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最詭異的奇謀,曾滅項羽20萬大軍,曾國藩:此計不可能複製

韓信乃是漢初三傑之一,著名軍事家,一生經歷百戰,可謂是「攻必克,戰必勝」,因此有兵仙之稱。在他的一生中,經典戰例可謂數不勝數。作戰中,韓信腦洞奇大,屢出奇謀,其智謀甚至會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漢高祖四年(西元前203年)十月,韓信連續消滅代、趙、燕等國,率領數十萬大軍兵臨齊國。其後,韓信出賣劉邦重臣酈食其,一舉殲滅齊國。當時,楚霸王項羽正率領主力與劉邦在滎陽地區進行激烈的拉鋸戰,而他的老巢——彭城卻直接暴露在韓信所率領的漢軍面前。

由于自身被劉邦拖住,因此他不得不派自己的愛將——龍且率20萬大軍去阻止韓信。十一月,龍且與韓信在濰水對陣,史稱濰水之戰。戰前,韓信命人緊急趕制一萬多條沙袋,隨後將之投入濰水之中,阻擋了一大半的流水。

隨後,韓信派出一半的軍隊渡河襲擊龍且,隨後又命他們假裝不敵,「倉皇」地逃過河對岸。看到此景,龍且高興地說:「我和韓信是老同事,早就知道他不行,等我滅了韓信,連齊國都會是我們的!」

隨後,龍且率全軍渡河攻擊韓信,誰知楚軍剛剛渡過一半人,韓信便命軍士在上游挖開由沙袋組成的臨時堤壩,河水疾馳而下。濰水中的楚軍被河水沖走,化為魚鱉,而倖免于難的楚軍卻被分為兩部分。尚未渡河的軍隊見情況不明,拔腿便逃;而渡河的楚軍卻遭漢軍三面合圍,最終全軍覆沒,而龍且也被灌嬰的部下——丁複所斬殺。

此戰之後,韓信全據齊地,劉邦三分天下已有其二,項羽的滅亡已呈不可避免之勢。正所謂「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濰水之戰被視為韓信的典型戰例,一直為後世所推崇,並被記載到司馬遷的《史記》之中。

對于濰水之戰,後世兵家一直深信不疑,並有不少人試圖效仿。然而結果卻無一例外,全都失敗了。到了晚清,曾國藩在對陣太平軍的作戰中,也曾試圖複製韓信的神跡,然而最終卻輸得灰頭土臉。

痛定思痛,曾國藩逐漸認為,韓信的「濰水之謀」或許出于司馬遷的杜撰。他在日記中寫道:

「沙囊壅水,下可滲漏,旁可橫溢,自非興工嚴塞,斷不能築成大堰」。

簡單翻譯來就是,沙袋塞堵不了大河的水流,因為下面會滲漏,旁邊會橫溢,除非是嚴格的堵河工程,否則根本堵不住河水。如果是小河流,堵住的可能性大,但又不可能對敵軍形成殺傷力,連讓人站不穩的力道都沒有。 因此,曾國藩判定,韓信的「濰水之謀」斷不可信。

在曾國藩看來,中國的史學家大多不懂軍事,因此在寫史書時經常鬧笑話,甚至嚴謹如《史記》《漢書》都不能免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又如何懂得行軍打仗之法?因此,在史書中總喜歡記載這些離奇的故事。

正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曾是迷信于各種巧計的曾國藩開始傾向于研究更加現實主義的兵書——《紀效新書》,畢竟這本書是精通軍事的專業人士——戚繼光寫的。而在後來的戰鬥中,曾國藩等湘軍摒棄了《三國演義》式的奇謀,採取「結硬寨,打呆仗」的打法,憑藉土木工程與強大的正兵,最終擊敗了太平軍。

雖然韓信 「濰水之謀」可能是假的,但他的戰績卻是實實在在的,畢竟他確實擊潰了龍且,但其具體細節,還需要我們進一步考證。和 「濰水之謀」一樣,齊國名將田單的「火牛陣」最近也廣受質疑。

自戰國以來,歷代都有人試圖複製火牛陣,但最終的結果卻都像個笑話。那些屁股著火的牛根本不會一古腦地往前沖,而是四處亂竄,甚至弄巧成拙,沖亂了本方陣型。安史之亂時,宰相房琯便對叛軍使用了火牛陣。誰知耕牛根本不聽指揮,反過頭衝垮了自己人,導致一場大敗。

正所謂盡信書不如無書,做任何事都需親身實踐才能相信。打仗如此,工作生活也應如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