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美劇《兄弟連》中的E連有多厲害?

美劇《兄弟連》自首播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17年,人們仍然能夠回憶起劇中情節與E連的人物形象,溫特斯出場時的場景令人難忘。

溫特斯少校和E連都是二戰歷史上真實的存在,溫特斯曾是E連第三任連長。E連全稱是第101空降師第506傘兵團第2營E連,E(Easy)是該連隊的昵稱,連隊是美軍二戰中的基本戰術單位。

E連的真實構成

二戰時美軍101空降師的主要作戰部隊包括501傘兵團,502傘兵團和506傘兵團,以及兩個滑翔步兵團,就是乘坐滑翔機作戰的那種。E連是506傘兵團麾下的3個連之一。

▲《兄弟連》劇照,可見101師「嚎叫的鷹」臂章和506團E連鋼盔

第506傘兵團是1942年在佐治亞州托科阿營地創建的實驗性質的空降團,E連的戰士們在那里進行了嚴酷的訓練,不僅要學會怎樣從C-47運輸機上跳到地面投入戰斗,還要在陡峭的大山上錘煉體能。E連創新性的體能訓練方式在20世紀60年代仍然被美國陸軍采用。

二戰期間,輕機槍、迫擊炮和反坦克火箭筒等武器一經問世,就被裝備到連隊中。1945年美國陸軍連通常的標準配置為6名軍官和187名士兵,包括3個步兵排和1個提供火力支援的武器排。

諾曼底登陸

溫特斯少校向人們描述過E連的組織形式:

「全連包括連部和3個步兵排,每個排包括3個12人的小隊和1個6人迫擊炮小隊,每個小隊有1挺機槍,每個迫擊炮小隊有1門60毫米輕型迫擊炮。」E連組建時,共有140名士兵和7名軍官。

這些硬仗都是E連打過的

101師各部隊頭盔上的標志,右上角為506團

1943年9月,101空降師從紐約登船,10天后到達英國。第2年6月,E連參加了諾曼底登陸戰役,任務是清除猶他海灘登陸后路線上的任何障礙。他們在首戰中摧毀了4門德軍重炮,在卡朗唐小鎮的激戰中,自己死傷65人,其中17人由于乘坐的飛機被擊落而陣亡。

卡朗唐鎮是從猶他和奧馬哈海灘登陸的兩支美軍部隊的會合點,是戰役中必須要拿下的那個點。首戰就接近50%的傷亡率,考慮到這是發生在諾曼底登陸最艱難的爭奪戰中,E連并不丟人。

桃心下的小正方形代表E連

市場花園行動中,E連的任務是通過保衛道路和橋梁來支持埃因霍溫周圍的英國軍隊,以便英國裝甲部隊可以進入阿納姆并橫穿萊茵河上的主要大橋。

這仗打得窩窩囊囊,所以在《兄弟連》中都沒提。電視劇中,E連被描繪為在荷蘭著陸,進入埃因霍溫與英國軍隊一起向南方前進。

市場花園行動中,E連比較露臉的一件事是發現并解救了被困在阿納姆郊外的100多名英軍,讓他們重返了英軍序列。「解救英軍」這種行動,聽上去是不是挺耳熟?E連有9名士兵在荷蘭遇難,至少40人受傷。

市場花園行動中的空降兵

「突出部戰役」是第101空降師史冊上最光輝的一頁。1944年12月,德軍在阿登發動大規模反擊,盟軍和德軍拼命爭奪交通樞紐小鎮巴斯托涅,E連參加了圍繞巴斯托涅進行的戰斗。

寒冷的冬天里E連缺乏足夠的冬裝,口糧,彈藥也很有限,卻堅持在德軍的炮火下浴血奮戰。第101空降師面對德軍5個師的圍攻,頑強堅守巴斯托涅7天,直到在友軍配合下徹底粉碎了德軍包圍。

一系列最血腥的戰斗導致101空降師各個部隊遭受重大傷亡,E連在奪取福伊鎮的戰斗中死傷82人,其中15人陣亡。

比利時福伊小鎮上的E連紀念碑

在戰爭即將結束時,E連又風光了一回,他們被派去占領貝希特斯加登,這是希特勒「鷹巢」的所在地。

最初在托科阿營地組建時,E連一共有140名士兵。二戰中由于傷亡和補給,一共有366名士兵最后被確認曾在E連服役,他們中一共有49人在戰斗中犧牲。

E連之魂:溫特斯少校

理查德▪溫特斯是E連最知名的人物,他于1918年出生在賓夕法尼亞,1941年從大學畢業,獲得經濟學學士學位。同年8月,高材生溫特斯應征入伍,5周后,他被分配到托科阿營地的101空降師506傘兵團,并加入了正在組建的E連。

E連的訓練十分艱苦,最有名的一項訓練被稱為「向上3英里(意指爬上一座山),向下3英里」,后來這成為了E連的座右銘。

D日登陸戰役中,溫特斯跳傘后幾個小時,就率領部下發動了一次襲擊,摧毀了幾門德軍榴彈炮,這些榴彈炮正在向猶他海灘通往內陸的出口開火。

因為這次英勇行動和領導技能,溫特斯受到士兵們贊譽。士兵們認為溫特斯的最高質量是領導力。溫特斯相信,多了解一個男人,就會更容易激勵他們。

突出部戰役中的美軍

在「突出部戰役」期間,E連新任指揮官迪克中尉在一次攻擊戰斗中與下屬發生爭執,這時已經擔任營長的溫特斯向迪克發出了同樣的戰術警告,而這些意見被迪克忽視。

隨著戰事進行,慌張的迪克喪失了指揮能力(也有一種說法是因為迪克負傷),溫特斯立刻果斷地解除了他的職務,任命斯皮爾斯中尉指揮E連。

由于失去聯系的第一排沒有通訊設備,斯皮爾斯獨自穿過德軍防線找到了他們并口授指令,之后又原路返回自己的陣地。德國人看到一個美國大兵獨自一人跑過他們的陣線時感到非常震驚,以至于忘記了開槍。

盡管溫特斯的領導才能使他成為著名人物,但E連的所有人都是英雄。《兄弟連》中溫特斯在他收到的一封信中引用了一段話:「前幾天我孫子問我的一個問題,爺爺你是戰爭中的英雄嗎?我說不是, 但我曾和一群英雄一起戰斗。」

從左至右:老年溫特斯,劇中溫特斯,年輕溫特斯

戰爭結束后,溫特斯安靜地安頓下來,于1948年5月結婚,他和妻子共同生活了六十多年。2011年1月,溫特斯去世,享年92歲。他的墓志銘非常簡單——「理查德▪D▪溫特斯,第二次世界大戰,第101次空降師。」

E連現在還有人活著嗎?

2017年2月,E連著名英雄一等兵愛德華▪提波去世,享年95歲。他在卡朗唐戰斗中被迫擊炮炸傷雙腿,并失去了右眼。

詹姆斯▪科布斯在諾曼底戰斗中負重傷,被送回家。傷愈后他選擇重返前線,再次加入E連參加了市場花園行動和巴斯托涅戰役,他于2017年10月去世。

就在同一個月,另一名老兵赫伯▪蘇爾思去世。1944年底,新兵赫伯▪蘇爾思在巴斯托涅戰役中補充進E連,戰斗中他的雙腿被落在身邊的炮彈炸傷,他當時認為自己已經死了。他是一名天主教徒,在受傷瞬間他想到了母親肯定要經歷的痛苦,因為他是一個獨生子。

赫伯在接下來的三個月中進行了骨骼牽引,然后又在床上待了六個月,腿傷愈合回到美國,赫伯上大學學習工程學,結婚后和他的妻子生了九個孩子。

2017年,E連中最后一名知名老兵,一等兵醫官埃德溫▪派平去世,享年96歲。

據美國媒體報道,相信仍然有E連成員(不超過5人)在世,不過老人們和他們的家庭成員不想被曝光宣傳,只希望能夠享受最后幾年的寧靜。老兵不死,只是消失。

最后借用溫特斯在《兄弟連》中的臺詞表達對E連戰士們的敬意——

我們是傘兵,本來就該被包圍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