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曼底登陸的前后對比,老照片中的偉大戰役

提起諾曼底登陸,這個盟軍對德國最大規模的反攻之一,人們已經從電影、電視劇、照片或舊報紙、雜志中了解到了許多,但往往是跟血腥聯系起來的。正如《拯救大兵瑞恩》中所涉及的殘酷的奧馬哈海灘登陸戰,戰場所充斥的機槍射擊、炮彈爆炸、血肉橫飛、士兵的哀嚎是人們一提到諾曼底登陸就立即出現在腦海中的景象。但是,《生活》雜志攝影師弗蘭克·舍舍爾在登陸前和登陸后所拍攝的無數其他不太為人所知的場景,讓人們對這場偉大戰役有了新的了解。

舍舍爾的大部分照片從未在《生活》雜志上發表過,但在這里卻被巧妙地修復了色彩,讓人感覺既熟悉又新鮮。

舍舍爾于1981年去世,但一直到20世紀50年代,他都是《生活》雜志的獲獎攝影師。除了諾曼底登陸,弗蘭克還拍攝了太平洋戰爭、1947年伊麗莎白公主的婚禮、1956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捷克斯洛伐克的集體農業、溫斯頓·丘吉爾爵士(多次)、藝術收藏家佩吉·古根海姆、勒芒公路賽車、棒球、足球、拳擊等主題。

這是登陸前正在英國鄉間進行訓練的美軍部隊。正如電視劇《兄弟連》所描述的那樣,這些部隊在英國鄉村進行了緊張的訓練,能夠欣賞優美的英倫風光是這些戰士們最后的享受,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在隨后的大反攻中沒能活下來。

美國戰斗工兵們正在為戰斗所準備的堆積如山的彈藥箱上就餐。強大的軍事工業是英國和德國都不具備的,美國憑一己之力支援了英、法、中、蘇等盟國,是這場戰爭能夠打贏的重要因素。

兩名美國軍人正在和當地孩子一起享受在英國期間難得的假日時光。當英國贏得倫敦上空的空戰之后,三島就再次恢復了寧靜,只有男人們在歐洲大陸與納粹繼續廝殺。

1944年5月,英國埃文河畔的斯特拉特福德,一名美國下士正在堆放汽油罐,為即將到來的法國入侵做準備。當納粹裝甲部隊正在因為油料不足而經常掉鏈子的時候,盟軍卻有用不完的燃料。當然也有巴頓的部隊因為殺紅了眼,狂追敵人導致運油車隊跟不上而被迫止步的。

1944年,已經登陸到了法國,一名美國陸軍牧師跪在一名受傷士兵旁邊,主持圣餐和告解儀式。沒有政委,思想工作主要由牧師們組織。

1944年6月,一個已經被德軍拋棄的機槍陣地,但依然可以看到守備法國的占領軍使用的主要是二手裝備,所以士氣不足也是正常的。

1944年夏天,法國諾曼底,猛烈轟炸過后的城鎮廢墟中散落著各種雜志。

1944年夏天,諾曼底,一輛美軍坦克在經過法國阿弗蘭奇鎮的時候歇了歇腳。

一隊盟軍士兵正在法國西部的一個小鎮進行搜查任務。

被解放的法國民眾對美國士兵非常歡迎。這是自然的,被納粹侵略和占領,作為亡國奴生活了幾年,這些法國人對解放者充滿了感激之情。

1944年夏天,在法國鄉村的一個臨時機場里,一架美國P-47「閃電」戰斗機正在接受維修。

1944年夏天,法國北部,一對法國夫婦正為一輛美國坦克車組送上干邑白蘭地以表達他們的感激之情。

1944年,法國某處野戰機場,美軍飛行員駕駛一輛繳獲的德國桶車抵達機場,旁邊是一架P-38戰斗機。

思想工作要跟上。緊張的戰斗間隙,隨軍牧師正在給軍中的信眾舉行敬拜儀式。

1944年8月,盟軍解放巴黎的第二天,美國軍用卡車列隊駛過香榭麗舍大街。

1944年夏天,法國人正在運送繪有英國和美國國旗的圍板用于即將舉行的勝利大游行。然而,人們想不到的是,在戴高樂就任之后,法國和美英的關系就一落千丈,形同陌路。

光復后的法國巴黎,慶祝勝利的人們陷入了一種無以言表的激動之中。

1944年8月,自由法國軍隊任命皮埃爾·凱尼格(左)將軍擔任新的法國首都警備區司令。這是凱尼格在巴黎解放后舉行的儀式上。

勝利大游行中舉著各種標語、橫幅的法國群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