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常玉:一生愛畫裸女,被妻子拋棄后貧困潦倒,死后一幅畫上億

2011年,享譽香港的拍賣會上,主持人向台下展示了一幅風格獨特的畫作。

蓋在畫作上的黑布揭開,在座的眾人都大吃一驚,只見那幅畫上畫著五個姿態迥異的裸體女人,她們的身材不是我們今天所追捧的纖瘦身材,反而十分豐腴。

她們的身材比例十分不協調,在這樣違和的構圖中,卻充滿了一種異樣的美。

畫中裸女的長相是標準的東方之美,而她們的造型又處處透露著西方的風格,為整幅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隨著台下的一片贊美之聲,主持人公布了這幅畫的起拍價:兩百萬港元。

台下的觀眾輪流舉牌,從四百萬到八百萬,再從八百萬到兩千萬,此起彼伏的競價聲展現出了人們對這幅畫的喜愛。

很快,人們的競拍價越來越離譜,兩千萬、五千萬、八千萬......

這樣的價格讓主持人瞠目結舌,他本來并不看好這副不倫不類的《五裸女圖》,卻沒想到它如此受到人們的喜愛。

最終這幅畫以一億兩千八百萬港元的價格成交,這直接打破了此前華人油畫成交價的記錄,在一片掌聲中,很多人心生疑惑,幾個裸女的畫作竟然如此搶手,它的作者到底是個什麼人?

畫作的作者叫常玉,但是絕大多數人都對這個名字感到十分陌生,按說這樣的畫作,作者應該是個著名畫家才對。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作者,是怎麼畫出了這幅形神兼備的《五裸女圖》?

當時拍賣會在場的一位名叫陳炎鋒的學者對這個叫常玉的畫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于是在接下來的幾年,陳炎鋒對常玉的生平進行了詳細的調查。

隨著陳炎鋒的調查,讓常玉朦朧的形象漸漸清晰了起來......

一,半生奢華,春風得意

1900年,常玉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的一個巨賈之家。

常玉的家族坐擁整個四川省最大的絲綢廠,含著金湯勺出生的他從小就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

在常玉還很小的時候,就對繪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要知道在那個年代,只有富貴人家的孩子或者官宦子弟才有機會接觸藝術領域。

好在常家家底殷實,父親十分支持常玉學畫,因為常玉的父親除了經營絲綢廠以外,還是一位小有成就的畫師。

于是父親從小手把手的教常玉畫畫,很快父親就發現常玉天賦異稟,他擁有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和敏銳的洞察力,這正是藝術創作需要的特質。

在常玉還很小的時候,父親就覺得自己的教學已經沒辦法給常玉的藝術創作帶來提升了,于是他花重金聘請了當時的蜀中名家趙熙來教導常玉。

趙熙不僅是一個著名的畫家,更是一位杰出的書法家,在書法的加持下,趙熙的繪畫水平十分高超,教導天賦異稟的常玉再合適不過了。

趙熙一接觸常玉,就對這個孩子刮目相看,因為常玉總是能對于一些傳統繪畫技法提出自己獨特的見解,

這讓趙熙意識到,這個孩子很可能會給中國的繪畫創作帶來很大的革新。

就這樣,在趙熙的教導下,常玉剛剛十歲出頭,繪畫基本功就已經非常扎實,對于中國自古以來的名家如數家珍,有名的畫作更是張口就來。

趙熙告訴常玉的父親,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恰好當時常玉的兩個哥哥已經逐漸接管了常家的絲綢廠,日進斗金,常玉的藝術創作之路有了更加充裕的物質保障。

于是在父親的支持下,常玉決定外出發展。

常玉先到了四川省的其他地方,緊接著去了上海,然后動了出國的念頭。

他先到東京了解了日本的民族文化,隨后又遠渡法國,在巴黎定居下來,1919年(一說1920年,也有說1921年),在這個浪漫之都,開始了他的藝術生涯。

在那里,常玉認識了徐悲鴻、林鳳眠等人,并且和徐悲鴻、張道藩等中國留學生一起成立了一個華人組織,名叫「天狗會」,不過這個組織的成立是帶有玩笑性質的。

雖然和徐悲鴻等人私交甚好,但是常玉并不認可他們的藝術追求和理念。

徐悲鴻等中國留學生來到巴黎之后,都積極參加各種藝術活動,想要進入巴黎的美術學院學習西方的先進文化,立志回國報效祖國。

而常玉認為,自己追求的是純粹的藝術,真正的藝術不應該存在于學堂中,不應該存在于課本上,真正純粹的藝術應該存在于生活的一個個不起眼的角落。

于是常玉拒絕進入美術學院學習,而致力于在巴黎的畫廊、畫壇尋找靈感,更多的時候,他還會深入巴黎各個階層的日常生活中尋找自己創作的源泉。

而有趣的是,常玉后來的畫作中很少有巴黎的特色內容,比如舉世聞名的埃菲爾鐵塔、凱旋門,至于他到底是因為覺得這些東西不值得畫,還是有其他自己的理解,就不得而知了。

常玉在巴黎的生活因為有殷實家底的支撐,紙醉金迷,他吃最貴的食物,穿最貴的衣服,平時消遣的方式也都是拉小提琴、打網球這些。

值得一提的是,常玉雖然「游手好閑」,但他從不碰煙、酒、賭博之類的惡習,可以說,在紙醉金迷的同時,常玉還是很有底線的。

在這樣奢華卻無聊的生活中,常玉的藝術創作卻陷入了瓶頸,無法產生新的靈感,他的繪畫水平便止步不前,為此他經常一夜一夜睡不著覺,十分痛苦。

而常玉藝術靈感的突破,是從一個女人開始的。

1925年,常玉在大茅屋工作室認識了馬塞爾,一位身材豐滿又知性美麗的法國女人。

從見到馬塞爾第一面起,常玉就瘋狂地愛上了她,并且認定她就是自己的一生所愛,在常玉瘋狂地追求下,兩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而和馬塞爾在一起的生活,讓常玉開始枯竭的靈感又開始源源不斷地涌現出來,

在此之前,常玉的作品主題通常都是花草植物、人們的生活這些,而和馬塞爾在一起之后,常玉迷上了畫裸女。

常玉認為,一絲不掛的女性身上的美是無與倫比的,人體流暢的線條和骨骼可以完全地得到施展,而在畫紙上勾勒人體線條的自己,也可以得到無與倫比的享受。

他不僅喜歡畫裸女,更喜歡畫身材比較豐腴的裸女,而自己的女朋友馬塞爾,就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模特。

常玉認為,如果模特身材過于纖瘦,就會讓人體的骨骼顯得很突兀,從而缺失了那一份靈氣,所以他作品中的裸女,絕大多數都顯得比較豐腴甚至有些肥胖。

而在實際創作過程中,常玉不喜歡用西方油畫中通用的中心構圖法,而更加偏愛中國本土的留白構圖法,更多的運用留白來襯托畫面主角,這在當時的法國是不被認可的。

但畢竟常家財力雄厚,所以即使常玉一幅畫也賣不出去,他也絲毫不需要擔心自己的溫飽問題,可以將全部的精力,投身到純粹的藝術創作當中去。

然而隨著家庭的變故,常玉的逍遙生活一去不復返了。

潦倒的后半生

1931年,南充家中的兄長意外去世了,從此常家的絲綢廠經營情況大不如前,最終走向了破產。

失去了家中的支持,常玉本該收斂他奢侈的消費,開始節衣縮食過日子,可是常玉從小就沒有過過苦日子,他根本就沒有節省開支的意識。

很快,常玉剩下的一點存款和分得的遺產就被他揮霍一空,走投無路的他只好走上了靠賣畫為生的道路,

但是賣畫真的太難賺錢了,常玉開始嘗試做陶器、給別人的體育活動做宣傳,靠著賺來的一點錢,繼續保持著他對繪畫的熱愛。

而此時,隨著他藝術造詣的加深,他開始把自己豐富的想象力貫徹在自己的畫中,此時的他不僅喜愛畫裸女,更是對女子的大腿情有獨鐘。

他此時的畫作上,將女子的大腿畫得越來越大,有時候大腿大到占據整個畫面的一半還多,甚至開始顯得有些不協調,徐志摩將他的畫戲稱為「宇宙大腿」。

常玉對女性體態美的迷戀還不止于此,他甚至在其他主題的畫作中,通過抽象的手法突出女性,

比如《白瓶花卉》中,將花瓶和花畫成了女性身體的樣子,《貓捕蝶》中的貓被畫成了女性婀娜的樣子。

這樣一反常態的畫作,反而引起了巴黎藝術界的廣泛關注,但看熱鬧的居多,畫作銷量還是遲遲上不去。

這是為什麼呢?

原因就出在常玉自己身上,身為中國人的他,雖然已經在他鄉生活多年,但骨子里還有那股「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氣勢。

他堅持認為藝術就是純粹的,是不能被銅臭玷污的,所以他拒不接受畫商針對藝術市場提出的創作要求,

他認為藝術創作應該是隨心所欲的,如果按要求作畫,就是對他畫作的玷污。

對于畫商們提出的截稿期限,常玉更是非常不滿意,他的創作一旦被加上了期限,他就失去了創作的動力和靈感,他正是懷著這樣的浪漫主義創作的。

在常玉拒絕了無數上門求畫的畫商后,他被整個巴黎藝術界拒絕了。

他的畫一幅都賣不出去,但好在有一個名叫亨利·皮埃爾·浩什的商人很喜歡常玉畫的裸女,給他付了很多的錢來維持生活,可是在常玉的消費習慣下,這些錢不到一年就全部花光了。

很快,常玉就又過上了窮困潦倒的生活。

妻子馬塞爾勸說他向生活低頭,畢竟對藝術的一腔熱血并不能填飽肚子,可是常玉一句話都聽不進去,他依舊我行我素的貫徹著自己的藝術創作理念。

最終,失望的馬塞爾和常玉失婚,留下常玉自己一個人在巴黎過著孤獨的生活。

常玉從剛剛到達巴黎的春風得意,到如今的窮困潦倒,改變的是外界的生活,不變的是他對藝術的執著追求。

雖然生活窮困潦倒,但是常玉的大名卻是傳遍了巴黎藝術界。

人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個人,他的畫畫水平很高超,但是脾氣古怪,生活窮苦。

那時候的常玉,幾周不洗澡,身上彌漫著臭氣,留著亂糟糟的長髮,衣服雜亂無章地丟在家里的每個角落,但還是有無數的女孩,為了能和這個「怪人」跳一支舞而感到榮幸。

常玉的家里,唯一一個寬敞的地方,是他早就破了皮露出棉花的紅皮沙發,因為那是女模特躺坐的地方。

而這個沙發上的紅色已經被磨得快要褪去了,因為幾乎每天,都會有不同的女模特,一絲不掛地躺在這個沙發上,從而得到一幅常玉的作品。

即使是窮困潦倒到連吃飯都成問題,常玉還是對很多女模特分文不取。

1939年,二戰爆發,常玉本就窮苦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最慘的時候他連畫畫所用的顏料都買不起,甚至用起了油漆作畫。

而對于常玉來說,可以不吃飯、不喝水,但是不能不畫畫。

很多巴黎的老華僑都說,按照常玉的經驗和水準,其實早就該一舉成名了,但是因為他的性格實在是不招畫商喜歡,所以一直窮困潦倒的過日子。

就這樣,常玉的生活越來越艱難,也越來越孤獨。

1965年,常玉創作出了他的最后一幅作品《孤獨的小象》,

這幅畫仿佛是在一片荒漠中,畫了一只很小的象,整幅畫的構圖和他之前創作的裸女、植物、人像都不一樣,不再有那種抽象感,反而由內而外散發著深深的孤獨感。

1966年8月12日凌晨,常玉因為煤氣泄漏,死在了巴黎的蒙帕納斯工作室,一直到臨死前,他還在端詳著自己的畫作。

結語:

常玉的一生,是充滿傳奇的一生,更是被藝術貫穿的一生。

和梵高一樣,常玉一生也沒有得到偉大的藝術成就和認可,但在他死后他的作品卻被人們越來越多地接受了,

最終在2011年香港的拍賣會上拍出了上億元的價格,真可謂是造物弄人,讓人唏噓。

而以常玉對藝術的執著,錢財對他而言只是身外之物,即使他還在世,大概也會把這上億港幣一笑置之,然后開始下一幅畫的創作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