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G1狙擊步槍:300米外槍槍爆頭,全美國不到400支,一把一萬美元

狙擊步槍是各大槍械門類中最為特殊的一種。 狙擊步槍不追求火力、也不追求耐用性,精准度是衡量它們優劣的第一指標。因為狙擊步槍的誕生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消滅少量的重要目標。

所以,每把狙擊步槍都需要使用者的精心保養、耐心調整。

狙擊步槍代表了造槍工藝的最精緻,價格自然是能多高就有多高。德國黑克勒-科赫公司(以下簡稱HK公司)的代表作——— PSG-1的價格是一把一萬美元,一度成為同時期最貴的狙擊槍。

每一場殘酷戰鬥的結束,必然伴隨著新武器的脫胎換骨。軍用武器如此,警用武器亦是如此。

PSG-1是世界精准的狙擊步槍之一,全槍有八公斤重,一米二長,可謂又重又長。該槍是專門為新成立的德國反恐部隊打造的———SEK、KSK、以及GSG9大隊都配有此槍。

這是一款因恐怖襲擊而誕生的槍,介紹這把槍就不得不提及歷屆奧運會當中最為慘痛的一場悲劇。

一、慕尼克慘案與PSG-1的誕生

1972年8月,西德慕尼克夏季奧運會召開。這是當時世界規模最大的一屆奧運會,這場體育盛宴本將成為戰後德國融入國際社會的一個重要標誌。 卻沒想到,在奧運會接近尾聲的時候,一場突發事件將這一切美好願景全部打破。

9月5日淩晨,幾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闖入奧運村,繞過安保人員的層層防護,持槍進入以色列運動員下榻的31號大樓。

在煙花爆炸聲的掩護下,兩名試圖反抗的以色列運動員被當場殺害,剩餘九人被扣押為人質。恐怖分子控制了大樓,並以此為據點要求以色列政府釋放被關押的巴勒斯坦獨立運動人士。

恐怖分子沒有給西德員警太多時間。他們說,如果上午九點之前還談不妥,他們就每隔兩個小時往樓下扔一個人質。

西德政府哪裡見過這架勢?警界專家意識到靠談判來拖延時間是不可能的,這班人太狠了,每拖延一分鐘就會給人質增加一份生命危險。況且這些人都是外國人,搞不好就會成為外交事件。因此,他們決定速戰速決。

他們先佯裝答應讓恐怖分子開車帶著人質前往機場,再乘機將他們一一擊斃,並拯救人質。晚上11點整,恐怖分子抵達機場,遠處五名西德狙擊手準備就位。交換人質開始,恐怖分子下車,將人質帶進直升機。

一槍、兩槍,三名恐怖分子應聲倒地。當狙擊手瞄準鏡對焦,將要終結第四名恐怖分子的時候,子彈突然打偏了。從恐怖分子的臉頰擦過,流出鮮血,沒能爆掉他的腦袋。最要命的是,德國員警誤判了,恐怖分子不止四人,而是有整整八人。

氣急敗壞的巴勒斯坦人沖進直升機,將九名人質全部殺害。劫持事件迅速演變為激烈槍戰,一名德國員警在戰鬥中不幸殉職。

這起恐怖襲擊事件以17人死亡告終,史稱「慕尼克慘案」。

這起事件讓西德政府顏面掃地。同時也暴露了兩大問題:一是沒有專門的反恐部隊(為此組建了GSG9);二是缺少一款精度可靠的半自動狙擊步槍!

德國員警在機場用的是DMR(精准射手步槍)版G3步槍,也就是給幾支製造工藝比較精良的G3加裝了高倍鏡和兩腳架就拿來當狙使了,G3畢竟是軍用戰鬥步槍,攬不了反恐的瓷器活。

但德國員警沒有因為G3馬了一槍就不再信任HK公司了。

此前HK曾造出過適合城市反恐的MP5系列衝鋒槍,這說明HK公司對警用武器的精打細磨還是靠得住的。

西德政府向全國的軍工企業招標,卡爾·瓦爾特公司和HK公司競標。 經過層層淘汰,兩把大狙脫穎而出,分別是瓦爾特WA2000和HK PSG-1。

二、基本參數

PSG-1使用北約7.62*51彈。採用彈匣供彈,兼用10發和20發彈匣。該武器的半自動特性使得槍手可以對單個或多個威脅進行連續快速射擊。

PSG-1和G3雖然師出同門,但大部分零件不能替換,除了彈匣。這是為了保障PSG-1的超高精度,所以所有零件都經過了特別加工。

PSG-1狙擊槍沒有機瞄,它使用的是亨森特光學公司生產的Hensoldt 6×42型瞄準鏡,HK公司的多款產品都使用這家公司的瞄具。

PSG-1的精度小于1MOA。所謂MOA,是Minute of Angle的縮寫,本來是一個天文學用詞,後來被彈道學借用,1MOA的意思是一把槍射擊50米的一個靶,得到平均1.44公分的誤差。MOA越小,精度越高。

據說,這把槍能在300米外朝著一個直徑3.14英寸的圓圈連射50發不脫靶。3.14英寸大概是8公分。一個成年男性的頭圍大概是56公分,換算成平面的圓,半徑大概是9公分。

所以,特戰人員使用PSG-1狙擊槍300米開外槍槍爆頭是做得到的。

三、綜合評價

PSG-1狙擊步槍的槍托和握把特別重,但舒適度非常好。槍托可以調整長度,以適應槍手的不同需求。它是用高衝擊塑膠做的,黑色啞光處理。

PSG-1的前端裝有T形鋼軌,用于安裝抓地力極好的三腳架。

和它同時期的競爭對手瓦爾特W2000相比,PSG-1的價格更便宜,精度也更高。但到了90年代,精度比PSG-1更高、價格也更便宜的狙擊槍陸續推出。PSG-1的缺點也越來越明顯。

首先是一萬美元一把的價格,再加上5000美元一個的光學瞄具,使得該槍在民間極為稀少。截至2005年,全美國的PSG-1數量不到400支,主要掌握在富有的私人收藏家手中。

另一個問題就是拋殼,PSG-1子彈發射之後,彈殼會以巨大的力量彈射而出。

從拋殼窗向側面向外拋出10米的距離。所以開槍的時候要先確定這個方向上沒有隊友。前面也提到了,這款槍是面向執法者而非軍隊的,所以在警用市場,這些都不是問題。

但如果是想開拓市場呢?HK公司與德軍有長期的合作,自然不會放過龐大的軍用武器市場。所以他們認真地考慮過這個問題。

PSG-1開槍後黃銅彈殼會被拋得很遠,很難回收,這會暴露戰地狙擊手的位置以及行蹤。並且這把槍又重又長,機動性特別差。帶上它,其他的戰術裝備都背不動了。這極大地損害了PSG-1狙擊步槍的軍用價值。

經過實踐證明,PSG-1確實是一款高度精確和符合人體工程學的狙擊步槍。然而,該槍的生產成本很高,採購費用也很高。此外,某些部件的脆弱性使得PSG-1在戰場上耐用性差,特別是對軍方來說。

為了彌補原來PSG-1的缺陷。1997年,HK公司推出了一種軍用版的PSG-1。它的重量更輕,製造成本低,它就是MSG-90。

MSG-90採用了一個較短的槍管,重新加工的槍托和導軌。此槍的內部功能並沒有發生太大的改變,都是採用祖傳的「滾柱閉鎖半自由槍機」原理。但MSG系列的外型更接近最初的G3戰鬥步槍,而不是PSG-1狙擊槍。

MSG-90A1在槍口設計了一個接受抑制器安裝的螺紋口。 這一版本的PSG-1已在法國、印尼、立陶宛、馬來西亞、墨西哥、挪威和韓國服役,是一種比最初的PSG-1更強、成本效益更高的替代品。

四、子彈敏感

PSG-1是世界精准度最強的一批狙擊步槍嗎?

1982年,美國陸軍測試了PSG-1和幾支美國製造的狙擊步槍。在測試過程中,PSG-1的精准度比M21和M40A1差。

這次試驗中使用的彈藥是美軍的M 118子彈。

在美國,經常有購買PSG-1步槍的人抱怨說這種步槍的精准度堪憂。

赫克勒&科赫公司建議,要將原裝進口的德國子彈與PSG-1一起使用。

不僅PSG-1,據說HK公司生產的槍械都對所用的子彈相當敏感。如果沒有用上德國製造的子彈,它的精准度就會下降。有些美國人購買了原裝進口的H&K SL8,在國內靶場表現出很差的準確性。

然而,當他們改用德國製造的子彈的時候,他們又回饋說準確性提高了。簡而言之,PSG-1在美國的許多射擊比賽中表現不佳。

狙擊步槍屬于槍械界的高新技術。執法部門對精度的需求是只增不減的,所以這類槍械的更新換代也是非常快。

在同一款產品上做足功夫、推陳出新是HK公司的一貫作風。光是一把G3,從五十年代至今都出了五花八門數不盡的版本。HK公司將來是否會推出更強版本的PSG系列狙擊槍,還得讓我們拭目以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