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荒唐的造反:志大才疏的藩王朱宸濠和奇葩的皇帝明武宗

大明朝在建文朝經歷了一次大的叛亂,可謂是新一任的「改朝換代」,之后藩王的權勢已經大不如前,但是到了明武宗時期,卻又出現了一次藩王叛亂,但是這次的叛亂并沒有引起多大的風浪,因為他已經被王陽明給平定了。

大明正德十四年,寧王朱宸濠按奈不住內心的沖動,起兵造反了。當然按理來說,一個皇室人員造反,肯定比一般人的造反更有勝算也更有實力,但是偏偏這只是一般來說。

當時知道寧王造反的時候,周圍很多官員其實都選擇觀望的,他們害怕寧王真的壯大起來會像當初太宗朱棣一樣,王陽明面對的處境是十分尷尬,自己手上也沒有什麼士兵,而且按理說說這個事情也不是他的責任,就算是出了事追責的第一個槍頭鳥也不是他。但是他還是覺得擔起這個責任,鎮壓反叛。

朱宸濠是朱元璋十七子寧王朱權的后代,弘治十年朱宸濠繼承了寧王的位置,但是這個年輕人十分有野心,他甚至想要取代皇帝成為天下的主人,在他心里皇帝也就是命好有個做皇帝的爹,其實比誰都廢物。

而且當初朱棣造反的時候,就看上了朱權封地彪悍的兵將,給當時還是寧王的朱權說,如果你幫了我我就和你平分天下,不然我死了你也沒好日子過!

于是朱權只能幫著他造反,但是在朱棣當了皇帝之后,朱權卻被朱棣遺忘,最后只能封在南昌。于是在朱權及其后人心里就有那麼一根刺,這根刺一定要拔除才行,而要拔除的辦法就是做皇帝!

宸濠世子外不請名 ,蓋有異志,它日欲自賜名,立嗣立國 也。故宮中止以行敘,曰某哥某哥云

內閣首輔朱國楨說,朱宸濠就是不給自己兒子取名字,就是為了有一天自己做了皇帝再給兒子們尊貴的字。

當時朱宸濠看到天下荒淫無道,而朝中又是宦官專權,這樣一種環境正是自己造反的好機會。但是他要造反就必須要收納大批的人才,正好當時王陽明平定了粵北等叛亂,十分有勇有謀,被朝廷升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于是王陽明就成了朱宸濠想要拉攏的對象,正德十三年十一月,朱宸濠借口求學要王陽明去他那里講學。

于是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反正我們都給你匯報了,你說不可能那就不可能吧。

·

這次王陽明就接到了邀請,他也不好拒絕,甚至還能借著這次的機會去看看寧王是否真的想造反,再看看他該怎麼做。

正德十四年二月,寧王府的劉養正到贛州請王陽明給自己母親寫墓志銘,實際上這是在給王陽明示好。之后甚至還告訴王陽明:

「寧王尊師重道,有湯、武之資,欲從公講明學」

這是什麼意思,這不就是說我們王爺的命格不僅是一個閑散王爺啊!先生可要看仔細了!

但是王陽明一副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的樣子,一直和劉養正打太極,如此劉養正才確定,王陽明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看來留不得了。

可就在此時,福州發生兵變,朝廷第一個想到了王陽明,并讓他帶兵去平定。而寧王則是把自己的起兵之日定在自己的壽辰。

當天江西鎮巡三司諸高官全都應邀賀壽,于是寧王就直接甕中捉鱉把這些人都控制起來,學著朱棣的樣子,把那些不順從自己的人都殺了。于是都御史孫燧、按察司副使許逵等人都被殺害,江西就出現群龍無首的局面。

而作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的王陽明如果不是臨時被朝廷派了任務,他就會命喪黃泉。于是在知道寧王造反之后,王陽明和藩王的對抗正式開始了。

首先王陽明再三思慮決定回到吉安府,招兵平叛。這時候的朱宸濠經過多年的謀劃甚至招到了二十萬兵馬之多,當時江西的最高指揮官已經被殺,其他的官員都十分害怕,但是又不想加入造反,于是只能伺機行動。

于是王陽明就給各府縣報帖,要求他們匯合十六萬人馬,暗示自己手上已經有十幾萬人了,一起和自己去打南昌。實際上這時候的王陽明手上根本沒多少人,這只是他的計策而已。

之后他洋洋灑灑寫了一篇《迎接京軍文書》,告訴江西的官員們朝廷大軍已經南下了,然后還給他們分析寧王的形式之類的,

「但得寧王早離江西,其中必有內變,因而乘機夾攻,為力甚易」

然后讓人帶著這些文書故意被寧王的人抓到,寧王也得到了這些情報,心里十分害怕,以為這是真的。

而之后王陽明又準備從內部分裂他們,故意給劉養正和李士實這兩個寧王的謀士寫了十分曖昧不明的文書,讓寧王誤會他們其實早就投靠了朝廷,

「身雖陷于羅網,乃心罔不在王室也。所喻密謀,非老先生斷不能及此」

然后依舊故意被朱宸濠的人抓到,果然朱宸濠看到這些書信之后心里更是驚訝,對自己謀士的懷疑也越來越深。

這樣一來朱宸濠就不敢輕易出兵,但是這樣王陽明就達到了拖延寧王起兵造反時間的目的了。

不久后寧王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二話不說就起兵,他決定先打南京,在南京即位后再打北京。但是在安慶遇到了拼死抵抗的軍民。

于是王陽明招來七八萬人,讓他們去攻打朱宸濠的根據地,南昌,于是朱宸濠就趕緊讓攻打安慶的士兵回來救援,安慶之圍解除。

之后王陽明又帶著人去埋伏朱宸濠的援兵,在黃家渡打敗了叛軍之后又追擊到八字腦地方,宸濠退保樵舍,學曹操和陳友諒連接大船以為方陣,卻被王陽明一把火全給燒了,于是朱宸濠的叛軍只寥寥無幾,朱宸濠本來要跳水自盡的,但是奈何水太淺被抓起來了。

朱宸濠大哭「先生我自己把自己貶為庶民,散盡士兵,你饒我一命!」

王陽明說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事情不是他能決定的,于是朱宸濠一個月的造反宣告結束。

但是這件事后面的發展實在是讓人無語,明武宗知道朱宸濠真的造反之后很開心,也不管別的了,直接表示我要保家衛國,于是自封「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后軍都督府太師鎮國公」,還沒等自己做什麼,王陽明就把事情解決了,但是他不管,依舊兵分兩路帶著人去平定。甚至你還要王陽明把朱宸濠給放了,鎮國公大人要自己捉拿!

王陽明直接無語,這都是什麼事?他自然是不能答應,于是大家扯了很久終于決定,朱宸濠移交給皇帝的太監張永,張永把人帶到南京去見「鎮國公」。

但是皇帝派去搜集證據的人回來卻說,王陽明根本不是功臣而是反賊。王陽明大吃一驚,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原來之前王陽明讓自己的弟子冀元亨往南昌 講學勸誡寧王,還有寧王派人拉攏王陽明的這些事情, 都變成了王陽明有二心的證據。

他們認為,王陽明之所以平叛完全是因為他這是害怕東窗事發,在保護自己。其實他們這麼針對王陽明是因為本身就是和王陽明有仇,之前他們就要求王陽明在功勞簿上寫上他們的名字卻被拒絕了,于是懷恨在心。再加上他們要討好皇帝,要把平叛的功勞安在皇帝頭上而不是王陽明這個人身上。

明武宗當然很喜歡見到這樣的結果,因為之前就因為立儲的事情被王陽明得罪過,這樣王陽明就幾面不討好了。之后他雖然多次想去面見皇帝說明一切,但是卻都被阻擾。還好太監張永和王陽明沒有沖突,他在皇帝面前給王陽明做擔保說這個人一定不會是這樣的。

但是王陽明雖然沒有什麼大過在身,但是幾個奸臣趁機在功勞簿上寫上自己的名字,而那些真正有功勞的人卻默默無聞,王陽明的弟子冀元亨背著亂黨的名義被抓,王陽明和很多有識之士多煩解救都沒有用。

這時候的王陽明終于對朝廷和皇帝失望,于是給朝廷上疏說自己要求告老還鄉,但是朝廷都不允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