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普丁躲過五次暗殺,解散時人數達34萬,普丁保鏢團有多厲害?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一度面臨著岌岌可危的局勢,外部不斷遭受排擠,內部經濟持續下滑。 在這二十年來,普丁可以說是俄羅斯政治領域的核心人物,在他的帶領下俄羅斯逐步穩定住了蘇聯解體後國力持續下滑的頹勢。

通過一系列強硬的手段,普丁拯救了危難之際的俄羅斯經濟,但是他的行為也觸及到了許多人的利益。在俄羅斯這個民風彪悍黑幫盛行的國家,想要刺殺普丁的人不在少數,加上與西方交惡後,敵對勢力也曾計畫過對普丁展開刺殺。

普丁自己在接受採訪時都曾說起過,他自己在任職總統期間遭受了大約五起的刺殺事件。面對層出不窮的暗殺,普丁身邊的保鏢顯得格外的重要。也正是這些訓練有素、能力出眾的保鏢才使得普丁在一次次暗殺中化險為夷。

那究竟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成為這位「硬漢」總統的保鏢呢?普丁的安保工作又是怎樣的呢?普丁最得意的保鏢又是哪一位?

一、精挑細選的保鏢團隊

普丁總統的保衛工作由直屬克裡姆林宮的俄羅斯聯邦保衛局負責,其前身可追溯到蘇聯時期克格勃設立的總統保衛系統。

聯邦保衛局的權力非常大,可查閱任何人的檔案資料,俄羅斯的各部門的辦公場地或者資源設備都可以徵用,全國上下沒有他們不能進入的地方。 地方的檢察機關無權對他們進行調查,更無權干涉他們的活動。

除了極高的權力外,每名保鏢的工資遠超俄羅斯的人均工資,是不少人在服兵役期間的數倍,每年還有一個月的休假時間。當然,作為總統的保鏢之一,就必須經過嚴格的篩選,除了對個人的審查之外,還要涉及父母以及身邊任何有關係的人。

審查的第一條就是必須對國家絕對的忠誠,且不能有任何的犯罪記錄或者處罰記錄。所有保鏢均為斯拉夫人種,對身高年齡也有著嚴格要求。保鏢的身高不能低于175不能高于190,年齡控制在20-30歲之間,最大不能大于35歲。

此外作為一名保鏢有時候難免要化裝成便衣,混在人群中不能太過出眾,所以保鏢的身上不能有明顯的標記,長相也不能太出眾。即便是符合這些入門標準後,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也會對他們每一個人進行測試,除了體能上的測試外更重要的是要經過一系列複雜的心裡測試。

在成為一名正式的特工之前,他們大部分人已經有了一技之長,聯邦安全局也會針對他們擅長的領域進行培訓和分配。除了特工外,普丁的保鏢團隊裡還包括了士兵和運動員等。

無一例外的是,他們全都要經過極為殘酷的訓練,其中包括了射擊、格鬥、駕駛、醫療救助等等,期間還要不斷地提高他們對國家的忠誠度。作為一名總統的保鏢,必須做到絕對的萬裡挑一。

二、裡外嚴密的保護圈

據報導,普丁在出席公開場合的活動時會攜帶150名左右的保鏢,圍繞普丁組建四層保護圈。

第一層是普丁的隨身保鏢,也就是貼身保鏢。通常由身手敏捷、身形魁梧的男性組成,當然 普丁也曾經有且僅有過一位女性貼身保鏢——克爾恰金娜。

克爾恰金娜自小便接受了專業的格鬥訓練,15歲時就在各大賽上嶄露鋒芒,後來更是在軍隊中服役。由于她表現出色,軍隊將她送進了聯邦保衛局,最終和一群彪形大漢站在一起成為了普丁的貼身保鏢。

作為一名貼身保鏢,他們是在緊急情況時保衛總統的最後一道防線,要隨時準備應對突如其來的襲擊。 一旦遭遇襲擊,他們會用身體將普丁圍住,打開手中偽裝成的公事包的防彈盾牌,將普丁牢牢掩護在中心位置。

第二層是偽裝成平民的便衣,他們大多混入人群,一旦發現不對即可先行處置。如果發現可疑人員,便衣們就會刻意與他們製造接觸,對他們的身份進行確認並進行監視。 第三層是站在人群前方的警衛,組織不法分子擠過人群。

這最後一層便是聯邦安全局的狙擊手,他們會提前對地形進行勘察,佔據有利的制高點。通常他們不會選擇太過暴露的位置,但是普丁四周都在他們無死角的監控之下。

這些保鏢除了耳機、防彈背心、防彈盾牌之外隨身還會攜帶一把吉烏爾紮9mm自動手槍。隨行的車輛上還有著衝鋒槍、步槍甚至是防空飛彈等重型武器,火力極為強悍。

三、普丁的將軍保鏢

在眾多的保鏢中,普丁最得意也是最信任的一位就是佐洛托夫將軍。他曾經和普丁一樣是克格勃最頂尖的特工,在年齡上他只比普丁小兩歲。

和普丁不同的是,佐洛托夫曾隸屬于克格勃第九局,這是一個專門負責保衛蘇聯高層的保衛部門。在他進入克格勃後不久,普丁便調去了東德工作。

東歐巨變之後,德國回歸統一,普丁也從德國回到俄羅斯。此時的佐洛托夫被葉利欽的貼身保鏢兼助理科爾紮科夫發現,一路提拔成為了聖彼德堡市市長索布恰克的貼身保鏢。

普丁成為聖彼德堡副市長後,佐洛托夫便成為了普丁的貼身保鏢。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蘇聯解體,身為克格勃的佐洛佐托夫也遭到了解職。 他迫于生計加入了一個叫BE的私人安保組織,所以後來擔任索布恰克以及普丁的貼身保鏢時並不在俄羅斯政府的編制內。

後來這個 BE的安保組織變成了半官方的安保人員培訓基地,俄羅斯聯邦保衛局的大部分特工都是從這裡培訓出來的。 總之,這個「臨時工」的身份並沒有影響普丁和佐洛托夫的關係,佐洛托夫也一直忠于職守地做著自己的工作。

直到1999年普丁才將佐洛托夫重新聘請加入聯邦保衛局,期間無論普丁是擔任總統還是總理,工作還是度假佐洛托夫總是伴隨普丁左右。

在擔任普丁保鏢期間,他兢兢業業,僅化解的暗殺行動就不低于五次,期間更是處理了數不清的意外事故。在只要是普丁出席的活動,他和他的內衛團隊一定要提前研究好線路圖,做好緊急事件的預案,車輛行駛的事件必須精確地到分秒。

2016年普丁將內衛部隊解散,並組建了俄羅斯民警衛隊,人數高達34萬人,是絕對的軍事組織。俄羅斯國民警衛隊不屬于任何機構管轄,而是直接聽命于普丁總統。 可以說,這支部隊是普丁手裡的「親兵」。

而這支部隊的司令員正是從保鏢一線退下來的佐洛托夫,軍銜:大將。在很多情況下他們這支部隊甚至可以繞過俄羅斯國防部展開軍事行動,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佐洛托夫的地位和俄羅斯的國防部長紹伊古不相上下,甚至約束性小于國防部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