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卸八塊的老婆和不得不要的御賜美女,常遇春的悲催人生

自古誰不愛美人,但是朱元璋賞賜給常遇春的幾個美女,不但沒令常遇春高興,反而自此心情忐忑,鬱鬱寡歡,這幾個美女可是用自己老婆被大卸八塊後換來的,換做誰也不會高興的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呢?

這事怪就怪朱元璋的跋扈,身為一國之君,卻偏偏愛管別人家裡事。常遇春這位猛將,在戰場之上威風凜凜、入元軍陣內勢如破竹,令蒙古人聞風喪膽。可是這麼一個能征慣戰,豪氣蓋世的大人物竟然是個十足的妻管嚴。

面對老婆猶如老鼠見貓,久而久之把這個娘們兒毛病慣出來了,對自己爺們兒簡直一點面子也不給。或許是進入了更年期的緣故,心腸也越發毒辣起來。一次朱元璋將一名宮女賜給常遇春,一個宮女而已,只是君王體貼臣子,讓其服侍臣子的起居罷了(順便起到監視作用)。

可是這個宮女到了常遇春家裡也就算了倒了霉了,主母已經人老珠黃,可這小丫頭長得溜光水滑的,這難免不讓主母起妒忌之心,于是對她非打即罵。常言道打狗還要看主人,這可是皇帝御賜的宮女,哪能說打就打說罵就罵,但常遇春的老婆不管這一套。

這個宮女也是該著命苦,一次給常遇春斟茶之時,常遇春斜眼多看了她那雙纖纖玉手幾眼。本來沒當一回事,可等這個宮女出去後不久,管家拖著個蓋著紅絨布的託盤進來,說是主母讓給主人看的。

常遇春心中好奇,心說這老娘們今天這是發的什麼癔症,還給我送禮?可揭開紅絨布一看,差點眼珠子沒掉出來,那裡面是一對人手。不用問,這就是那宮女的手啊。可惱自己就看了幾眼,就這樣害了人家一輩子。常遇春有心發作,卻也不敢,只好命人將這個宮女給治療後,送出府中。

可這事你以為能逃過皇帝的眼睛嗎?錦衣衛可不是吃素的,哪個達官貴人家中沒安插錦衣衛啊,這事一出皇帝就知道,于是叫常遇春問話。君臣見禮之後,朱元璋便問卿家愁眉不展,是否家裡有什麼事兒啊,常遇春有心袒護自己老婆,就說沒事。但禁不住朱元璋再三詢問,再不說就是欺君了,于是說出實情。

朱元璋聽後非但沒惱怒,反倒哈哈大笑,並說「此等小事,何足掛齒,再賜何妨,且飲酒寬懷」。常遇春一看皇帝沒發作,這心裡也就踏實了,安心陪皇帝飲酒。

但是常遇春在此陪皇帝飲酒,家裡可就出事了,幾個錦衣衛到了朱元璋家裡見到那個潑婦,不由分說上前一刀子除掉。而後大卸八塊,分別丟在食盒之內,上面蓋一條上寫「悍婦之肉」的緞子。分別送到幾位大臣家中,讓其家中女子出來觀看,為得就是讓大夥看看,這就是悍婦的下場。嚇得這些老娘們兒渾身顫抖,屎尿一褲。

當然這些肉要給常遇春留一塊。正當飲酒快要結束之時,有錦衣衛托著盤子前來,朱元璋笑著說這是賜給卿家的好東西。

常遇春一看又是託盤,心想准沒好事,不會又是人手吧?哆哆嗦嗦揭開黃布一看,嗨,不是人手啊,怎麼是一大塊肉啊?便顫巍巍的問這是何物。朱元璋也不瞞他,明明白白告知他:你娘子讓我找人給剁了,這是她的肉,你想要就拿回去,不要我替你處理了。

常遇春哪敢不要,謝過君王賞賜後趕忙回家,嚇得驚慌不定,好幾天不敢上朝。沒幾天有太監來了,帶了幾個美豔的女子,皇帝口諭這些都是賞給你常遇春的新媳婦兒,以後可打可罵,過過大男子漢的威風日子。

常遇春可算是為難了,不要是欺君;要了吧,誰知道這些女子是不是派來監視自己的。無奈只好收下,但也不敢有同房的事情,天天疑神疑鬼、憂心忡忡。等到他走的那一天,這些女子還都獨守空房。他走後,朱元璋下令這些女子全部為夫君陪葬。說起來老朱也夠狠的,明知道常遇春怕女人,讓他做鬼也不自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