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你走后,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有你的影子

有一次,在周星馳的采訪上,周星馳拿起影迷遞來的卡片,一字一句地念道:

「周星馳的電影必須要十年后,才能欣賞得來嗎?」

周星馳沉默著看向一旁,中間停頓幾秒舔了舔舌頭說道: 「懂我,這個人懂我!」

周星馳說的這句話,也是他內心深處的感受。

正如他早期的那句話:

「你們以為我演了一輩子的喜劇,其實我演了一輩子的悲劇。」

因為但凡有愛情的電影里,他都在懷念一個人。

而這個人不是紫霞仙子朱茵,也不是情歌皇后莫文蔚,而是他的初戀: 羅慧娟

01:

形容羅慧娟和周星馳的,張國榮曾經在采訪的時候說:

「周星馳實在對孩子太沒愛心了,但是對女朋友就很有愛心的。」

朱茵曾經在《金星秀》中被金星問道:「周星馳心中最完美的那個女人是誰?」

朱茵只是落寞地說: 「我不覺得會是我。」

他們心中都有一個答案,這個人就是羅慧娟。

羅慧娟是周星馳的初戀,是奪走了他在影視中「初吻」的女人。

同時,也是唯一一位讓周星馳動過念頭想要娶成老婆的女人。

周星馳的好友劉鎮偉曾經說,他和周星馳晚上在拍戲的空檔,坐在紅磡體育館上,周星馳極其認真地對他說: 「我想結婚。」

劉鎮偉很驚訝,完全想不到一個這麼愛自己的一個人,居然會選擇結婚。

畢竟,了解周星馳的人都知道,周星馳的性格不算太好 ,愛錢,自我,敏感,暴躁都是他的代言詞。

從小生活在香港的貧民區,陰暗、破敗、三教九流的人陪著他長大。

因為生活太難,父母的日常就是互毆,在他7歲那年,不堪忍受的母親才毅然決然帶著3個孩子離開了這個家。

但是,生活條件就更困難了。

有一次,媽媽難得買了幾個雞腿回來給孩子改善下生活,他卻「任性」地把雞腿丟在地上,被媽媽狠狠打罵了一通。

然后媽媽就撿起了臟掉的雞腿,用水沖干凈吃了。

后來才知道,這是周星馳故意扔在地上的,只有這樣媽媽才能吃到雞腿。

至此,這個雞腿也一直盤旋在他的腦子里,以至于后來的多部影片中都有這個吃雞腿的畫面。

這樣一個在極其不穩定的家庭中長大的周星馳,內心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

他渴望愛,又不知道如何表達愛。

能夠和好友說出想要和這個女孩結婚,說明她真的是愛慘了眼前這個女人。

02:

再說說羅慧娟。

羅慧娟和張曼玉出道的時期差不多。

那一期港姐選美,張曼玉拿到了亞軍,同樣是美人胚子的羅慧娟也進了決賽。

不同的是,羅慧娟因為公司調令,她選擇了退賽,之后才經過《書劍恩仇錄》的面試正式走進了娛樂圈。

1988年,她在一部電影《阿德也瘋狂》中與周星馳相識,兩人有不少的感情戲,為此還將周星馳的熒幕初吻獻給了她。

直到一年后,兩人懵懂發酵的粉色泡泡在《蓋世豪俠》中一觸即發,影片中兩人又有不少吻戲,徹底假戲真做。

兩人相愛了。

雖然沒有公開戀情,但是劇組的人都知道他們在一起了。

一旦有時間,羅慧娟就會前去探班周星馳。

周星馳也常常化身為專職司機,接送羅慧娟上下班收工。

為了討喜歡的女孩兒開心,周星馳遠在美國拍戲,還跑遍一條街只為了給羅慧娟買一部大哥大。

一起互相投喂,一起聊天到深夜,一起放煙花跨年。

后來羅慧娟干脆搬家到了周星馳樓下,只為了能方便談一場甜蜜的戀愛。

但是,這一場戀情只能是地下戀。

據說當時有個前輩勢頭正好,可剛公開戀情就被公司雪藏了,周星馳不敢賭。

一來羅慧娟已經是圈內小有名氣的花旦了,前途一片大好。

二則他的敏感怯懦,認為不能比女友差太多,也想再拼一拼。

那幾年,他拼了命地抓住任何機會,終于遇到了爆發的時刻。

有人把1992年稱為周星馳的 「渡劫成功,晉升上神」的一年。

這一年的電影《鹿鼎記》《蘇乞兒》《逃學威龍》等個個都被奉為神作。

香港前15大票房最好的電影,他一人就入圍了7個,且前5名全是他。

他也從「星仔」變成了「星爺」。

可是,無論他混得有多好,在羅慧娟心里只是想要一個能穩定結婚生子的伴侶,而已。

這是兩人相愛的第三年,他們兩人的關系也應該要再進一步了。

周星馳也想,但考慮到十年龍套才換來的今天,他猶豫了,這就有了對劉鎮偉的一番情感求助。

好友勸他正是事業上升的高峰期,還是要謹慎地考慮清楚。

聽到這樣一番話,周星馳回去后以半開玩笑的樣子說出了那一句:「神J病!」就這樣結束了3年的初戀。

多年后,羅慧娟依然憤恨的說道:

「我也渴望有自己的家庭,做一個賢妻良母,為何我對你癡心一片,你卻當我神J病?」

此時的周星馳萬萬沒有想到,正是這3個字,居然成了他后半輩子再也繞不過去的一個坎。

哪怕是朱茵,莫文蔚,于文鳳走進了他的生活,但始終走不進他的內心。

可當他幡然醒悟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之后的周星馳,無奈之下只能把這份「遺憾」藏在電影里,他知道有人會懂。

以至于,她走后,周星馳的每一部作品都有她的影子......

03:

影片中真有那麼多巧合嗎?

一次是,兩次也有可能,那無數次巧合,只能說明是蓄謀已久。

影片《大話西游》

在《大話西游》中,周星馳飾演的至尊寶沒能和紫霞仙子走在一起,現實生活中他也沒能和羅慧娟走下去。

其中一句台詞便成了他遺憾的宣泄口。

他手舉著緊箍咒,后悔地說著那句內心獨白,這一瞬間便成了永恒。

這是他對羅慧娟說的。

幾十年過去后,他滿頭白發依舊在懷念當初那個女孩兒。

在記者問他為什麼不結婚,是不是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擺在他面前,他卻沒有珍惜。

他低頭沉默片刻,抬起頭緩緩地說: 「我現在這個樣子,你看,還有機會嗎?」

影片《喜劇之王》

那一次,羅慧娟潛水發生了意外,周星馳正在拍攝《喜劇之王》,忍不住在影片中痛哭道:

「娟兒,我這一輩子,已經受過太多挫折了,我實在太累了,如果連你也失去了,我真的支持不下去了!」

在《喜劇之王》里的那一句: 「我養你啊!」也是對羅慧娟說的。

因為兩人在第一部合作的《阿德也瘋狂》中,羅慧娟就問過那一句: 「我不做,難道你來養我?」

而歷盡千帆后,周星馳也同樣在電影里給出了那個答案: 「我養你啊!」

但是說完似乎又多了幾分落寞。

影片《功夫》

沒多久,羅慧娟就因為這次潛水出的意外導致耳朵失聰了,這就有了《功夫》里的那個白月光女孩就成了聾啞人。

影片《西游降魔》

2010年6月22日,羅慧娟宣布確診癌癥,巧合的是當天正好是羅慧娟的生日。

也是在這一天,周星馳正在準備《西游降魔》的拍攝,他一反往常,丟掉了從前的嚴謹打磨,快馬加鞭地趕著電影的籌備。

只是,在火急火燎地拍攝現場,他顯得有些呆滯,嘴里總是自言自語念叨著,我沒有時間了。

他清楚,他還有太多封「情書」都在電影里藏著還沒說出來。

于是周星馳不再掩飾,直接把舒淇主演的女主名字改成了段小姐。

只因為那一部讓兩人定情的《蓋世豪俠》中,周星馳飾演的是段夫人,羅慧娟則是他的娘子, 段夫人

早年,他和羅慧娟熱戀拍戲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件小趣事讓他留戀至今。

羅慧娟不知道地上有一塊香蕉皮,一腳踩上去就滑倒了。

面對鏡頭說起這件事,周星馳的眼底里都有光。

后來他所在的電影里,多次出現了各種踩香蕉皮滑到的故事。

各種搞怪踩香蕉皮,足以連在一起做一出鬼畜視訊。

這個小細節,反復出現在電影的片段中。

而在《西游伏魔》中,以「段小姐」的名字來思念羅慧娟僅僅是第一步。

每一句話都是他腦子里羅慧娟的形象。

比如劇中段小姐說: 「我不是跟你說過,女孩子閉上眼,就是要親她的!」

這句話最早是羅慧娟和周星馳說的。

而段小姐的這一段話,更是曾經羅慧娟的「一廂情愿」。

唐僧的回答正是周星馳當年脫口而出的那三個字: 「神J病!」

現實生活中的周星馳早就后悔了。

當影片最后,段小姐奄奄一息時,周星馳終于說出了壓在心底20多年的不敢說的話: 「我愛你,就愛上了你!」

段小姐說:「有多愛?」

周星馳說:「好愛。」

段小姐又說:「愛多久?」

周星馳說:「一千年,一萬年。」

顯然,電影只是他理想中的虛幻而已。

因為此時的羅慧娟已經撐不住了,他的電影還沒做好,羅慧娟就走了。

去世前她滿含眼淚的留下了這樣一段話 :「如果你想做到人生無憾的話,好好的去生活吧,好好的去愛啊!」

他的「情書」還沒有寫完,就徹底失去了摯愛。

之后他放棄了影片的曲子,再次用了18年前的那一首《一生所愛》。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提筆將歌詞改成了: 紅顏落下,色彩變蒼白,從前直到現在愛還在。

這封為完成的情書被他徹底封存,他也終于明白了羅慧娟生前的最后一句話。

面對記者,他說: 「一萬年確實太久了,別等那麼久,有什麼事就馬上要做。」

所以他在海報下寫下: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一年后,周星馳選擇了在羅慧娟生日當天,正式開啟了《西游降魔》的首映,在人潮洶涌中,他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但唯獨想要表白的段小姐,再也看不到了。

記者發布會上,他身穿一身黑色衛衣,戴著一頂黑色帽子,略顯低沉地說:

「段小姐我是牽掛的,我挺牽掛的......」

這一份牽掛也成了他在《美人魚》中的最后一點點追憶。

從來不會作曲的導演,居然創作出了一首完整的歌曲。

他在歌里寫道: 「我的寂寞誰能明白,躲在天邊的她可以不可以聽我訴說。」

只可惜,滄海桑田,早已物是人非。

哪怕化身絕世英雄,身披金甲,腳踏祥云,一躍十萬八千里,但失去的就是失去了,再也不會回來。

正如張愛玲那句話:

我以為愛情可以填滿人生的遺憾,

然而,制造更多遺憾的,卻偏偏是愛情。


用戶評論