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第7裝甲旅:兩次亡國邊緣拯救以色列,一輛坦克能打一個師

如果把經營一個國家比作一場游戲,那麼以色列的游戲難度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地獄級別的。這個國家一開局就被各種圍毆,而且對手還個個都是地區軍事大國。

以色列能活到現在,最離不開的就是他們百戰百勝的國防軍隊伍。

以色列軍隊自組建以來,就曾創下過貝塔谷地空戰、眼淚谷坦克戰、奇襲開羅機場、解救恩德培機場人質等等輝煌奇跡,都跟故事似的,但卻又真真實實地發生了。

而在以色列國防軍序列中,第7裝甲旅則是一支足以載入史冊的王牌部隊。

這支部隊的成名之戰發生在1973年。那一年,敘利亞以數倍于以色列的兵力突襲戈蘭高地,前期打得以色列毫無還手之力,這便是著名的第四次中東戰爭。

當外界都以為,以色列這回終于要從地圖上被抹去的時候,第七裝甲旅挺身而出,以少勝多、扭轉既定結局,反殺敘利亞。

戰后,第七裝甲旅實至名歸,被欽點為「救國部隊」。

可經此一役,雖然他們保住了祖國,自己卻幾近全軍覆沒。

那麼,第7裝甲旅在以色列歷史上是支什麼樣的部隊?在第四次中東戰爭中,它是如何英勇奮戰的?

一、亡國在即,第七裝甲師的艱難組建

二戰結束后,猶太人復國的意愿和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獨立的意愿都非常強烈,誰也不讓誰,因此沖突不斷。英國殖民當局眼看著大勢已去,就在1948年5月14日撤出。

英國人撤走當天,猶太人就在美國的支持下宣布建立以色列國,這下可算是點燃了中東火藥桶。

以色列上午建國,剛到下午,埃及、敘利亞、約旦、黎巴嫩、伊拉克這五個阿拉伯國家組成的聯軍就打了過來,要滅了以色列。

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第一次中東戰爭。

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戰斗,面對數倍于己的敵人,國土狹小、毫無縱深可言的以色列隨時都會滅國。

戰爭伊始,以色列實施了緊急總動員,但全國士兵加起來不到3萬人,裝甲部隊只有一輛沒有炮的坦克,飛機更是一架都沒有。

而阿拉伯五國聯軍坦克二百輛,飛機一百架,兵力五萬人。這種仗根本沒法打,毫無勝算可言。

沒有懸念,以色列軍隊被打得節節敗退,亡國在即。

就在這時,決定民族存亡的轉機出現了——6月11日,聯合國大會通過停火協議,要求阿以雙方中場休息,等四個星期后再打。

這為以色列贏得了短暫的喘息時間,可這四個星期能做些什麼呢?

勝券在握的阿拉伯聯軍欣然接受了停火,而英國陸軍元帥蒙哥馬利更是喂了一口毒奶:「再開戰的話,以色列最多能撐兩個星期。」

奈何猶太人的求生欲太強。從建國那天起,全世界的猶太人同仇敵愾,出錢出力籌集物資和武器,使得以色列國防軍僅用三個星期的時間就組建了一支「救國軍團」——第七裝甲旅。

畢竟誰都知道,想要跟阿拉伯聯軍抗衡,最基本的是要有一支裝甲部隊。而華爾街的猶太裔金融巨頭多,所以以色列在建軍上是不缺錢的。

可籌建第七裝甲師的過程卻是一波三折、四處碰壁。

以色列總理先是向美國求援,可美國國務卿馬歇爾卻并不主張援助以色列。

馬歇爾認為:這些跟以色列交戰的阿拉伯國家位居戰略要地并且資源多,是美國計劃要爭取的盟友,暫且不能得罪他們。為了一個小小的以色列,實在不值得。

美國這邊沒戲,以色列就轉向歐洲,想弄點二戰存貨。聽說意大利有一批盟軍留下的謝爾曼,就想跟他買。

結果意大利也不想得罪人,連夜給謝爾曼坦克炮管鉆了孔。

但是以色列沒有就此難倒,他們最終把英國殖民者留在當地的克虜伯炮往謝爾曼坦克上一架,拼湊出個不倫不類的東西就開著打仗去了。

第七裝甲旅最初的一批坦克就是這麼來的。

歷經此事,不得不說,以色列確實非常擅長把外國的老舊坦克進行魔改,改完了之后,還能發揮它的最大作用。

例如謝爾曼坦克,那是二戰老古董,裝75毫米炮,一直到第三第四次中東戰爭都舍不得扔。跟不上時代咋辦?改進火控系統,換成105毫米。

更有趣的是,以色列后來繳獲了蘇聯T系坦克,但他們不太會用,就把炮塔去掉,裝上機槍,變成重型裝甲車,取代號為「阿奇扎里特」。

二、脫胎換骨,涅槃重生

轉眼,四禮拜之約已到,戰爭重新打響。阿拉伯聯軍驚訝地發現,以色列軍隊脫胎換骨、同仇敵愾,特別是那個新成立的第七裝甲旅。

這個旅用極短的時間編成了3個作戰營。其中,裝甲營只有一個,其余是步兵營。因此,與其說它是裝甲旅,不如說是機械化部隊。

7月,第七裝甲旅奉命向特拉維夫到耶路撒冷之間的拉圖恩發動進攻,這是他們的首戰。

但第七裝甲旅一登場,就表現出了驚人的戰斗力,僅用23輛坦克和裝甲車就擊退了敘利亞一個師。

如今,在這個第七裝甲旅曾經戰斗過的地方,以色列軍方還建起了以色列裝甲車博物館,陳列著上百輛坦克和裝甲車(主要是坦克),以紀念這場戰役。

10月第二次停火后,第七裝甲旅一鼓作氣打進敘利亞領土,攻陷邊境重鎮薩沙,還繳獲了十幾輛蘇聯產的坦克。消息一經傳出,敘利亞軍隊士氣深受打擊,差點全線崩潰。

看到第七裝甲旅不但守住了家園,還反推到周圍不少。無奈之下,阿拉伯聯軍接受停戰協議,以雙方實際控制范圍界線為兩軍停火線。

第一次中東戰爭,就此告一段落。

戰后,國防軍想擴建第七裝甲旅,可美國還是不賣裝備,甚至阻擾別的國家賣美式裝備給以色列,擺明了不想攤這趟渾水。

例如在1955年,以色列想買巴頓坦克,提了兩回,美國都是已讀不回。

于是,以色列就找到了聯邦德國,想買點二手貨。結果被中東幾個阿拉伯國家知道了,一起向聯邦德國施壓。

眼看交易要涼,以色列只能向德國打歷史牌,痛訴大屠殺往事。

德國人就怕提這個,于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以色列,并將四十輛坦克拆成零件偷偷運了過去,第七裝甲旅這才得以發展壯大。

1967年,阿以關系再度緊張,埃及、約旦、敘利亞組成討以聯軍,裝備的都是蘇聯米格飛機和T系坦克,準備來一波大的,一舉滅了以色列。

眼看邊境大敵在集結,以色列坐不住了,決定先發制人,這就是著名的「六日戰爭」。

以色列先是出動全國戰機兩頭飛,把埃及和敘利亞的飛機全部炸毀在機場上。掌握制空權后,陸軍登場。

在山口的一場戰斗中,第七裝甲旅一輛坦克被敘利亞人打壞了。

在哪修呢?長官一看,時間緊迫,任務還要進行,等不得你們幾個了。就讓他們慢慢修,結束了再加快馬力趕上大部隊。

就這樣,一輛報廢的坦克被擱置在荒漠之中。夜幕降臨,坦克還沒修好,但敘利亞一個裝甲師幾百輛坦克追殺過來了。

大敵壓境,誰知以軍裝甲兵根本不慫。坦克雖然開不了,但炮還能用,戰士們就在黑夜的掩護下開火反擊。

那時候還沒有夜視儀,在烏漆麻黑的地方全靠目視,就這樣打還擊毀了好幾輛敘利亞坦克。

荒郊野外,動彈不得,要是換其他單位,估計早投降了,可這是傳奇的第七裝甲旅。

敘軍這邊,因為遭到攻擊,不明敵情,敘利亞指揮官居然決定等天亮了再行動。堂堂敘利亞裝甲師,就這樣被一輛報廢坦克擋在了山口。

等到拂曉黎明,以色列戰斗機就飛過來了,往下一看,白賺了一個師,丟下炸彈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們全滅了。

那一夜,敘利亞指揮官但凡是派兩個偵察兵過去看一眼,都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場。

三、眼淚山谷之戰:第七裝甲旅巧設妙局大破敘利亞聯軍

第三次中東戰爭結束后,第七裝甲旅已經是以色列家喻戶曉的王牌了。可好景不長,阿拉伯人憋著戰敗的氣,第七裝甲旅也即將迎來自己的「人生悲歌」。

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敘利亞再次組成聯軍,趁著以色列人贖罪日這天全國放假,快速突破以色列陸軍防線,史稱「第四次中東戰爭」。

其中,敘利亞步兵配備了大量的反坦克武器,由于以色列事先毫無預料,所以戰爭伊始就被滅掉了26輛坦克。

很快,西面西奈半島告急、東面戈蘭高地也瀕臨失守,」救國軍團「第七裝甲旅臨危受命。

其實,以色列這會兒的裝備水平也不怎麼樣,不見得比阿拉伯人厲害多少。

但在戰爭期間,面對敘利亞人一千多輛蘇聯坦克,駐守北線的第七裝甲旅,硬是靠一百輛二戰末期的英式百夫長坦克,守住了戈蘭高地。

當時的旅長,正是阿維格多·本·加爾。

這場戰爭中,還發生了一場著名的眼淚山谷戰役。

戰斗中,第七裝甲旅一位叫做齊維•卡格林的中尉,開著一輛百夫長坦克在前線來回穿梭,不斷地變換位置,一路擊毀數十輛敘利亞坦克。

卡格林迷惑了敘利亞人,讓他們誤以為這是好多輛坦克在打。

整場戰斗下來,第七裝甲旅還擊毀了對面260輛坦克,下轄的老虎連更是僅用七輛坦克就敢跟對面的一個機械化師叫板。

而他們取勝的秘訣,在于巧妙利用地形。

眾所周知,坦克最薄弱的部位是頂部和底部。敘利亞在眼淚山谷爬坡的時候,底盤會露出來,以軍就抓住這個機會給它干一炮。

打不中,或者沒有造成致命一擊也沒關系,等敘軍坦克下坡的時候頂又露出來了,以軍又是一發,敘利亞坦克就是被這麼干沒的。

在戰斗中,老虎連每消滅一波敘軍坦克,都會下車跑到87號陣地上補充彈藥。這般來來回回,硬是在缺乏支援的條件下撐到了最后。

戰后,第7旅全軍剩下7輛坦克,傷亡幾乎接近撤編。第7旅成就了贖罪日戰爭的反敗為勝,可這第四次中東戰爭卻是第7旅的最后一戰。

「你們拯救了以色列民族。」

這是第四次中東戰爭后,以色列對第七旅的終極評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