與阿莫爾板塊邊界的俯衝帶活動可能會造成特大地震或者超級地震。 該地段處于聚合板塊邊緣,是大地震頻繁出現的隱沒地帶之一。

由于南海海槽與日本島南部海岸線平行對應, 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之間的推擠作用,兩個板塊之間的互相推擠導致地震頻發。

該地段有五個地區處于破裂帶中,分別是土佐灣、熊野灘、紀伊水道、遠洲灘和駿河灣。日本頻繁發生的地震很多都來自這幾個地段的頻繁活動,因此近年來 日本島南部地區的地震活動再一次讓人們緊張不安。

根據日本專家們于2013年的預演,該地段的大型地震很有可能在未來30年內發生。不過這個預演模型隨著地震活動的變化已經開始出現提升,2013年的南海海溝8~9級 地震發生機率還在60%~70%。 結果到了2018年這個幾率的區間范圍已經提升了10%,最大可能性在80%左右。

X日的壓迫感給日本民眾帶來了較高的生存壓力, 甚至有人在每次的地震活動後都會在社交媒體上慶倖那天並不是X日,不過這種好運和慶倖也許並不會持續太久。來自東京大學客座教授的 松尾一郎,被日本譽為「災難大師」,他所主要負責的內容就是 備災應急

日本政府提倡每個家庭日常儲備7天的防災用品

根據他的描述,南海海溝地段很容易受到海嘯的影響, 地震帶來的威脅不僅僅是其本身,海嘯的衝擊同樣威力巨大。如果南海海溝地區發生地震, 沒有相應措施的話,預計死亡人數在32萬人左右。地震范圍會從靜岡、四國一直蔓延到九州和沖繩。

日本國內專家和國外的不少研究學者都認為此次可能的事件在日本一旦發生, 日本無力應付,只有做好準備,去接受這個事實。那如何去迎接面對呢?

「日本地震畫面」

災難之下的無奈抉擇

日本政府為了讓公眾在面對那天到來時不至于沒有任何應對辦法,因此還製作了關于X日的應對手冊。 該手冊在日本國民的生理和心理上都給出了一劑強心針。

日本小學生進行防震演練

其中最明顯的就說道:「這不是一個假設的故事,而是不久的將來一定會發生的事」。該手冊從災前災後都進行了各種演示解說,足足300多頁,其中還包括接受自己的死亡。

對于日本來講,地震已經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但是這種「末日」般的場景渲染和真實存在的可能的逐漸逼近,已經讓不少人處于一種高壓狀態中。加之日本國民社會整體處于一種壓抑狀態中,日本的自盡率也一直是居高不下。

「日本沉沒」

為了應對地震,日本過去幾十年來都對此做出了不少努力。當地的建築本身就是抗災應急的一部分。高樓建設的良好韌性和地基優秀的活動能力使得高層建築也能夠承受住7級 地震的壓力。

在面對海嘯威脅這塊,G –Cans專案的建設通過地下蓄水的方式來應對洪水也是非常亮眼的一個設計方案。該專案包含的五個筒倉都能夠收集大量的水,通過連接在筒倉裡的隧道,讓水流入地下儲罐,從而避免水災帶來的影響。

「海嘯」

這些應急方案當然還不是全部, 換句話說,日本要面臨的災難還不止這些。

富士山作為日本最大的活火山,自從上次爆發後已經有數百年沒有進行活動了。而近年來由于地震海嘯的影響,這座活火山開始從休眠期逐漸轉入活動期。如果富士山爆發,會給日本東京帶來大量的 火山灰,這會使得火車和交通網絡癱瘓,發電廠停運。

火山爆發

因此火山爆發的模擬預演也在日本有著非常高的關注度,為了應對這一系列的災難事件。日本居民的生活起居、家裝建造、日常通勤……可以說日本國民有一半的生活是在圍繞災難進行活動,然而這並不是全部。

未來還會不會來?

過去兩年間的全球新冠病毒的爆發和流行在世界范圍內都造成了重大影響,這對于日本來講無疑又是一塊大石頭要搬。如今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並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所以應對這種全球范圍內的疫情, 新冠病毒的預防也是日本國內需要面對的問題。

日本疫情

如今新冠病毒在日本已經出現爆發式增長,醫療系統開始顯得有些乏力。如果X日在新冠疫情期間出現,即便是再強大的政府也無力回天,日本民眾需要做的只有做好準備去迎接災難。而大地震在過去幾年並沒有出現,也就是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幾率性事件將會成為必然事件。

新冠病毒

無論是哪個國家,災難預測總是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其中最大的原因在于電腦需要的類比資料不夠多,算力不夠強大,演算法中的條件仍然匱乏。另一方面, 自然災害還存在許多微小的變數, 這也就使得氣候永遠處于一個隨時變化的狀態中。

自然災害:洪水

現今不少科學家呼籲各國分享自己的氣象資料並共同建立出一個超級氣象機器來預測未來可能出現的氣候變化。因為現今的資料分析和演算法已經不能滿足當前大環境下的變化了,如果不能對未來有一個良好的預測,那麼災難帶來的損失遠比建設這麼一台電腦的成本要高的多。

日本地震景象

不僅是日本未來需要面臨自然災害帶來的損失,可以說整個世界在當今的環境下都需要彼此合作才能應對。在全球一體化的今天,任何一個國家地區因自然災害遭受的破壞都會形成 胡蝶效應從而影響全球。為此,我們需要共同努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