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太子胤礽:絕非昏庸之輩,一件小事,斷掉了其繼位可能

歷代王朝皇子沒有哪一個是不想坐上皇太子之位的,皇太子地位僅次于皇帝,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然而,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皇太子之位並不好坐,除了各個皇子勢力的擠壓,還有皇帝與儲君之間難以解決的矛盾。

愛新覺羅·胤礽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皇太子,也被後人稱為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的皇子,在其在皇太子之位的三十三年間,卻被兩立兩廢,被廢卻不是因為其昏庸無能。

相反,胤礽曾一度被康熙皇帝器重,是一個讓康熙皇帝覺得可以「悠閒度日」的優秀皇位繼承人。

周歲封為太子,康熙皇帝給予胤礽厚愛

康熙十三年,胤礽出生,其母仁孝皇后卻因難產離去于兩個時辰之後,自此康熙皇帝便開始親自撫養胤礽。由于胤礽兄長及嫡長子早年夭折,所以在胤礽周歲時便將其封為皇太子,即使剛滿周歲卻也擁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力。

由于康熙皇帝和孝仁皇后感情要好,孝仁皇后去世後康熙皇帝悲痛不已,所以其對于胤礽也給予厚愛。甚至是其他皇子所無法擁有也羡慕不來的。

父愛如山,即使是皇帝也不例外。康熙十七年,胤礽染上了天花。1980年五月世界衛生組織戰勝了天花,而在當時天花是每個人聞之色變,避之不及的。但是康熙皇帝愛子心切,把政事交給內閣,自己則看守在胤礽病榻邊直到胤礽天花痊癒。

最誇張的是,康熙皇帝御駕親征葛爾丹途中由于十分思念胤礽,特地寫信告誡胤礽,給他寄幾件胤礽平日穿的舊衣服。

自己思念胤礽的時候可以穿上胤礽的舊衣服,並且在途中各種特產都會寄給胤礽,或大或小的新鮮見聞也都會寫信給胤礽,但胤礽極少回信。

于是康熙皇帝就在信中寫道:「我因為路途太遠,害怕太子你想念我,所以我給你寫了多封書信,但是為什麼我寫了這麼多信,你卻沒有一個回復的呢,你要是再不回復,我就再不給你寫了!」對胤礽的寵溺溢于言表。

胤礽也並沒讓康熙皇帝失望,逐漸成長為優秀的可擔大任的儲君。由于康熙皇帝的悉心培養,胤礽文武雙全。

康熙皇帝在外親征時曾讚賞胤礽:「爾在宮穩坐泰山理事,故朕在外放心無事,多日悠閒,此可輕易得想乎?」字裡行間表露出康熙皇帝對胤礽的看好和器重。

胤礽太子被廢,父子心生嫌隙

康熙皇帝對胤礽的愛天下皆知,胤礽對康熙皇帝的態度卻也是不言而喻。但是康熙皇帝依然看重並且寵愛著胤礽。然而在康熙皇帝御駕親征葛爾丹時卻有這樣一件事,讓他心生失望,整個事件也變成了太子被廢的導火索。

康熙二十七年,康熙皇帝在御駕親征葛爾丹的路途中,由于中午特別熱,夜晚又特別冷,晝夜溫差大,並且時冷時熱。

有時又大風陣陣,並且地方潮濕,導致康熙皇帝身體欠佳,已經沒有精力再繼續帶兵親征,于是讓胤礽前來照顧。

胤礽看見康熙這副模樣,卻沒有一點著急難過,看不出來一點對康熙的關心,康熙見此情景,心生怒意,失望至極,但當時並沒有將不滿立刻表現出來。

直到康熙十八子胤祄得了急性病,康熙皇帝內心十分焦急,然而胤礽作為兄長卻是無動于衷,他的這副模樣讓康熙想到十幾年前胤礽也是這般對他的病情絲毫不在乎。

因此康熙皇帝無比失望說:「朕所治平之天下,斷不可付此人」,從此失去了康熙皇帝對其的偏愛。

所以在康熙四十七年,大阿哥向康熙報告了胤礽的許多做法不對的地方,即使有些可能是虛假之詞,卻也叫康熙深信不疑,龍顏大怒。

皇帝與太子之間既是父子也是君臣,一旦皇帝發現太子對皇位的覬覦之心,必定不會容忍。

康熙在巡幸結束返京途中,過夜在賬篷之中,卻在有一天夜裡發現胤礽靠近自己的賬篷,並且通過賬篷的縫隙向裡面張望,康熙帝當即覺得胤礽是想害他。

皇帝都是多疑的,即使胤礽沒有弑逆的想法,卻也在康熙眼中變成了對自己皇位的巨大威脅。

于是康熙下定決心廢黜太子,自太子之位被廢後,胤礽舉止瘋癲,康熙見狀也是整日憂愁不斷。回想他們父子當年的溫情交往,也是令康熙帝唏噓不已。

復立又廢,胤礽晚景淒涼

太子之位空虛,各皇子及各方勢力蠢蠢欲動,為了爭奪太子之位,皇子之間矛盾日益激化,為了挽救局面,並且平衡朝廷勢力,在康熙四十八年,康熙又立胤礽為太子。決定再給自己這位優秀的兒子一次可以爭奪皇權的機會。

然而即使太子之位復得,皇帝與太子之間的矛盾卻依然存在,這是歷代王朝不可避免的,也是歷代王朝所不能解決的,退位讓賢不是每個皇帝都能做到的,胤礽正值盛年,雄心勃勃,一心想奪得皇位。

為父子,為君臣,康熙皇帝要時刻注意兩者之間的關係,也要時刻注意各皇子的一舉一動。有一點風吹草動康熙皇帝都要警惕起來。

康熙四十九年,胤礽勾結各個大臣,結黨營私,準備逼迫康熙讓出皇位,被康熙發現,康熙當即怒不可遏,皇帝與太子之間矛盾不可化解,終于康熙五十一年,胤礽又被廢黜太子之位。 胤礽被圈禁咸安宮,非離去不得出

從太子二次被廢到康熙五十九年,多人上書再立胤礽為太子,都被康熙帝不予理會,直至康熙六十一年,康熙帝病情嚴重,于是立胤禛為新皇帝,並要求其善待廢太子,病危之時也依然惦記自己曾經最寵愛的皇子。

胤禛正式登基,改翌年為雍正元年。雍正二年,胤礽病重,卻從被廢太子之位後從未踏出紫禁城咸安宮一步,51歲病逝于此。胤礽後被胤禛追封為和碩理親王,實現了和康熙皇帝約定的善待廢太子。

回顧胤礽的一生, 他並非昏庸無能,只是因為對康熙以及其兄長的漠不關心,而讓康熙大失所望,覺得皇子都是為了皇位爭奪並無親情可言導致了一步一步錯失康熙對其的信任以及偏愛,最終咎由自取,造成無法挽回的局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