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篡位登基之時,有當年跟著朱元璋打天下的功臣親眼目睹嗎?

明朝初年的靖難戰爭,是發生在開國太祖朱元璋子孫之間的一場皇室內斗。明朝開國之后分封了大批的勛貴功臣,這些人之中有人親眼目睹燕王朱棣篡位登基嗎?

這個要求比較高。

首先這個人要足夠長壽,畢竟從明朝建國到朱棣篡位有足足三十五年時間。其次這個人要足夠幸運,能夠逃過朱元璋死前的兩個大案:李善長案和藍玉案。最后還要在殘酷的靖難戰爭中幸免于難。

符合這些條件的老臣有且只有一個:武定侯郭英。

朱棣劇照

明初功臣大全

跟著朱元璋打天下的老臣是一個非常寬泛的概念,我們不可能去一一列舉。個人以為明朝建國后獲得爵位的那些功臣們,可以作為一個理想的范本來考究。

吳二年(公元1368年)正月初四日,吳王朱元璋在金陵(今江蘇省南京市)開國稱帝,國號大明,年號洪武。由于明軍主力此時正在南北兩條戰線上為了國家統一而奮戰,所以封賞功臣的大典直到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十一月才正式舉行。本次大封功臣共封公爵6人、侯爵28人、伯爵2人,合計36人,名單如下:

公爵:韓國公李善長、魏國公徐達、鄭國公常茂、曹國公李文忠、宋國公馮勝、衛國公鄧愈。

侯爵:中山侯湯和(后進封信國公)、延安侯唐勝宗、吉安侯陸仲亨、江夏侯周德興、淮安侯華云龍、濟寧侯顧時、長興侯耿炳文、臨江侯陳德、鞏昌侯郭興、六安侯王志、榮陽侯鄭遇春、平涼侯費聚、江陰侯吳良、靖海侯吳禎、南雄侯趙庸、德慶侯廖永忠、南安侯俞通源、廣德侯華高、營陽侯楊璟、蘄春侯康鐸、永嘉侯朱亮祖、潁川侯傅友德(后進封穎國公)、豫章侯胡美、東平侯韓政、宜春侯黃彬、宣寧侯曹良臣、汝南侯梅思祖、河南侯陸聚。

伯爵:忠勤伯汪廣洋、誠意伯劉基。

到了十二月,朱元璋又補封了一位侯爵: 永城侯薛顯。薛顯這個人功勞很大,但他在北伐途中濫殺無辜,被老朱認為 「此罪難恕」。但開國之初朱元璋生怕背上殺功臣的罵名,所以最終按照功過一分為二的原則:薛顯有功,封永城侯。有罪,罰他發配海南。

朱元璋劇照

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朱元璋加封養子沐英為 西平侯。洪武十二年(公元1379年)十一月老朱第二次大封功臣,本次共冊封12位侯爵,名單如下:

永昌侯藍玉(后進封涼國公)、安慶侯仇成、永平侯謝成、鳳翔侯張龍、安陸侯吳復、宣德侯金朝興、懷遠侯曹興、靖寧侯葉昇、景川侯曹震、會寧侯張溫、雄武侯周武、定遠侯王弼。

洪武十六年(公元1383年),由于督造孝陵有功,朱元璋封老鄉李新為 崇山侯。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四月,因為收復云南的功勞,老朱再次大封功臣。本次共冊封4位侯爵,名單如下:

普定侯陳桓、東川侯胡海、武定侯郭英、鶴慶侯張翼。

此后直到李善長案之前,又冊封3位侯爵,分別是: 舳艫侯朱壽、航海侯張赫、全寧侯孫恪。

李善長畫像

至此為止,這一批開國勛貴合計公爵6人、侯爵50人、伯爵2人(均只計算最初爵位)。在李善長案之前,壽終正寢的有:魏國公徐達、曹國公李文忠、衛國公鄧愈,淮安侯華云龍、濟寧侯顧時、臨江侯陳德、鞏昌侯郭子興、六安侯王志、江陰侯吳良、靖海侯吳禎、德慶侯廖永忠、南安侯俞通源、廣德侯華高、營陽侯楊璟、蘄春侯康鐸、東平侯韓政、汝南侯梅思祖、永城侯薛顯、安慶侯仇成、安陸侯吳復、宣德侯金朝興、雄武侯周武,誠意伯劉基,合計23人。

另有1人戰死:宣寧侯曹良臣,2人因罪賜死:永嘉侯朱亮祖、豫章侯胡美,1人畏罪自盡:忠勤伯汪廣洋。

爆發于洪武二十三年(公元1390年)四月的李善長案,筆者在以前的文章中分析過,本質上是以朱標為首的太子黨(包括江南文人以及新晉武勛)和以李善長為首的淮西老兄弟之間的一次總攤牌。雖然朱元璋并不情愿讓淮西勛貴覆滅,但是在兒子和老兄弟之間,他最終選擇了兒子。李善長案名單如下:

韓國公李善長,延安侯唐勝宗、吉安侯陸仲亨、滎陽侯鄭遇春、平涼侯費聚、南雄侯趙庸、宜春侯黃彬、河南侯陸聚。

朱標劇照

當然此案過后,興許是為了安撫所剩無幾的淮西勛貴,朱元璋在洪武二十三年十月進封老鄉張銓為永定侯。此外死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之前的還有鄭國公常茂、航海侯張赫、東川侯胡海。換句話說,在皇太子朱標去世之前,在世的勛貴合計21人,名單如下:

宋國公馮勝、信國公湯和、穎國公傅友德、涼國公藍玉,江夏侯周德興、長興侯耿炳文、西平侯沐英、永平侯謝成、鳳翔侯張龍、懷遠侯曹興、靖寧侯葉昇、景川侯曹震、會寧侯張溫、定遠侯王弼、崇山侯李新、普定侯陳桓、武定侯郭英、鶴慶侯張翼、舳艫侯朱壽、全寧侯孫恪、永定侯張銓。

朱標之死,猶如南美洲扇動翅膀的那只胡蝶一般,改變了整個明朝的歷史進程。當年六月,西平侯沐英因太子薨逝后傷心過度,不幸暴卒。八月,江夏侯周德興和靖寧侯葉昇因罪被殺。九月,朱元璋立朱標次子朱允炆為皇太孫,一場大清洗即將拉開帷幕。

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二月,震驚天下的藍玉案爆發。原先的太子黨,現在被認為是太孫繼位的不穩定因素,自然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存在。本次涉案勛貴名單如下:

涼國公藍玉,懷遠侯曹興、景川侯曹震、會寧侯張溫、普定侯陳桓、鶴慶侯張翼、舳艫侯朱壽、全寧侯孫恪。

藍玉劇照

這里略作解釋,藍玉案涉及到的勛貴自然不止上面這些。但因為有部分是二代勛貴,因此不計算在開國功臣行列之中。此后為了防止戍邊親王的勢力過分做大,朱元璋又在洪武二十七年(公元1394年)和洪武二十八年(公元1395年)先后除掉了宋國公馮勝、穎國公傅友德,永平侯謝成和定遠侯王弼。再加上因病去世的信國公湯和、鳳翔侯張龍、永定侯張銓以及因罪被誅的崇山侯李新。到朱元璋去世之前,還活著的開國功臣僅有兩人: 長興侯耿炳文和武定侯郭英

洪武三十年(公元1397年)正月,耿炳文征西將軍印為總兵官,郭英出任其副手,率領陜西和甘肅的精銳步騎巡邊西北,這已經是朱元璋手上最大的牌面了。然而等到郭英于當年年底返回京師南京之時,還有言官對其進行彈劾,幸虧被朱元璋一手保下,不然就真沒人能活著看到朱棣篡位了。

壬子,宥武定侯郭英罪。時英自陜西還。監察御史裴承祖劾英私養家奴百五十余人,又擅殺男女五人,請治其罪。上以英功臣,詔勿問。左僉都御史張春、都給事中馮嶧等執奏不已。乃命諸戚里大臣議其罪,使知所警,已而宥之。—《明太祖實錄卷二百五十五》

親眼見證朱棣篡位的唯一功臣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閏五月朱元璋駕崩,皇太孫朱允炆繼位,隨即發起了規模浩大的削藩行動。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七月,太祖第四子燕王朱棣打出「清君側」的旗號,率軍從封國北平起兵造反。

消息傳到南京,建文朝廷并非如后世所描寫的一般慌作一團,而是早有準備。七月十九日,長興侯耿炳文出任征虜大將軍,統帥三十萬大軍大舉北上平叛。從得到消息到大軍出征,中間僅有不到二十天的時間,說明朝廷方面早就做好了戰爭準備,只是在等待一個出兵的理由。

朱棣劇照

然而最大的問題在于選錯了統帥,耿炳文雖然是洪武三年的開國元勛,但他一生最主要的功勞在于守城和練兵。大明建國前耿炳文堅守長興十年,斬斷了張士誠集團向朱元璋腹地挺進的任何可能。建國后耿炳文長駐陜西,為北伐明軍訓練出一批又一批合格的兵員。

乙酉,遣使敕諭右參將、全寧侯孫恪率長興侯耿炳文所操馬軍,往會征虜前將軍、潁國公傅友德北征。—《明太祖實錄卷一百九十九》

可是耿炳文對于指揮大兵團作戰確實是缺乏經驗,這一點他甚至比不上郭英。根據《明史》的記載,耿炳文在滹沱河北和朱棣打了一仗,失敗之后退守真定城。懾于其守城專家的威名,朱棣沒有進一步糾纏,見好就好撤圍而走。由于這次戰敗,建文帝派出曹國公李景隆北上取代了耿炳文的指揮權。此后這位長興侯再未出現在靖難戰爭的記錄之中,直到朱棣篡位之后才被記載為自盡。

燕王稱帝之明年,刑部尚書鄭賜、都御史陳瑛劾炳文衣服器皿有龍鳳飾,玉帶用紅鞓,僣妄不道。炳文懼,自盡。—《明史卷一百三十·列傳第十八》

靖難戰爭劇照

這個說法,是大有問題的。《濠梁慎庵耿公墓田碑記》,是黔國公沐晟為其表哥耿琦所寫的一篇碑文,里面明確記載了耿炳文的結局: 「援真定,歿于陣」。沐晟是建文朝廷軍方高層,他麾下的云南明軍深度參與了靖難戰爭全過程,他的話無疑具有極高的權威性。而且即使是明代官方史書《明實錄》中,也隱晦地透露了耿炳文之死的真相:

壬戌,上將輕騎數十繞出城西,先破其二營。適炳文送使客出,覺之奔還,急起橋。我軍散斷橋索不得起,炳文幾被擒。上引滿射之,應弦而斃,城中驚懼。—《明太宗實錄卷三》

聯系上下文,這里 「應弦而斃」之人只有可能是一軍主帥長興侯耿炳文,這才會 「城中驚懼」。耿炳文死于真定,板上釘釘。

前文說到郭英比耿炳文更適合做大軍主帥,是因為他在明軍收云南、定遼東、平漠北的極大戰役中不但全程參與,后期更是作為大將軍藍玉的副手在捕魚兒海直搗北元王廷,無論是實戰經驗還是指揮大兵團作戰的能力都要高于耿炳文。

然而可能因為郭英的女婿遼王朱植也是九大塞王之一,讓建文朝廷對其并不太信任。除了將郭英調離深耕多年的遼東,在耿炳文敗亡的情況下仍然不肯讓他掛帥出征燕王。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四月白溝河戰敗之后,郭英也退出了靖難主戰場。

朱允炆劇照

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六月十三日,燕軍從金川門進入京師南京,朱允炆在皇宮奉天殿自焚殉國,朱元璋建立的明朝相當于就此覆滅。六月十七日,朱棣在殘破的奉天殿登基稱帝,不知親眼目睹這場悲劇的郭英,心中作何感想。對于郭英的結局,史書的記載是 「罷歸第」。永樂元年(公元1403年)二月十七日,武定侯郭英去世,享年67歲(據其神道碑銘應為69歲)。當年五月,朱棣下旨追封其為營國公,謚威襄。

結語:此前有很多專家認為朱元璋特意留下長興侯耿炳文,是利用其善于守城的特長來為皇太孫保駕護航。那麼善于打硬仗的郭英為什麼能活下來?就憑他妹妹是朱元璋的郭寧妃?顯然不可能。

郭英這個人最大的特地就是「忠」,其本人的《神道碑銘》給我們做了總結: 「及聞征討之命,即日就道,未始以老疾辭其事」。郭英一生大小百余戰,稱得上是遍體鱗傷,每到陰雨天就疼痛不已。即使是這樣,這位武定侯對于朱元璋布置的任務從來都是不折不扣地完成。這樣的部下誰不愛?

所以跟著朱元璋打天下的老臣之中,唯有郭英既躲過了李善長和藍玉兩個大案,又活到了朱元璋死后,還在和朱棣的交手中全身而退。但是作為老朱的忠臣,他卻只能痛苦地目睹反賊朱棣篡位稱帝,這樣的人生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