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坦克沖鋒,二戰日軍指揮官為何這麼奇葩?

1945年8月18日,日本已經宣布投降,但堪察加半島南側的占守島上依然硝煙彌漫。正當登陸的蘇軍同日軍步兵廝殺時,一隊日軍坦克沖了過來。讓蘇軍士兵印象深刻的是,日軍指揮官沒有躲在坦克炮塔里,而是騎在坦克炮管上揮舞軍刀和軍旗。大家都會好奇這位日軍指揮官是何方神圣,此次沖鋒他又以什麼樣的結局收場?

當日在占守島上指揮日軍第11戰車聯隊沖鋒的,是末代聯隊長池田末男大佐。池田末男于1900年出生在愛知縣豐橋市一個軍人世家,在兄弟中排行老五被取名為末男。他的父親池田筆吉只是個憲兵少佐,但是他的二哥池田廉二,卻做到了中將師團長且活到了戰后。

蘇軍登陸占守島

池田末男1922年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后進入騎兵第25聯隊,1932年晉升大尉中隊長。因在訓練士兵上表現出過人的才能,池田末男于1935年被調往士官學校擔任教官。

1941年底晉升為中佐后前往中國東北的公主嶺戰車學校任教,1944年7月成為四平戰車學校代理校長。到了1944年11月戰局不利的情況下日軍才把這位教書匠派到了千島方向,到第五方面軍第91師團附屬的第11戰車聯隊擔任指揮官。

從池田末男的履歷來看,他絕大多數軍旅時間都是在學校進行教學工作沒有一線作戰經驗。而這個第11戰車聯隊于1940年3月在中國東北組建,1944年2月才調到了北千島群島駐防。其戰車的標識為漢字「士魂」,既暗合部隊番號又寓意「武士之魂」。

池田末男

該聯隊組建之后就一直在大后方無所事事,實戰經驗同樣為零。這就造成了其從上到下都存在嚴重的輕敵和急于建功立業的心態,也為后來池田末男的奇葩行為埋下了伏筆。

1945年8月16日蘇軍第107步兵師主力和一個營的海軍步兵組成的混合部隊,總計8363人和218門火炮登上了64艘艦艇;于8月18日凌晨在占守島登陸,開始了收復千島群島的戰斗。由于8月15日日本政府已經發布了無條件投降書,所以很多黑蘇軍的人都認為這是蘇聯故意趁火打劫搶地盤。

但要注意,第一,日軍對于投降始終心有不甘,在發布投降命令的同時還附帶了荒唐的自衛命令;也就是除了向美軍和美國政府指定的軍隊投降之外,被其它軍隊攻擊時均有權繼續戰斗。第二根據《雅爾塔協議》蘇聯有權收回日俄戰爭中被日本搶走的庫頁島南部和千島群島,其出兵是完全正當的。

雖然整體來說,蘇聯紅軍將關東軍打得落花流水,但占守島的日軍因長期防備更強大的美軍登陸而實力雄厚。其部署有第91師團第73旅團,高射炮兵1個大隊、要塞炮兵聯隊一部、第11戰車聯隊等近8500名日軍。修筑有34個永備工事、24個臨時火力點和近40公里長的反坦克壕,守軍的火力也很強。而蘇軍卻因為太平洋艦隊缺少登陸船只,到8月18日傍晚很多重裝備都還沒有上岸。

這樣天亮時蘇軍只有7個步兵營和沖鋒槍連、反坦克槍連等單位,同有炮兵支援的日軍步兵進行著慘烈的戰斗。

和一些人臆想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之后士兵就心灰意冷、毫無斗志不同,在占守島的日軍長期承受軍國主義洗腦,再加上軍官有意隱瞞了其應該向蘇軍投降的命令所以士氣高昂。但天亮后日軍前線指揮官也發現光靠步兵沒有辦法阻止越來越多的蘇軍上岸,第91師團長堤不夾貴才命令第11戰車聯隊進攻。

日軍裝甲部隊

登陸占守島的蘇軍沒有任何坦克或裝甲車輛,既是運輸能力太差也是低估了拿下占守島的難度。反觀日軍的這個第11戰車聯隊規模偏小,也裝備有九五式輕戰車25輛、九七式中戰車19輛、九七改中戰車20輛。一旦集中起來發起進攻,對沒有坦克的純步兵還是很有殺傷力的。

但日軍裝甲部隊最大的問題,可能是其人員素質太差。現在很多人都對二戰中日軍坦克的性能不屑一顧,但也有人辯解說日本資源有限且陸軍似乎也不需要強大的裝甲部隊。 事實上日本陸軍高層思想守舊,對于坦克等新技術裝備重視程度不夠。

日軍坦克和裝甲兵

比如日軍將裝甲兵從騎兵里提升為單獨兵種之后,曾經創辦過一本專業雜志。但因為提出了讓坦克獨立作戰而非支援步兵這一先進的思想,居然被陸軍大臣東條強制下令停刊。

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后許多日軍的裝甲兵軍官毫無意義地戰死在南洋小島,自然無法把其對裝甲兵改進的想法傳回國內。 池田末男雖然在1944年11月才卸任裝甲兵學校校長,但其思想很有可能停留在太平洋戰爭之前。

池田末男接到命令之后于6時50分率本部坦克向四嶺山山頂前進,并與其它中隊坦克匯合。在山頂池田按照其在戰車學校教材講述的戰術,將坦克自左向右以第4中隊、第3中隊、第1中隊、聯隊本部、第6中隊、第2中隊的順序一字排開,于7時50分以寬大的正面開始了沖擊。池田末男頭一次有實戰機會,難免頭腦發熱,他親自帶領這支「士魂」坦克部隊讓蘇軍見識什麼叫武士道精神。

日軍11坦克聯隊的士魂標志

此時已經血戰多時的蘇軍突然在大霧中聽到了坦克車隆隆的聲音,接下來就是令蘇軍和日軍士兵都震驚的一幕:池田末男脫掉軍裝赤裸著上身,腰間纏著白布似乎隨時準備剖腹;左手高舉軍旗右手揮舞軍刀,直接騎在坦克的炮管上率隊沖鋒。

反映池田末男沖鋒的漫畫

池田末男這樣堂吉柯德式沖鋒換來的只能是「玉碎」,有一種說法是被蘇軍反坦克槍擊斃,或說被波波沙沖鋒槍打成了篩子。在蘇軍100多支反坦克槍和4門45毫米反坦克炮的打擊下,沖鋒的40輛日軍坦克被擊毀了21輛;包括池田聯隊長和四位中隊長在內96人陣亡,生還軍官僅剩第4中隊長伊藤大尉。

當天夜里第五方面軍司令部就正式下令投降, 可以說池田末男等人的戰斗沒有任何意義卻成了最后一波炮灰。

雖然戰后日本輿論對于蘇軍的「趁火打劫」頗為不滿,但今天日本人爭議的不過是靠近北海道那四個小島,對于靠近堪察加半島的占守島根本不敢染指。在上世紀90年代一批日本游客在俄羅斯政府允許下登上占守島,發現島上仍然遍布當年日軍的坦克殘骸。

池田末男的無腦沖鋒對于日軍的戰局沒有絲毫影響,但日本軍部卻對其進行神話。很多日本人想方設法為其荒唐行為作辯解。比如有觀點認為池田末男是在坦克被擊毀之后,才從車里鉆出站在炮塔上鼓舞士氣;有人認為池田末男根本就沒有跳出坦克,他的座車是被蘇軍用集束手榴彈炸毀。由于沒有最原始的影像證據,所以俄國人和日本人對池田末男最后的結局永遠都不會達成共識。

占守島上的日軍坦克殘骸

二戰時期,日本的陸軍作戰指導思想出現了濃厚的唯意志論傾向,忽視軍事技術的更新和戰備物資的保障,刻意貶低武器因素。 甚至有軍官喊出了這樣的口號:「數量要用訓練來抵擋,鋼鐵要用肉彈來碰撞」。

在這種觀念熏陶下池田末男要顯示一波武士道精神,騎著坦克沖鋒也并非不可理喻。只有日本人才會精神分裂,一面無腦鼓吹池田「為大日本帝國光榮捐軀」,一面又為其被武士道洗腦后的荒唐行為辯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