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著名遇難者「綠靴子」,20多年都無人將他搬下山,原因何在?

珠穆朗瑪峰是世界最高峰,一直以來都是登山者們的終極目標。可也正是在 登山運動的影響下,珠峰變得有些不同了,你知道哪里不同了嗎?

原來, 自從人類涉足之后,珠峰就開始朝著「垃圾山」的方向發展了。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除了垃圾,珠峰上還有許多 遇難者的遺體

陽光照射下的珠穆朗瑪峰

那麼,為什麼人們一定要 冒險攀登珠峰呢? 珠峰真的變成垃圾山了嗎?如果攀登者 中途遇險可以請求救援嗎?珠峰的垃圾處理到底有多困難?

如今人們在攀登珠峰的時候,不僅會在途中看到那些垃圾,還會看到遇難者的遺體。 對于這些遺體,人們稱其為「路標」。像珠峰著名遇難者「 綠靴子」,就已經在那里待了20多年,可至今都無人將他搬下山,這是為何?

如今的珠穆拉瑪峰變成了海拔最高的「垃圾堆」

「綠靴子」為什麼長眠于珠峰?

自從在19世紀中期被定為世界最高峰之后, 珠穆朗瑪峰就成為了無數冒險家和登山者最想攀登的山峰,無數人都曾前往這里攀登,為的就是「 征服」二字。可能在我們看來,這種 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險的事情太不值得了,可是珠峰對于冒險者來說就是有一種誘惑, 他們很難克制住內心的征服欲

借助工具進行攀登的登山者

不過 珠峰的海拔高達8848.86米,整個山體就像是一個「巨型金字塔」一樣,重點是這個金字塔 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因此攀爬難度極高。由于海拔太高, 珠峰上的氣溫也是非常低的,所以攀登時不僅沒有尋常山峰有的「踩腳的地方」,還會 在光滑的山體表面「打出溜滑」

挑戰極限的攀登者

可哪怕是這樣,自從1953年, 埃德蒙·希拉里首次攀登成功之后,每一年都有無數人前往珠峰腳下,準備征服這座世界第一高峰。當然, 他們中大部分人都是有過不少登山經驗的。盡管這樣,很多人在登山途中見到遇難者遺體的時候,心里難免還是會「打鼓」。

中國珠峰測量登山隊登頂

這其中有個比較顯眼的就是「綠靴子」,登山者在攀登的時候都會看到他。這個人的 面孔被紅色的毛織物遮住了,雙臂環抱著身體,雙腿伸得筆直,20多年來他就靜靜地躺在距離峰頂不遠的北坡上。人們之所以對他印象深刻,是因為 他穿著一雙醒目的綠色登山靴,并且他的腿剛好在路旁,人們有時要跨過這雙靴子。

著名的「綠靴子」

雖然他的身份沒能完全確定,但一般都認為他是 來自印度的,曾經是一個邊界警察,名叫澤旺·帕爾喬。他應該是在1996年登山途中遇難的,當時他和他的隊友都遭遇了暴風雪襲擊。不少人都 因雪崩被徹底掩埋了,連遺體都找不到

澤旺·帕爾喬 可能沒有被掩埋,但是在那種惡劣情況下退居坡下的他,很快也支撐不住睡了過去。最終,還是沒能逃過死神的追擊,將自己的生命永遠地留在了這里。時間久了,有不少人在這附近路過或者修整,就將其當成了路標, 并根據遺體的穿著特征給他取名為「綠靴子」

雪崩來襲

2011年,帕爾喬的哥哥廷萊第一次知道弟弟的「綽號」后表示「我在上網時發現別人叫他‘綠靴子’,我十分沮喪和震驚,真不想讓家人知道這件事。」

可見,遇難者的遺體被這樣起外號、當成路標,甚至被拍了不少照片放在網絡上,對他的親人來說是 造成了二次傷害的。這時有人可能會說,那些 路過的登山者未免也太冷漠了,這樣來來回回數次,就不能把「綠靴子」搬下山嗎?

商業登山隊正在合力征服山峰

咱們還真不能站著說話不腰疼,畢竟 在珠峰這樣惡劣的條件下,想要把遺體搬運下來是很困難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遺體在這樣寒冷的環境下, 已經被凍成「冰疙瘩」了,如果人們想搬運的話,必須先給他 減重把身上那些厚重的登山設備都扒下來

每個登山者都會準備很多登山工具

可是珠峰上真的 能讓遺體「化凍」嗎顯然是不能的。再者就算真的可以減重,搬運遺體也很危險,因為海拔很高所以 氧氣本來就很稀薄,登山者光是要維持自身的活動就已經很難了,更別說還要「負重前行」。即使是體格再健壯的人,也 很難在低溫、氧氣稀薄、偶有狂風驟雪的情況下,成功將遺體搬下來

被冰凍的「美國隊長」

據BBC報道:

將珠峰上的遺體收回要耗費幾千甚至上萬美元,需要6—8名夏爾巴人通力合作,而新的意外隨時可能發生。「在珠峰,即便撿起一片糖紙都需要耗費極大的力氣。」

因此, 并不是大家不想搬運,而是現實條件確實不允許。而且帕爾喬的哥哥也想過依靠自己將弟弟的遺體搬下來,但僅是登山的費用就要近50萬元,這還不算后續搬運的費用。這樣說來,就算遇難者家屬知道他們的親人就長眠在那里,但是想要把他們搬下來入土為安,確實也很難實現。

實際上,都不用說遺體的搬運了,就 如果在珠峰上體力不支倒地,路過的登山者該不該伸出援手這個問題都已經引起過爭議了。

該不該援救?

8000米以上的「生死狀」

此前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桑吉和他的客戶阿卜杜爾兩人在海拔8600米左右的雪地上癱倒,并且氧氣也已經耗盡了,不過那時他們還沒有死,卻需要援救。可是 大約有150多個登山者路過他們身邊,都沒有停留,直到最后某高山探險公司的3個員工救助了他們,幫助其脫離危險。

他們非常幸運,因為 此前出現過很多沒有得救的人。那些人本來還有一線生機,但是最終卻沒有人愿意,也無法施以援手。所以關于救還是不救的問題,一直都存在很多的爭議。這也是「 商業登山」造成的弊端吧,沒有報酬,大家都不愿意做多余的事情。

希拉里爵士與丹增諾吉登上珠穆拉瑪峰

世界上第一位成功登頂珠峰的登山家希拉里爵士批評說:

我覺得大家對于攀登珠穆朗瑪峰的態度已經變得非常可怕,人們只想著登頂,卻根本不管是不是有人正在遭受痛苦,正躺在巖石底下死去。

因此,為了避免這種糾葛,不少登山公司在出發之前都會和自己的客戶簽訂 風險告知書生死書,表明如果遇見不可抗力的因素,登山者受傷或者遇難,向導和登山公司不承擔責任。

簽訂風險告知書

總之,到了那個高度,很多意外都有可能會發生。對于沒有登山經驗的人來說,登山過程中只能依靠向導或者其他人的援助。但是真正到了 「性命攸關」的情況下,人都有可能會 做出有利于自己的選擇,而放棄別人的生命

實際上,這種商業登山的發展,不僅使 遇難者人數逐年增加,還將珠峰漸漸變成了一座「 垃圾山」。

珠穆拉瑪峰大本營

珠峰變成「垃圾山」

大家都知道,在珠峰這種高度上 修建公共設施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到達一定高度之后,登山者的 「吃喝拉撒」都在野外解決了。同時,為了減輕登山的負重,人們并不會將垃圾帶在身上運下來,而是 隨意地丟棄

因此如今的珠峰上不僅有各種廢棄的登山裝備,比如氧氣瓶之類的,還有人類的排泄物,以及各種食物的外包裝,儼然變成了一座「垃圾山」。此外,由于海拔過高, 珠峰的垃圾處理只能依靠人力搬運。在這種情況下, 即使一直有「珠峰清潔工」進行清理搬運,也趕不上登山者制造垃圾的速度

「珠峰清潔工」正在工作

做了十幾年搬運工的蘇曼·塔帕表示:

人們沒有充分意識到保護這座山的重要性。盡管他們受過良好的教育,但在我們竭盡全力想要說服他們的時候,他們仍不懂得這種重要性,我們必須為下一代著想!

由此可見,頻繁的商業登山活動和隨意丟棄垃圾的情況,已經使得這片 「圣潔之地」變得「污穢不堪」了。很難想象, 再這樣下去,珠峰的環境會朝著哪一個極端走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