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戰的活靶子到三天擊垮國家的利刃,「空降作戰」憑什麼實現逆襲?

車輛重裝空投,不是誰都能做的

近年來突發性局部事件頻繁出現,如何迅速遏制、平息沖突成為各國演習的重點,以快捷反應、快速部署以及機動作戰能力著稱的「空降作戰」日漸成為戰術部署的重要一環。

空降作戰是現代戰爭中極其重要的作戰方式,以傘兵、機降步兵為主體,協同各個兵種進行作戰部署。

▲空降部隊日益成為戰場尖兵

空降作戰憑借快速機動的優勢,能夠有效避免地理空間障礙,對敵要害目標進行擇要突擊,運用得當往往會成為打亂敵方部署、改變敵我態勢的奇招。

威廉·米切爾

其理論雛形源于一戰,此時歐洲戰況膠著,面對德軍的嚴防死守,美軍官米切爾提出利用轟炸機空運部隊到德后方的設想,因為技術限制這一極具想象力的作戰計劃沒能落實。

十余年后最終被蘇聯付諸實踐,隨著空降作戰在國際戰場上初現鋒芒,各國陸續著手開展傘兵部隊建制工作。然而殘酷的實戰證明,傘兵存在著致命缺陷。

▲傘兵剛落地就被發現

二戰期間,為奪取萊茵河的控制權,盟軍出動大量空軍,數萬名空降部隊被投放到德軍后方。

由于情報失誤,指揮官蒙哥馬利根本不知道,在盟軍預定著陸的地區,德軍已經部署了黨衛軍第2裝甲軍的兩個裝甲師和空降第1集團軍的部分部隊。

▲沒降落是活靶子,落下來立刻被圍剿

面對德軍裝甲部隊的強大火力、快捷的反應機動性,盟軍空降兵部隊毫無還手之力,只攜帶輕武器的輕裝步兵們成了德軍的「活靶子」,最終「市場花園行動」以盟軍的失敗告終。

▲電影《遙遠的橋》劇照

二戰結束后,通過總結空降部隊運用上的教訓和經驗,蘇聯認為傘兵只有擁有裝甲力量才能在落地后與對方重裝部隊對抗。在這種背景下,各國開始了對空降兵專用裝甲戰斗車輛的研究和制造。

隨著兼具機動性、火力補充及擁有空間縱深打擊能力「重裝空投」的出現,空降作戰能力有了極大提升,在攻擊敵軍核心設施、斬首行動中有著不俗的表現。

▲落地短時間內形成即戰火力

1968年21日,蘇聯對捷克斯洛伐克進行武裝干涉,此役為保證空中走廊暢通,蘇聯出動空降裝甲部隊率先完成對布拉格機場的占領,為之后的作戰計劃鋪平道路。

▲進入境內的蘇聯空降兵

同時針對捷克斯洛伐克重要戰略目標,蘇空降部隊組織了精確打擊,捷方軍隊指揮一度受到嚴重干擾,蘇聯空降部隊的一系列行動有利地幫助了地面部隊,僅用3天蘇軍就完成了對捷克斯洛伐克的基本控制。

▲空投和空運是縱深空間打擊的利刃

蘇軍能夠神速拿下捷克斯洛伐克,將戰果既定于國際輿論之前,蘇聯空降部隊起了不小作用,突然出現在后方的重裝機動力量對敵軍無疑是致命的打擊。

1979年蘇聯阿富汗戰爭爆發,重裝空投再次建功,蘇軍第103空降師率先搶占阿富汗喀布爾國際機場、電報大樓、總統官邸等重要目標,為后續路面部隊快速控制局勢創造條件。

▲阿富汗戰爭中的蘇軍空降兵

整個阿富汗戰爭期間,蘇軍空降兵充分發揮了高機動性、靈活性和獨立性的兵種優勢,屢屢對阿富汗抵抗組織的根據地實施突擊作戰,具有遠距離快速機動性及突擊作戰能力的蘇軍重裝空投在戰場上發揮著重要作用。

第二次車臣戰爭中傘降機械化部隊再次成為一把尖刀,直插對手心臟。

爆發之初,空降兵、重裝武器被緊急降落在車臣的博特里機場,部隊迅速形成即戰力,不久就完成了對區域重要目標和制高點的占領。

▲空降部隊在戰場少有盲區

戰爭爆發第二年,俄空降兵扮演奇兵的角色,空降部隊越過地理障礙從天而降,這次突襲成功切斷車臣從外界獲取武器彈藥和糧食的補給線,同時利用天險優勢與地面部隊形成合圍。

▲蘇聯進行的重裝空投實驗

重裝空投的發展其實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各個主要的交戰國廣泛采用了空降兵作戰,都希望傘兵能夠配備裝甲車輛,期間也進行過空投輕型戰車的嘗試,不過無論是從即時戰力還是精準度、安全性考量這項技術尚未成熟。

不過卻有了一種簡化版的傘兵戰車——「傘兵摩托」,在配備了這種折疊摩托后,傘兵可以迅速完成組裝,機動性得到顯著提升。

▲空投到戰區的折疊摩托車

摩托車顯然滿足不了戰場的需要,傘兵在蘇聯人眼中一直被進攻作戰的重要手段,甚至將傘兵部隊視為可能爆發的西歐戰爭的矛頭,蘇聯在二戰前后就開展了針對傘兵戰車的研發工作。

▲蘇聯傘兵戰車的空投實驗

以「精準投入敵軍后方,快速搶奪要點「為目標,蘇聯開展針對性研發實驗,1968年第一輛BMD-1傘兵戰車研制成功,通過測試并開始大批量生產,蘇聯也因此一度擁有世界上最強的機械化空降兵。

這個令人驕傲的稱號直到今天仍被俄羅斯空降兵部隊提及,其所裝備的BMD系列空降戰車目前已歷經四代,在局部沖突和軍事演習中有著優異表現。

▲俄羅斯空投BMD步兵戰車

蘇俄BMD系列傘兵戰車為機械化空降探索出一條頗具特色的發展之路,傘兵戰車和空降自行榴彈炮等重裝備的運用使得空降部隊實現高度機械化,將常規空降部隊遠遠甩在身后。

▲美國的空投三輛軍車被摔成」鐵餅「

雖然重裝空投在國際軍事演示中頻頻亮相,給人帶來這項技術國際普及的假象,然而蘇俄傘兵戰車的作業水平對于絕大多數國家來說絕對是難以跨越的鴻溝,僅從技術層面考量也是困難重重。

▲空投遠非看上去這麼簡單

要高質量的完成空投任務,第一個面臨的技術考驗是傘降系統,牽引傘如何穩定牽引車輛,主傘的開閉、最終的脫落,重裝物資的整體穩定性的把控等因素一直是各國實驗測試的重點,傘降系統也經過形狀、數量的反復測量。

▲傘降系統事故導致實驗失敗

第二個核心問題是如何減震,目前有氣囊和火箭制動兩種處理方式來吸收著陸瞬間的沖擊能量。火箭制動空投系統體積小、重量輕,制動距離長,成本過高;氣囊制動成本低、結構簡單,對傘降系統要求相對較高。

脫離技術同樣是一道難題,在復雜的情況下,作戰能力強不強,不僅要從武器火力、裝甲厚度來考量的,動作快不快(即空投人員和武器的情況下,如何最短時間找到車輛達到人車合一)也是重要指標。

然而,即使有了過硬的技術,也未必達標,因為傘兵戰車 「車」才是重中之重,如何能在如此嚴苛的條件下穩住即戰力,曾一直是大國研究的重點,重裝戰車經過了漫長的迭代。

為確保傘兵戰車空投作業的穩定性,在制材上,部分國家為了減輕重量舍棄常規金屬采取鋁制裝甲合金,這項舉措極大了保證戰車的機動性,裝甲的性能也有了顯著提升。

同時還對戰車的底盤進行了結構性優化,油氣懸掛裝置的使用讓每個懸掛組件都可以充當彈簧和緩沖裝置,壓力的調整使得戰車底盤有了更大的自由空間。

懸掛裝置 可以有效調整高度和重心

《玩命關頭7》中有個經典畫面,唐老大、布萊恩等人駕車從貨艙尾門開出,隨車高空而下,然而藝術終歸藝術,影片所展示的空投技術即使在軍事活動中還存有一定的失敗率,重裝空投翻車更是屢見不鮮。

空投一方面需要操作技術達標,另一方面則是對戰車近乎苛刻的要求,「飛車」更多的是停留在想象層面,現實中幾乎沒有人敢輕易嘗試。

即使是戰車,也未必每輛都能達到投放標準,往往還需要經過結構、性能等多方面把控,測量通過才能執行空投任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