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代戰神霍去病,17歲幹掉匈奴高官,22歲殲敵70400人,卻英年早逝……

一代戰神霍去病,17歲幹掉匈奴高官,22歲殲敵70400人,卻英年早逝……
2021/10/12
2021/10/12

“冠軍侯”——這是漢武帝為霍去病量身打造的侯爵之位。 “冠軍”,“功冠全軍”之意。 

很長一段時間,“冠軍”就專指霍去病。南朝詩人吳均在《邊城將》中寫道:“爾時始應募,來投霍冠軍。”

霍去病當之無愧,他不是冠軍,誰是?他獲封“冠軍侯”的戰績,是他對匈奴的首戰。

此役開始前,他是一個小跟班,隨舅舅衛青擊匈奴于漠南,衛青撥給他800勇士。戰場廣袤,漢軍人生地不熟,那時也沒有什麼導航、手機什麼的,一打起仗來,部隊就散開了。

霍去病身邊有800勇士拱衛,遇到敵人不至於太吃虧。但霍去病做了一個出人意料的選擇:他讓部隊輕裝出發,一口氣把大部隊甩開幾百里,主動去尋找敵人。 他們像饑餓的猛虎,以驚人的速度掠過大漠、草原、不毛之地,尋找敵人。

要知道,800人深入的,是匈奴的地盤。這是軍事上很忌諱的“孤軍深入”,但在霍去病的指揮下,成了閃電戰。

這是對雙方判斷力、戰鬥力、意志力還有想像力的綜合考驗,霍去病完勝。他找到了匈奴的一個大營,管他黑壓壓一片營帳、烏泱泱一片人馬,殺過去再說,敵人大亂,有的抵抗,有的潰散。

史書記載,是役“斬捕首虜過當”,“過當”的意思是,敵人的損失超過己方損失。事實上的戰果是:殺敵2028人。而且幹掉了對方一些大佬,包括匈奴一把手單于麾下的相國級的高官和祖父輩的親戚,還俘虜了單于的叔叔。 絕對是驚人的勝利。

並非所有的人都能夠取得勝利,這場戰役,有人一無所獲,還有人潰敗而歸。漢武帝以軍功論英雄,獎懲分明,衛青這次沒有得到獎賞,霍去病則獲封冠軍侯。

這一年,霍去病17歲。在今天,這是一個正掙紮在題海之中的滿臉青春痘的小男生。

接下來,霍去病繼續帶兵打匈奴,取得了更加驚人的勝利, 最經典的一次是漠北之戰。

這一年,霍去病22歲,率騎兵5萬,北進兩千多裡,與匈奴左賢王部接戰,殲敵70400人,俘虜匈奴屯頭王、韓王等3人及將軍、相國、當戶、都尉等83人,乘勝追殺至狼居胥山(今蒙古境內),在狼居胥山(今蒙古肯特山)舉行了祭天封禮,在姑衍山(今蒙古肯特山以北)舉行了祭地禪禮,兵鋒一直逼至瀚海(今俄羅斯貝加爾湖)。這是一次決定性的勝利,從此 “匈奴遠遁,而漠南無王庭”。

說霍去病是一代戰神,絕非恭維。霍去病打仗,勇猛果斷,善於閃擊戰、長途奔襲、以戰養戰和外大縱深外線迂回作戰,六戰匈奴,未嘗一敗。

他的特點,是雷霆般直搗匈奴命門,重在殺傷敵人頭目和有生力量,他還重視任用匈奴裔武人。所以別的將軍或者迷路,或者糧絕,霍去病的部隊,卻能夠在敵人的活動區域解決軍需,準確捕捉戰機,精確發出雷霆一擊。

漠北之戰,也是漢朝進擊匈奴最遠的一次。南宋辛棄疾的詞中所說“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用的就是這個典故。封狼居胥是古代中國軍人的最高榮譽, 只可惜,“元嘉”不是強漢,世間再無霍去病。

霍去病“封狼居胥”9年後,漢武帝登泰山封禪,祭祀天地。這是古代帝王的最高大典,而且只有改朝換代、江山易主,或者在久亂之後,致使天下太平,才可以封禪天地,向天地報告重整乾坤的偉大功業,同時表示接受天命而治理人世。

史載,漢武帝身穿黃色衣服,在莊嚴的音樂聲中跪拜行禮。 為了紀念這次封禪典禮,武帝還特改年號為元封。

在他跪拜行禮的時候,他肯定想到了霍去病,他有打敗匈奴的豐功偉績,怎能少得了霍去病?此刻,霍去病已去世7年,漢武帝特地把霍去病的兒子霍嬗,帶上了泰山。

2

霍去病的歷史功績,其實被低估了。

他的舅舅衛青,也是一位不世出的大將,在霍去病還沒走上戰場之前,已率兵收復了“河南地”(河套地區),使漢朝的邊界線,恢復到了陰山山脈一線。這是秦朝最盛時的北方邊境。

秦始皇是個多牛多強悍的人啊,但對匈奴,多數時間也只能採取守勢,命蒙恬率領30萬秦軍北擊匈奴,收河套之後,開始築長城。

蒙恬堪稱秦朝的“基建狂魔”,從榆中(今屬甘肅)沿黃河至陰山構築城塞,連接秦、趙、燕5000餘裡舊長城,構成了北方漫長的防禦線。

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民間傳說中孟姜女的先生萬喜良就死於修建長城的過程中。蒙恬守北防十餘年,匈奴懾其威猛,不敢再犯。

但秦朝滅亡後,天下大亂,匈奴伺機南下,搶奪了大量地盤,歷史地理學家葛劍雄在名著《統一與分裂》中寫道:

“匈奴向西佔據了黃河以西地區,進而趕走了原在河西走廊的月氏,威脅著烏孫,使西域(今新疆和中亞地區)大多數國家不得不服從它的統治。往東併吞了東胡各族,控制了今大興安嶺兩側。向南奪回了‘河南地’,而且一度推進到今陝西、山西的北部。”

從地圖上來看,匈奴已經嚴重威脅到漢朝的安全。於是剛奪取天下的劉邦,率30萬人出擊,結果在今天的山西北部,被匈奴大軍圍困了七天七夜。

受此驚嚇,漢朝此後只得採取屈辱的“和親”政策,將皇族女子冒充公主嫁給單於,但匈奴並不滿足,時時侵擾,燒殺擄掠。

漢朝足足忍了70年。直至漢武帝忍無可忍,出手了,衛青和霍去病是他的兩記鐵拳,先一拳,打得滿臉開花,踉蹌後退,後一拳更狠,雷霆萬鈞。

漠北之戰後,漢朝控制了河西地區,為打通西域道路奠定了基礎。匈奴為此悲歌:“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如果能夠用快進鍵來看2100多年前亞洲的歷史,我們能夠看到壯麗的一幕:在亞洲的腹地,匈奴潮水般退去,大地如同洪水過後,恢復生機,簇簇花開,汩汩泉湧,商旅開始往來,駝鈴開始悠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