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娶妻的張騫卻遇到了一生相愛,實為人生贏家,今後子孫豐茂

楚漢戰爭時期,中原時局動盪,匈奴乘機用武力征服周國實力比較弱小的國家,其中就包括月氏,他們除掉了月氏國王。

不久,匈奴就控制了中國東北部,實力逐漸強大,野心不斷膨脹,他們漸漸不把大漢放在眼裡,時常騷擾掠奪中原邊境。

劉邦忍無可忍,率領大軍與匈奴作戰,希望將他們一舉拿下,結果卻被困在白登七天七夜。從此,劉邦不敢輕易出征,採取和親的方式換取邊境的和平。

到漢武帝時期,社會安定,經濟、軍事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邊境還是時常受到匈奴的襲擊。于是漢武帝開始思考如何擊敗匈奴。

這時他想到月氏曾遭匈奴除掉,最後被迫遷移到今阿富汗的東北地區,他們與匈奴一直是對頭。

而且月氏的地理位置很好,正處匈奴的西面,大漢在匈奴的東面,如果大漢與月氏強強聯手,那麼一定可以打的匈奴落花流水。

想到這裡,漢武帝就開始在全國招賢納士,希望可以找到一位有勇有謀的人完成這項使命。張騫看到後毛遂自薦,漢武帝很滿意,決定讓他擔任使節出使西域。

西元前138年,張騫帶著百人大團奉命出使西域。到達月氏必須經過匈奴地區。使團出隴西後不久就被匈奴捕獲。

匈奴得知張騫此次前來的使命是為了尋找月氏,憤怒不已。因為匈奴與大漢一直以和親的方式交往,維持著表面的和平,張騫又是大漢使節,所以他不能除掉張騫,只能將他扣留下來。

為了讓張騫歸降,單于軟硬兼施,但是張騫手握旌節,堅決不屈。匈奴實在沒有辦法,最後想到「美人計」這個餿點子。

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不如找一位值得信任又聰明的美人讓他迷失在溫柔鄉裡。于是,單于將匈奴谷蠡王的養女烏麗娜嫁給張騫。

烏麗娜本性善良天真,聰明伶俐。她的真實身份是牧羊人之女,父母在一次暴風中身故,她被匈奴谷蠡王發現收為婢女,後來因為她知書達理、聰明伶俐,深得匈奴谷蠡王喜愛,便將她收為義女。

單于希望她可以勸降張騫,歸于匈奴部下。但是,單于打錯了算盤。

剛開始因為立場不同,兩人確實互相提防,不曾吐露心聲,但是隨著兩人相處時間的增加,烏麗娜越來越了解張騫,她被張騫對大漢的忠心以及剛毅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她也慢慢明白張騫的處境,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幫助丈夫。

于是她開始悉心照顧張騫,處處袒護張騫,謹慎又機智的應對單于的盤問。張騫也被烏麗娜所感動,不久,烏麗娜生下了一個兒子,張騫為他取名為勇。

一年又一年過去了,轉眼間,勇已經八歲了,而他還沒有逃出匈奴,沒有完成使命。此刻,他是孤獨的、無助的,他不知家人如何,不知該如何向漢武帝覆命,不知自己的未來究竟如何。

他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專心下好眼前這盤棋。

他不希望自己虛度時光,平日裡,只要一有時間就觀察匈奴的生活規律、氣候變化……時間久了,張騫與身邊的匈奴越發熟悉,匈奴對他也並不像以前那般嚴格,時常還能從他們口中打探到一點消息,不過要想逃走還是難上加難的。

妻子烏麗娜看穿丈夫的心事,她要幫助丈夫逃出去。

西元前128年,漢武帝再次對匈奴出擊,匈奴疲于應付,內部亂成一鍋粥,根本無心監視張騫。

張騫看準時機要帶著妻子烏麗娜、兒子和同堂邑父一同離開,但是烏麗娜不肯。她要留下來,一是人數多容易被發現,不易逃走;二是她可以設法拖住追他們的人。

她是匈奴谷蠡王的養女,地位高貴,一般人不敢動她,張騫被深深感動。

張騫與同堂邑父騎上馬,向西北飛奔而去。西元前127年,張騫來到疏勒國,在他們的幫助下,張騫順利來到月氏。

但是此時的月氏百姓安家立業,君王不願意為了仇恨而傷害百姓,張騫再三勸說也沒有用,最終無功而返。回大漢的路上,張騫再次被匈奴逮捕。

單于十分氣憤,對他進行了刑法伺候,之後又將他押送到烏麗娜身邊。不知是福還是禍,張騫又回到妻子當身邊,這次匈奴對張騫的看管更加嚴格。

一年之後,單于臥病不起,眾人盯上王位,爾虞我詐。不久,單于身故,匈奴內部發生內亂,連監視張騫的士兵都不見身影,機會又再次降臨。這次烏麗娜率先發話:「夫君,我們帶著勇逃吧,去長安」。

張騫熱淚盈眶,他點點頭,心想:「長安,我回來了!」

建功立業忠大漢 子孫豐茂為贏家

十三年後,張騫帶著妻子烏麗娜、堂邑父三人一起回到長安。從匈奴到長安,路途遙遠,環境艱苦,逃跑時太匆忙,沒有帶夠乾糧,時常餓著肚子。幸虧有堂邑父,他擅長打野,可管大人溫飽。

但是,這對于勇來說太艱苦了。沒過多久,勇在逃跑的路途中突發疾病,高燒不止。

一位小當戶叫忽爾幹十分仰慕張騫,他發誓就算隱姓埋名也會將其撫養長大,將來送到長安。張騫明白,若是繼續前行,兒子的身體一定支撐不住;若停滯不前,匈奴遲早會發現他們,很快會加快鞭馬追上來。

再三考慮後,張騫決定將勇給忽爾幹照顧,三人繼續趕路,儘快回到長安。

此次出使,張騫雖然沒有完成使命,但是他對西域的地理環境、氣候變化、風俗習慣等等十分清楚,為攻打匈奴提供重要資訊,可謂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漢武帝對于張騫此次出使西域的成果十分滿意,封他為太中大夫,授堂邑父為「奉使軍」。

西元前123年,張騫跟隨大將軍衛青出征。因為張騫曾經出使過大夏,在匈奴地區又待了數十年,所以衛青讓張騫做軍隊的嚮導。

張騫了解地理環境,知道哪裡有水資源,讓大軍免于饑渴之難,最終大獲全勝。漢武帝知道後興奮不已,封他為博望侯,把他的家鄉贈名為「博望」。

張騫受封后,立刻在博望修築了城堡,作為政治中心。漢武帝向匈奴發動第七次。張騫任命,也是在這次他遇到了兒子勇。

當時張騫率領一支軍隊在胡楊林中,突然有士兵向張騫彙報,有兩名匈奴在附近徘徊,並將兩人押上來。只見一老一少穿著匈奴服飾,小心翼翼地打量張騫。

突然,老者上前掏出一尊祭天金人小象。張騫看到這個,心裡一驚,這是忽爾幹的信物,原來面前站著的正是他的兒子和救命恩人。

已經過去六年了,孩子已經不像之前那般稚嫩,反而平添了一份韌勁。

從匈奴逃出來到達長安後,妻子烏麗娜因為水土不服還沒到一年時間就患病而身故,張騫悲傷不已,更加思念勇,但是自從上次一別就再也沒有見過,如今兒子出現在面前,張騫不禁大喜。

雖然當時張騫和妻子是被迫的,但是上天眷顧他,讓他擁有一位善解人意的妻子、智勇雙全的勇,實為「人生贏家」。

據方城縣文史者杜海龍調查可知,博望鎮周圍大大小小的村落都有張騫的後代,一共有836戶共計3908名。

杜海龍在走訪調查的時候發現一個老人張廣傑家裡供著張騫的牌位,牌位兩旁還有一副對聯,主要講述張騫攜帶家眷來到博望,建功立業。為紀念祖先張騫,後人在此發展,發揚張騫寶貴的質量。

二出西域為大漢 一帶一路重發展

西元前122年,張騫奉命跟隨衛青出征,結果因為逗留延誤軍機,造成大量士兵損失,按律當斬,但是漢武帝念在張騫有功在身,只將他貶為平民。

被貶後,張騫一直因為自己無法繼續為大漢效力而感到鬱鬱寡歡,後來他想繼續出使西域。

他向皇帝著重介紹烏孫東和匈奴發生矛盾的事情,認為可以說服烏孫東返回共同抗擊匈奴,皇帝贊同張騫的想法。就這樣,張騫開始了第二次西域之行。

他們一路向西,跨過河西走廊、翻過崑崙山、越過黑海……這支隊伍的目的變成了文化交流。

中原將先進的蠶絲技術輸送到西域,西域將葡萄、石榴、寶馬、歌舞傳進中原,建立了漢朝和西域之間的溝通,使中原文化得到傳播。

參考文獻

[1]劉學傑 張騫的西域姻緣[N]新疆經濟報 2010.07.30第A6版

[2]韋東坡 張騫封侯博望鎮[N]中國地名 2019第二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